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喻黄】药石(4~6)

简直完蛋,这只黄少ooc大发了……

槽点满满请尽情的……吐槽我……

忍不住刷一句张楚吃货组,无关cp。话说虽然韩张更王道,但没人觉得这对bg各种萌萌哒嘛~

Parallel&Crossing 之喻黄篇 药石  1  2~3

-------------------------------------------

-4-

喻文州是在衣柜门开关的声音里睁的眼。黄少天从五米外嗖地蹿过来,顶着一头乱毛蹭到他近前,拉开小半的窗帘。内层的纱帐过滤掉刺目的日光,正中央是黄少天明亮朝气的面容。他眨眨眼,从善如流地结束掉一个早安吻,抓着对方的小臂借力起床。

“队长你感觉好点儿没我特地把叫早电话掐了你好多睡会儿,今天唔……”

黄少天话没说完,恰好喻文州站稳脚跟,当机立断按着他的脑袋又去堵他的嘴。这一次的吻深入而动情,唇舌推碾辗转难分。他的手自腰际逡巡着搂上喻文州的肩背,一分分收紧。

熹微晨光铺在窗前,空气里细碎扬尘飞舞。正所谓春宵一刻,氛围大好……

有人突然松了力道。

“我倒是很好,不过再这样下去,开幕式可真的要迟到了。”

喻文州别有深意地啄一下怀中人的鼻尖,拎走自己的三件套施施然走进卫生间。黄少天脸红心跳险些原地爆炸,鼓着脸穿好衣服,伸手便捞起床头柜上的药瓶子守到洗手间门口,喂了洗脸刷牙整装而出的喻文州迎面一勺咳嗽糖浆。

“既然没事儿那我们早上就不喝板蓝根啦!来点儿川贝枇杷膏润润嗓子队长声音那么苏开幕式讲话更要帅帅哒!”

喻文州憋住笑,扳过黄少天的身子站到镜子前,把人半抱在胸口替他打领带。“少天……对我这么放心?”

“……喻文州你别得寸进尺刚才调戏我的账我们慢慢算!”

话音刚落两边颈侧就被各舔了一下。黄少天默默打了个寒颤。

“……好啦好啦当然放心啦虽然队长很帅但本剑圣也不差而且队长心里只——有——我——呀!”

领带结打好,黄少天蹦哒着转过来环住喻文州的脖子,吧唧吧唧亲在在喻文州左右脸上。

“走了,少天。”

他们执手,并肩,人前人后都是最相配的模样。


-5-

事实证明他们到底低估了流感病毒的威力,也高估了止咳糖浆的效用。喻文州主席台上的台风自然无可挑剔,但瞒得过众人逃不过黄少天的眼睛。待到下台落座后,喉鼻间的不适就掩饰不下去了。中午叫队医一看,炎症果然不轻。

头一天的行程已逾大半但依旧满满当当,喻文州不得闲暇,无论如何也请不了假。这感冒本起于休息不足,黄少天昨儿焦心了一整晚,这下更加气苦,浑身上下低气压缠绕,怵得想求剑圣讨教的外国选手们集体绕行,想搭讪中国队队长的也集体绕行。

好容易下午散了会,黄少天像揣了个玻璃瓶似的把喻文州塞进被窝,马不停蹄跑到附近小店打包了一份被张新杰楚云秀联名推荐过的鲜虾粥,非要亲自喂喻文州吃下去。喻文州笑话他紧张过度,却也由着他闹。好好一顿饭,衍变成一个又一个黏糊糊的亲吻,唾液传染之类的常识都被丢到九霄云外。

吃完饭他好说歹说才说服喻文州像昨天那样先睡两个小时,没想到喻文州居然沾枕即着。黄少天见他睡得安稳,悬在半空的心放下一半,打开电脑准备帮蓝溪阁抢BOSS。念及酒店的耳机封闭性太差,他大爆手速点了静音,在公屏里甩下一句“今天文字指挥”,其后全程发话言简意赅,吓得打下BOSS收拾残局后蓝河用小窗戳他,战战兢兢地问他们是不是在B市有什么特殊情况。

“队长生病了,在补觉。”黄少天下意识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心里感觉闷闷的。他是蓝雨的副队,是国家队成员,是喻文州朝夕相伴的恋人,这段日子却总觉得没尽到应尽的义务。与夜雨声烦骑士般守护索克萨尔相比,印象中更多的都是喻文州在宠他。他郁闷地想,自己真是个不合格的骑士。没能替他的王分忧,等到生病了才开始着急。

耶稣作证,他自责得快要疯掉了。

他随口应付了蓝河,忙不迭地去查看喻文州的情况。额头传来的温度偏高,他心里不禁“咯噔”一声。

怕是在发烧。

首要矛盾浮出水面,乌糟心性自动让位,思维反而冷静了下来。黄少天拨通医疗队值班室的电话,趁着等候医生的空档,拧了一把湿毛巾给喻文州冷敷。

约莫是热度上来的缘故,喻文州额头渗了点汗,肤色越发苍白了。

细思这半个多月来,B市降温,成日里阴雨连绵。世邀赛赛程紧,国家队卫冕压力大,相当一部分舆论集中在喻文州这个手残队长身上。夺冠时他还一切正常,下午新闻发布会、媒体采访打过头阵,晚间的庆功会又一番折腾,就耐不住显了点儿疲态。黄少天当时没太在意,没成想这就轮到他守着发烧的喻文州心急如焚。

医生赶到,检查过身体各处便走了,说是没有其他的问题,留下一同前来的小助手帮忙观察。他目光凝重,沉默不语,那姑娘难免不自在,一举一动都掺着胆怯。头二十分钟里她按常规给喻文州测了一次体温,又简单复查一遍,便提着药箱站到旁边,好一阵子都没再上前。


