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双花】时辰(13~15FIN)

大概是早上刷大物太顺利的原因,鸡血上来就渣完了这篇……

歇一个星期整整大纲改改前文背背细生(什么鬼)啥的,13的前半段可能还要扩一扩,然后应该就会开喻黄篇了……吧……

Parallel&Crossing 之 双花篇 时辰  1~3  4~5  6~8  9~12  番外

--------------------------------

-13-

后面几天里,张佳乐慢慢知道了很多从前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第五赛季孙哲平在B市下了飞机看到新闻,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屏幕上还显示着医生刚刚发过来的预诊结果。通话界面打开又退,几百字的短信删删改改。他的荣耀恐怕到此为止了,但张佳乐不行。他的乐乐太恋旧,他不能当张佳乐流连于过去的浮桥。

比如再睡一夏的名字取自张佳乐那一个赛季的缺席。当时孙哲平想,如果张佳乐真的累了,那么等他缓过第二个夏天,他就开着这个号去找他。

比如霸图对微草的比赛孙哲平都会去,混在普通的观众里看团战,目不转睛地盯着打法华丽的弹药专家,想某个人咬着下唇要强的样子。

孙哲平的离开其实是在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逼张佳乐向前走。再睡一夏的名字里不再有花,却有着醉栖花畔的初心。张佳乐看不见的地方,孙哲平一直看着他,眼神不曾改变过分毫。

他所以为的残忍原来尽是温存,层层包裹住过往年月里冰冷的表像,沉淀为瑰宝般的存在。参天古木的年轮兜兜转转一圈,绕过结疤和虫蛀,又回到了原点。

总而言之那几天张佳乐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粉红色的恋爱气息,爱心泡泡四处乱飞简直让人没眼看。

多半是因为有人惯着的感觉来得太美妙,张佳乐在时间观念问题上的难缠度更上一层楼。袁岚开会前喊人喊到房门口的次数直线上升,每每打开笔记本做时间规划,都禁不住头皮发麻。

“早说你没出息,没想到你这么没出息。”说这话的时候袁岚和张佳乐面对面坐在427琴房的落地窗前,上次唱歌的女生——张佳乐现在知道了她全名叫江沁——倚在钢琴旁边打电话。张佳乐怀里抱着上午会后孙哲平送来的风信子一朵一朵地拨弄,笑容花痴得可以拿去当“恋爱中人智商为零”的标准论据。“我说你之前吧,把自己纠结得死去活来的有什么用,见了面还不是分分钟缴械投降的节奏。早知道我跟你聊人生听音乐瞎操什么心啊,全抵不过让你见孙哲平一面。”

“谁说我缴械投降了?”张佳乐吧唧吧唧嚼着手工曲奇,一边跟讲完电话匆匆要走的江沁挥手拜拜。“我这不是还没答应呢么,考验期还没过呢急什么急。”

门口江沁幽幽地道:“阿岚你别管他,最晚明天交流会闭幕式,我保证他挨不到那个时候。到时候记得给我现场直播。”

袁岚尤嫌不足,对着网页深情朗诵,继续补刀:“风信子的花语:胜利、竞技、喜悦和爱意。这么合适的寓意也能给他找到,真是用心良苦。”

张佳乐不理她俩,掏出手机查看新来的短信,脸色瞬间精彩纷呈。袁岚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问怎么了,张佳乐低着头把手机往她面前一推:“好吧,你们赢了。”

「大孙:闭幕式结束后,我在会场门口等你。」


-14-

孙哲平站在环形走廊的尽头,无甚意义地盯着某支垂到花坛外的月季花的花蕊发呆,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自己轰然作响的如鼓心跳。

过了今天张佳乐在B市的行程就彻底结束了。虽说该解的心结都已经解开,分隔两地在他眼中不构成任何问题,他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他以为三次元里自己也是个洒脱果决毫无牵挂的狂剑士。但即便英勇无畏如阿喀琉斯,也不是没有顾忌的。

张佳乐是他脚后跟上的那一块软肉,戳一下痛彻心扉,伤着了血流如注。他是他的例外,牵动他的心绪,能把微澜无波的水面搅扰如疾风过境。

时隔多年,他将自己一颗拳拳真心再次奉与同一个人,等对方给出当年心照不宣的回答。现在他还要再等一会儿,等到廊下的花朵都在正午的阳光下打开娇嫩的花苞,残夏里绘出盛景。

远远的那扇门打开了,与他相关的不相关的人一个接一个走出来。张佳乐落在人群最后面,与所有人都拉开一段距离。窒息的潮水涌上心头,推着他往前走,每一步都好似背负千钧。

张佳乐站在那里,表情变幻莫测,不知在想些什么。孙哲平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试着张口喊了一声,嗓音干涩得很。

人群已经散光了。

张佳乐的眼睛亮了些,又亮了些。


-15-

袁岚穿过人群看到孙哲平等在门口时,张佳乐犹自怔忪。她拉了张佳乐一把,示意他等前面的人走远些再出会议中心的大门。

到门口时,帝都八月的阳光兜头兜脑地倾倒下来,照得整个世界亮堂堂的,温暖而明媚。

孙哲平朝他们迎面走来,没有缠着绷带的右手半插在裤袋里,抿着三分忐忑七分温柔的笑意。

他说,乐乐。

张佳乐开始还酝酿了一会儿,紧接着不管不顾地便扑了上去,小辫子一路扑棱扑棱地在脑后蹦蹦跳跳。孙哲平张开双臂把人接入怀中,顺势扣上张佳乐的腰。狂剑士低下头,将脑袋埋入弹药专家的颈窝,嘴唇若有若无地拂过对方耳侧的碎发。

肢体接触的那一瞬间,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

袁岚一边合上手中的记事本,一边背过身子坐到花坛边回避。她扯过一枝芳香馥郁的金桂细嗅,只觉得满世界的花香都开在了这个秋天,开在了处暑将尽的时辰里。


FIN


最后一点点碎碎念:

阿喀琉斯之踵的比喻不需要多解释了吧。我就是这么喜欢古希腊神话~

还是让江沁妹子又出了个场,也算是给下一步要开的喻黄篇来一点铺垫。嘛,其实这只是没给袁岚妹子点够心脏腹黑技能的后果……

说起来原本想要突出的袁岚妹子的时间强迫症属性貌似写着写着就被我无视了?本来还想让她和张新杰互动一下下的来着,比如……喊乐乐起床?

全文写下来自己最喜欢的反而是番外,跟正文不大一样的语言风格,四个妹子都有出场,很温馨,很生活。很开心能够写完这个故事,也期待着自己能写完另外三个妹子的故事(^.^)

那么我们下半月再见?

评论(2)
热度(13)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