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双花】时辰(6~8)

我收回昨天的话,今天才是真正的爆手速拖剧情……

觉得自己文风突变这一定不是我的错觉。

口嫌体正直的乐乐上线。

暗搓搓刷了一发林方,再暗搓搓打个tag。

Parallel&Crossing 之 双花篇 时辰 1~3 4~5

--------------------------------------------

-6-

“都过去了才怪咧……”袁岚撑着脑袋嘀咕了一句,迅速端正坐姿作总结:“不过话说回来,说出来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她要扮演的是一个倾听者,关系不远不近,对话不咸不淡,能做个减压的跳板就好。至于实质性的分析与开解,那不是她有资格做的事情。

“走啦走啦,四十三分钟后还有各国国家队见面会呢。”她催着张佳乐起身走人。“未来一周的会场都在B大会议中心,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地方。”

“我怎么觉得我被你涮了一把呢,莫名其妙就把伤心往事和盘托出了……”张佳乐苦笑,跟着袁岚往外走。

“还好吧。也就是你讲了一个故事,我听了一个故事而已。”袁岚想了想,补充道:“呐,你要是觉得不划算的话,明天下午没有会议安排,你三点到B大艺术楼427琴房来?”

“搞什么鬼?!”

“你就说你来不来吧!”

“好好好来来来行了吧?”


-7-

直到迈入B大艺术楼的大门,张佳乐才终于领会袁岚让他提前二十分钟进楼的深意。主楼的内部结构可谓错综复杂,环岛加岔路的构造分分钟能把人绕晕。不过袁岚显然低估了张佳乐的认路能力。擅长在游戏里把人晃晕的弹药专家七弯八拐好一阵子,两点五十便站到了427门前。

他顿了顿,没有敲门,靠在音乐教室外的墙上静静地听。

小提琴和钢琴的乐声从屋里淌出来。小提琴弦音由低入高,却没有明显的高潮,反反复复拉奏同一段不温不火的旋律。钢琴则弹得洽然自如,每一段都有变化,几小节流畅的琶音之后节奏加快,装饰音也愈发华丽。弹奏者运指力度极轻,免去了喧宾夺主的嫌疑。提琴渐弱至呜咽时,钢琴也轻颤着相和。

一把清澈干净的女声随着琴声悠悠吟唱,俄文中文逐句交替,走廊里铺满平静忧伤的味道。

哦,那茂密的山楂树,白花开满枝头。
Ой, рябина, рябинушка, что взгрустнула ты.
(哦,你可爱的山楂树,你为何要发愁。)

林敬言就很喜欢听这些不疾不徐的外文歌,听不懂,只会哼,却一直听。他常常窝去林敬言那里蹭食——没办法,他的宿舍永远是张新杰检查时的重灾区,反倒是林敬言总能随手从房里掏出点儿什么零食来。第十赛季的闲暇里,林敬言开着电脑放兴欣的比赛录像,关了音效放这些歌。他抱着零食胡思乱想,背后歌声响得颇应景。两个人一句话不说,各干各的事。

平日里斯文平和的林敬言怎么看也不像个爱吃零食的人,倒是歌还挺符合他的气质。有一次开玩笑提起这句话,他取下眼镜擦了擦说习惯了,指的是零食,但好像也是在说歌。

林敬言的惆怅从来不加掩饰,那是因为他的过去没有成为他的包袱。但张佳乐的伤心先是背在身上重如泰山,放下后又全都埋在心里。葬花挡不住尘泥染香,唯一无需置疑的是他的心里百花已谢,再让他选一次,他还是选霸图。

这首歌没唱几句就结束了。琴房内窸窸窣窣地响了一阵,传来袁岚和另一个女孩商量的声音。然后钢琴声抢先响起,小提琴紧随其后,换上一首英文歌。

歌声比上一首多了些空灵感,唱到高音的时候轻盈地飘起来,从容自若地接上句尾的转音。这一次钢琴成了主导,小提琴压着节拍在副歌的尾巴尖儿上打转儿。间奏是钢琴独奏,力度陡然增大,像是下定了决心。声线也跟着攀得更高,每一个音都扬在风中。

这首《Scarborough Fair》他是知道的,因为林敬言放得最多。莎拉布莱曼的版本,他一时好奇还专门查了歌词意思,翻着网页嘲笑林敬言,瞧你这矫情的,自己一放假就往H市投敌不说,也不看看人方锐三天两头给你打电话那腻歪劲儿,还曾为挚爱,曾经个鬼咧。林敬言就温温柔柔地笑。

说不羡慕那是假的,嘴上不承认,骗谁也骗不了自己。

三点时琴房的门准时开了,负责钢琴和唱歌的那个姑娘白衣粉裙,一边扎头发一边往外走,右手臂弯挽着件白大褂。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愣,随即笑着自言自语今天这是走了哪辈子的大运。

袁岚原本站在落地窗前,小提琴刚从肩上拿下来,见状迎到门前嗔怪地推了她一把,顺手帮她扶正束起高马尾的水钻横夹。两个人嘀咕着约了下次合练的时间后告别。张佳乐与她错身进屋,那姑娘还多看了他几眼。

