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棋圈/赵晨宇】见桃花·月盈天(章一 末座惨绿少年)

因为首页显示故障所以发了好几遍,打扰到大家了,这里先致歉。

见桃花系列的第二个外篇。无cp,一章一人,各章相对独立,为喜欢的萝卜和人参们写写个人中心向小单篇。

题下所引为《徐州站作》全诗。本章标题来自张固《幽闲鼓吹》:“末座惨绿少年何人也?”“此人全别,必是有名卿相。”

勿上升真人。脑补和ooc都是我的锅。

-----------------------------------

见桃花·月盈天

「夜骨空盘朔气深,霜灯霓影各浮沉。中天一片无情月,是我平生不悔心。」


章一 末座惨绿少年


“三星潭底,都有些什么?”

赵晨宇单膝跪在半月形的岸边,伸手捞了一把明澈的潭水。少年人身形修长,月白衣衫的袖口挽得齐整,露着一截精瘦的腕子,虽然不是站姿,却也不减英挺的风采。

他尚有两年才行冠礼,发顶用木簪一丝不苟地束起来,沉静眸中闪过几分若有所思。

如果是时越在这儿,多半会一板一眼地答他,不过是寒铁礁石,上古水泽。然而这一回到新罗谷来,定屏山弟子中领头的是柯洁,他自然得不到多么一本正经的答复。

“新罗谷中亦有传说,讲这三星潭与咱们山里鉴梦湖底下一样,各镇着一只千年玄武。”柯洁一上一下地抛玩着手头银光泛泛的蒺藜长鞭,随手甩出几个繁复鞭花。然而长鞭力道过韧,束手时回落不及。柯洁急急向后仰身,拧腕收劲,鞭梢这才挟着破碎的风,堪堪从他眉骨前擦过。

他不甚满意地咂咂嘴:“哎呀……说来都是没有根据的故事。反正从这轮开始就不限定打斗范围了。单纯点到为止的比试,想要一探究竟的话,可以把对手拖到三星潭里试试嘛,也算出其不意?”

“你别听这家伙瞎说。”柁嘉熹从身后路过,探头拍拍他的肩。他手下力道敦实,赵晨宇挺着腰板,卸力提气,将这两下的冲力消解了一半,另一半用内力冲撞掉。柁嘉熹见他面不改色,赞赏之余也放下些心来,复又叮嘱道:“明天对朴廷桓,按你自己的路子,放开来打就是了。”

赵晨宇慎重应了,又寻思着方才被柁嘉熹试这一趟,自觉在内息的应对流转方面,较之以往更自如些。或许明天可以循着这个节奏,与朴廷桓多做周旋。

今晚照常打坐调息过后,来三星潭边练一刻剑法吧。

他垂下细长眼眸,手中长剑铮铮然响了一声,荡入眼前无波无澜的潭水里。


他着实未能料到,次日比武百余招后,昨日一时戏言,竟成了可鉴之策。那时朴廷桓仗剑横扫,破了他薄弱门户,又刺过一招,逼他至三星潭边。

赵晨宇稳住脚跟,见得一线锋芒距离自己胸口越来越近。场边计时所用的漏声也快要听不见了,仿佛心内身外都只在等待着,等这一式昭告胜负的剑锋停在他心前半寸。近水处苔泥湿滑,背后便是仲春寒潭。

他一口咬上自己的舌尖,在令人清醒的剧痛中心念一动,张开双臂,直直向后坠去。

朴廷桓距离三星潭岸头尚有数尺,见状立即推剑出手,并发足急追。而潭面上豁开的那片旋涡,倒不如说是裂缝,倏忽间吞没来客,遽然间愈合无踪。


赵晨宇在水中,并没有感受到期望中的另一番扰动。

他挣开眼,抬起头,隔着波光闪烁的厚厚水膜,看到岸边晃动的人影与剑影。发顶的束缚感消失了,他身子一动,不能确定缠住自己的是水藻,还是散乱的发梢。

恍惚漫过的是昨夜的天色。他在凛凛夜风中试剑方休,便有三块石子从暗处飞来。他续着剑意挡下两块,被第三块击中不及回防的左胸。

“意不逮气,气难驭器。一环不得,顾此失彼。”