-6-

认识喻文州之后黄少天才知道,原来抵抗力这种东西可以跟日常锻炼身材肌肉半点关系都没有。他家队长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日常锻炼基本不停。平日里无病无灾,唯有每年夏秋之交都病来如山倒,非要如此这般烧一场才算完整。

这种事情大部分发生在夏休期。他们情也定了柜也出了,考虑到战队影响,好歹没在退役前就住到一起。喻文州生病了从来不特别说,反正不管是“队长今天回消息的频率有异”还是“队长今天的颜表情用的不是 ^_^ 而是●﹏●”之类扯淡的理由,他知道黄少天总能看出来。

然后黄少天就会自动开启晨昏省定外加睡前关怀的烧话费模式。按时吃药这类事情用不着他特别提醒,嘘寒问暖可是态度问题。多少个夜晚黄少天枕着喻文州因感冒而鼻音略重的呼吸声入眠,沉稳安和,他再枕几辈子都不会厌。

对啊对啊,这时候不正是夏休期换季时吗?机会主义者为什么没有特殊时期的警觉呢?

实打实经历了这次他才后悔,他竟没有在喻文州生病的时候陪过他。现在他只恨自己做的太少,再有下次,该速度买机票飞到喻文州身边去。

“……黄少。”

女孩子怯生生的声音响起。黄少天回神,才发觉她不知何时已重新烧开一壶水,冲了一杯昨晚剩下的板蓝根端给他。

“喻队吃过药,烧很快会退的。你也要预防一下。”

“放那儿吧,队长退烧以后我会喝。”

他随意挥挥手,难得地不想说话。

“板蓝根要趁热喝,况且喻队退烧后再喝可能就来不及了。”

小姑娘瑟缩了一瞬,随即咬着下唇跟他倔,锲而不舍地把杯子往前送。黄少天只得侧身接过一饮而尽,一只手始终隔着被子扣在喻文州腕上。

对方暗暗松了一口气,返身掀开药箱翻找,未几去而复返,杯中事物换成了温水,递到黄少天面前的掌心里躺着两粒黄色的小药丸。

“板蓝根抗病毒,Vc银翘防鼻塞。”捕捉到他不耐烦的脸色,小姑娘委屈得像是要哭,没几秒又镇定下来不依不饶。“保证选手身体健康是我的职业,黄少你也不能让喻队恢复后接着担心你才是。”

黄少天自知理亏,又抵挡不住她一闪而过的puppy eyes和温声细语有理有据的辩驳二连击,遂乖乖就范。这一出闹下来小姑娘气场全开,看着他把药吃下,又去查喻文州的体温,拘谨感褪尽,一举一动熟门熟路怯色全无。

黄少天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腼腆而干练的女孩儿来。她身量纤小,雪白的医生袍裹在常服外面,脑后马尾束得极高,绑糖果色的发圈。偏长的斜刘海服帖地蜷在眉间,随着她歪头读体温计的动作微微拂动。

“温度降下去不少,身体没有大碍了。”她把温度计水银管甩回零点,悄声道。

黄少天点点头,瞧向她前襟口袋旁的红字。“你是B大医学院的学生?”

“是。大三的志愿者。黄少你放心,组委会还不至于胆子这么大,让我拿国家队队长当小白鼠。”她面带些赧色,开了句玩笑。“病理和呼吸系统都已经学完了,感冒发烧我还是能诊的。”

“不是那个意思……我刚才情绪不好,你别介意。”

“关心则乱嘛,可以理解。阿司匹林明天再吃两次就好,用法用量我写在这里咯。Vc银翘要按时吃到感冒痊愈,不够的话打电话让医务室送。”她伏在膝头躬身写完字,把纸条塞进阿司匹林的药盒里。“对了黄少,我多嘴一句……明天上午有国家队领队和队长的交流项目,趁现在不算太晚,要不要安排人代替喻队出席?”

“!!妹子你不说我都给忘了!!你也别站着了随便找个地方坐吧我这就打电话!”

黄少天呼叫方锐转接叶修的功夫,妹子在房里随意转了一圈,电话挂断后示意黄少天搬了把椅子到窗前,站上去关上了洞开的小窗。

“我说怎么上面半幅窗帘湿气那么重,外推窗一直没关吧?冷风都透进来了,怨不得喻队会感冒。”

那长条状的窗户在约莫两人高的地方,几乎相当于是天窗了,想必一早便开着,他和喻文州才谁都无所察觉。黄少天挠着后脑勺嘻嘻哈哈地道谢,不知不觉便打开了话匣子。

“这都能发现,你们医学生就是细心哈。我和队长开玩笑也总说他那个性不打游戏适合当医生的。话说学医是不是很累啊我邻居家孩子原本想要学医的来着结果被家里人拦了……”

气氛终于变得缓和自然。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声聊天,直到喻文州体温彻底恢复正常,黄少天的心情也松快许多,把人送到门口时,已经恢复了话唠的本性。“诶对了还没问呢……姑娘你的名字?”

“江沁。”她拎着医药箱半转过身子,形容得体,倒与喻文州有几分神似。“江水的江,沁人心脾的沁。”

清亮的嗓音回荡在走廊里,入耳似曾相识。

-TBC-


一点碎碎念:

黄少你打我吧让你ooc成这个鬼样子简直精分……

江妹子强行加戏别问我问什么!江妹子是亲女儿!

以及恭喜江妹子在与黄少的互动中首战告捷2333~

江妹子的台词里满载我作为一名医学生的怨念和吐槽……八年制的头两年真的根本算不上医学生啊……

同系列广告:方王篇笔墨(1~2);双花篇时辰(1~3)

评论(5)
热度(13)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