“医学系的朋友,从小学钢琴和声乐。前两天才认识,挺投缘的。”袁岚解释道。“你说她看到你的反应啊,她是中草堂高玩,肯定认出你了,怕你尴尬所以没说而已。沁儿就是这样,明明办起事情麻利得要死,跟不熟悉的人说话却老是怯生生的,混熟了才知道整个儿就是一切开黑。”

不提还好,一提中草堂张佳乐就气闷。他在百花拿的最痛苦的两个亚军都是输给了微草,越输背负的越多,越输越疯了一样想赢。就算不提战队问题情感问题,那也是妥妥的往事不堪回首。

袁岚哪能看不出来这个,只是此刻有个事儿横在心上,她无论如何也摆不出上次轻松的态度让张佳乐对着她竹筒倒豆子。她翻开钢琴后盖上的记事本,表情无奈。

“抱歉啊,本来想着音乐有助于疏导心情嘛,下午让你听听现场,有时间再带你在B大转转。但是现在组委会那边来了消息,我觉得还是先跟你说比较好。”

“明天下午双核战术交流会,组委会临时决定挑几对组合安排单独提问时间⋯⋯回答在场其他选手的问题。联盟这边⋯⋯说是孙哲平那儿已经确认了。”

她觑着张佳乐的脸色,绞尽脑汁想要说得委婉,正主儿却满脸意料之中,没有任何特殊反应。“那你也打电话给组委会回复好了,说我没问题。国内其他组合都还在役嘛,总不能让喻文州和黄少天出去招摇吧,国家队的老底可不能随便放出去给人挖。为国际关系着想叶修苏沐橙就歇了吧,方锐转型,只剩我还能被拉出去当挡箭牌了。”

袁岚满脸怀疑:“昨天上午的事想想我都后怕。你确定没问题?”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袁岚同学你效率呢?赶紧的回过话给我拉两首欢快点儿的曲子!我可是在门口站了十分钟等你俩练完,好听是好听,听得人都要郁卒了你知道吗?!”


-8-

结果直到第二天张佳乐进会场前,袁岚都是一副紧张得浑身寒毛倒竖的样子。交流性质的会议助理不得跟随选手入内,她就在场外的助理休息区边上拦着张佳乐问东问西。

“我跟大孙又不是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了。大孙当年可是联盟除了老韩以外最汉子的汉子,有他在谁那么没眼色有胆子问恶心问题啊。”

“不问恶心问题也可以说恶心的话,恶心的问题也可以自由交流的时候问啊……你总不可能时刻跟孙哲平赖在一块儿吧?”

“我哪有那么怂,大孙不在就一戳就炸控制不住情绪……自由交流时间?那不还有其他人一块儿呢么。虽说喻文州这两天嗓子不好但人好歹也是个心脏,你就放心吧啊。”

真怂起来就有这么怂。袁岚黑着脸恶狠狠地腹诽,脑内弹幕刷成一片。瞧你刚才,一口一个大孙,出息呢?

“你们俩可不能表现得太不对劲,繁花血景可是会上唯一一对过去式的组合,成型又那么早。媒体、选手,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看呢,别给人落下话柄。而且如果你说的其他人是指蓝雨虚空两对正副队的话……为你的身心健康考虑,我还真建议还你别想了……”

张佳乐被噎了这句,挠了挠脑袋:“那又怎么样,又不能翘会。拜托啦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场面上哪有应付不过来的。”

“好吧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别耍嘴皮子了,今天轮回没安排,白黎过来做翻译,我拜托了她看顾着点儿。散会的时候我在门口等你啊。”

袁岚忍无可忍,出手把张佳乐赶进了会场,并没有觉得自己放下心来。

 

-TBC-


一点碎碎念:

duangduangduang~喻黄篇女主江沁出场~我竟然用三百多字描写了沁妹子的琴声和歌声绝对是真爱……以及周江篇女主的全名白黎也爆出来啦~决定了第二篇写喻黄,迫不及待地想写心脏江妹子噎得黄少说不出话了hhhh

本来这次想写到大孙出场的,结果依旧没有……然后下一次更文可能会隔久一点,怪我之前的思维都跳到大孙内心戏去了,没想清楚接下来这场交流会具体怎么写……

关于江沁妹子唱的两首歌,歌词都是有深意的。俄文歌的名字叫《山楂树》,歌词是说一个姑娘在两个小伙子之间徘徊不定……当然文中的乐乐听不懂歌词,乐乐复出也并没有在百花和霸图之间犹豫,这里算是对比。《Scarborough Fair》歌词理解有很多版本,我自己一开始不知道原始背景,听的莎拉布莱曼版本,私以为歌词中那三个不可完成的要求可以参照上一更中乐乐对大孙的感情理解,大概就是“我知道你多半不会回来但我给你留一扇很难打开的门希望你能回来但你可能还是不会回来”的那种感觉……

另外安利一下,两首歌真的都很好听!

以上,求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评论
热度(16)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