传音入密的生涩汉话鼓噪在他的耳膜,细细回想,当是朴廷桓无疑。他被人看去的剑招可以随时更改,朴廷桓故意露了身形便罢,却还指出他漏洞所在。如此说来,倒是他占了个天大的便宜。

是他错了吗?不该以自己与朴廷桓相似但远远不及的长处争胜,试图拿灵动飘逸晃过招式上数倍生动于己的对手的眼睛。不该在最后关头孤注一掷,赌一向沉静稳重的朴廷桓会一时冲动随着自己转移战场,甚至在潭底暗流中让他觅得反败为胜的战机。

或者说这一份亮锋迎刃的倔强,这一点无疾而终的孤勇,是他总有一天要历过的艰难险关?

他曾在柯洁的千机百变中觅得破绽,也接得下时越连绵掌风之后藏锋的唐刀一斩。他可以让江维杰的嗜血刀口挨不着自己半幅衣袂,一并避开白洪淅招招致命的罗网。元晟溱逼他到喘不过气的境地,他敢用更强硬的招法回击。待对面换了朴永训,他也会在对方意图拉长战线时,欣然陪这位以内息绵长著称的前辈拖到三四百招。

然后他站在这里。怀揣他一路诸多所获,碰这一次头破血流。

这许多年里定屏山的月色是他的披挂,月华尽处吞吐的内息与挥舞过的剑铺开他的道路,荆棘路上斩获的花枝织就他的行囊,来换此一团让他继续脱胎换骨的烈火。

所以说,当他不断从新得的火种中,展开涅槃过的双翼,是不是总有一天,他今日的孤勇将不再被称之为孤勇;拦在他面前的关隘,亦不过是他振翅后的回眸一瞥?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走到这里之前,他曾长久地,作为无名后生中的芸芸一个而行走;在这一战之后,这个定义未必会发生今非昔比的改变,

——但他仍要运足了气力,刺出这一剑,叫世人知晓。


于是忽地一道剑光冲天,卷作水龙直向云霄。轻灵身影从水花中央一跃而出,倒翻掠过半面潭水,迂回落在朴廷桓身后。围观人群中一片喧哗,朴廷桓脚尖点地,飞身回转,皆以为赵晨宇不过以退为进,还要再战。

赵晨宇却将手腕一扬,收剑入鞘。他衣衫尽湿,发束披散,然而袖手立在那里,便是满面清俊之气,丝毫不显狼狈。待众人定睛细看,赵晨宇高举的右手上,握着的可不是他束发所用的檀木长簪?

长簪自簪尾三分之一处折成两截,断口锐利平整,缠住几绺乌黑乱发。毕竟是朴廷桓的剑式快了一分,叫他落水前躲避不及,发簪为剑气所断,无需另作他想。

“是在下不敌。”赵晨宇拱手一揖:“今日多谢指教。”

少年人抬起头,眸中锐色闪过,转眼复归淡然。

“定屏山赵晨宇,来日再向前辈讨教。”


那水龙在他面前、在众人身后,“哗”地炸成漫天流珠。三星潭素来罕见波纹的水面上,漾出了开年来头一片粼粼涟漪。


-见桃花·月盈天-章一-完



晨宇这篇拖了很久啦,去年三星杯双败淘汰赛过后就说着要写的。今天成篇时揉乱了时间线,把三星杯和星空老师有段时间跟老朴频繁网棋的事儿揉在了一起。

写完惊觉老朴戏份贼多,指天发誓真的没有西皮向!!!

写到一半被蜗壳微博一张大合照甜得严肃感全失差点写不下去orz回过头还能把它按计划折腾出来我真是意志坚强【泥垢】

后续脑海中有点眉目的篇目,至少还有蟹壳儿、旻埈和胡耀宇老师三篇吧。《月盈天》的内容与见桃花的主线走向没有关系,大概算是人设补充,也是我自己平时散发私心的结果啦。

以上。

评论(17)
热度(19)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