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江周江】千言(1~2)

没想到这么巧赶上了,可以在小江生日开P&C的最后一篇。可惜小周生日我肯定完结不了它……

头两节没多少小江小周同框的戏,姑娘们也很抢眼,都不大敢打cp和生贺tag了【笑

江周算我吃无差吃得最厉害的一对了,构思里也是两方各有主导时,顶多略微偏江周一丢丢?所以两边和无差tag都打上。

充满日系言情风格的题目……本来想换成《尔雅》,用辞书之祖指代语言嘛。但又觉得太掉书袋了一点都不符合这篇的文风,于是还是沿用了一开始想到的名字。

前三篇虐也虐过了甜也甜过了纠结也纠结过了,这次想写一个细水长流水到渠成的故事。

这两周请个假,三次元很忙加上重感冒肆虐实在难受,方王篇的番外和这篇的大纲还想细化一下,大概只会在小周生日时再更一下吧。

同系列双花《时辰》1~3;喻黄《药石》1;方王《笔墨》1~2

小江生日快乐!你是轮回不可或缺的副队!

------------------------------------------------

Parallel&Crossing 之 江周江篇 千言

文/伊若澜


-1-

什么事最能挑起喜悦心情?中外典籍古朴隽永的文字,废寝忘食写出最高分的翻译稿,通宵达旦的功课后挚友手制的薄荷茶。

或者身为一个数年如一日的荣耀粉,从报名荣耀志愿者的泱泱大众中脱颖而出,得以同职业选手们密切接触?

至少对于最后一点,白黎目前还不那么确定。

世邀赛上她是王杰希和周泽楷的英文翻译,说出去羡煞不明真相的旁人。要知道大三通过专业资格二级考试、全国外语翻译高级证书在手、大大小小翻译场上风里浪里走过一遭的B大外院高材生白黎,第一次见到正主儿,就极没出息地紧张了。

自我介绍有点儿磕巴。她一边和周泽楷握手一边暗中自我批斗。远了不说,自家发小林浅就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朝夕相处二十年后自己居然还会在美色面前心旌摇曳?

就一瞬间?一瞬间也算!白黎同学你引以为傲的专业素养呢?这是都临阵脱逃了?

言归正传,周泽楷颜正话少人尽皆知,但这绝不代表她干的是个活儿轻养眼的闲差事。

虽然也跟着上发布会,翻译们平日里接触最多的还是国际选手们的日常交流。这种场合下倒不是让你把人说的话一字一字翻得有多准确,重点是要能成功表达双方的真实意图,誓为选手们营造友好的沟通环境。

这下问题来了。选手与选手之间有文化差异,选手与媒体之间有理解障碍,碰上外媒就是一加一大于二。中文里只可意会的内容多了去了,再加上周泽楷这少言寡语的性子,只翻个嗯嗯啊啊非常好,代沟了误会了产生国际影响了谁负责?

吃着当年高考时扩充语段那点儿可怜兮兮的老本撑到世邀赛过半,想想即将展开的名为国际选手交流会的全新征程,白黎表示宝宝心里苦。她志愿者培训会上相识的好友袁岚——张佳乐未来的会议助理——一言不发竖起记事本里满满当当的会议安排以示有难同当。桌子另一头,江沁拧着眉毛“砰”地一声把三厘米厚的医学专著拍在桌上,无辜表示要怪就怪这本她才背完一半的书实在太沉。


-2-

这段插曲发生时,姑娘们在江沁打工的咖啡店里进行的会晤已接近尾声。初次见面的白黎和江沁颇为投缘,新歌创作的进度表和分工也敲定得分外顺利。白黎一向中意这家店的特色点心,独自去排队准备外带,留袁岚和江沁在座位上等着。

午后,小雨,咖啡馆。柜台前的长队,排到跟前只余一份的限量版各色巧克力马卡龙小礼盒。

以上即为白黎与江波涛提前相熟的契机。

“哈,是小白呀。开赛以来劳你帮着小周了。”

“说过多少次了,江副别那么客气。”

老套至极循环多次的话,重复起来却让人生不出厌烦。

“小白喜欢吃甜的?”

“是。江副这是来给周队买点心?”

“对呀。这家的马卡龙口味偏重,也就小周特别爱吃。”

不知不觉就随性聊了起来,自然得很。都说轮回副队善于交际,名不虚传。

本届世邀赛由于在本土举办,前来观战的国内选手异常之多。轮回倒只来了江波涛一个,同国家队住一家酒店,非比赛时间跟周泽楷形影不离,是以对白黎并不陌生。上阵翻译时每每有江波涛在,白黎都如释重负。

可算不用担心语言问题了。周语十级虽为粉丝中的戏称,江波涛对周泽楷的了解之深却毋庸置疑。何况他进退得宜,无形中与周泽楷的表情动作形成配合,令人感觉很舒服。

首次亲身体验江周二人的默契,是在世邀赛前的记者发布会上。江波涛此行多少有帮国家队参考战术的目的,故陪同周泽楷出席。那也是白黎给周泽楷做翻译的头一回,她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地抱着记录本飞快过了一遍专业词汇,然后被周泽楷寥寥数字的发言砸得不知所措。

江波涛恰到好处地解了她的尴尬。会场上的空白时段不长不短,刚好够她反应过来。

“队长的意思是,很荣幸能够继续入选本次国家队的整容,更期待之后的国际选手交流会。与顶尖高手交战的经历让他受益匪浅,希望还能借此机会与各国的杰出选手进行更多的交流。”眉目温和的男人偏头看周泽楷,目光盈盈像能滴出水来。“我也一样。因为没能入选国家队,所以更加渴望会议上的国际交流。”

周泽楷认真地点点头,补充道:“中国队会加油。目标,”他眨着眼有些俏皮,和江波涛对了个眼神,俊脸上扩散开笑容,“决赛。”

原来是为了征求意见。现在就把卫冕明晃晃挂在口头,的确不大合适。

白黎松了一口气,凑近话筒开始翻译。

然而江波涛毕竟不是国家队队员,更不是周泽楷的随身翻译机。绝大多数情况下,白黎难免为了与周泽楷正常交谈而好一番头疼,见到江波涛总是多几分亲切感。

马卡龙小礼盒最终让给了江波涛,啊不,让给了周泽楷。白黎打包了一块淋了双倍蜂蜜炼乳的大理石蛋糕,江波涛坚持替她付的账。

回到座位她都不曾意识到自己春风满面。袁岚和江沁捂着嘴咯咯直笑。校园偶像剧中男女主角矛盾冲突加深的标准剧情。江沁调侃道。可惜女的看破红尘,男的心有所属。袁岚挑眉,啪地合上手中本子。

“连着拒绝了几个追求者而已,我才没看破红尘。”白黎淡定地提起包包。

至于男的心有所属的说法——在她们这些开明的资深粉丝眼里,轮回正副队间欲说还休恋人未满的小暧昧,从来不是秘密。

-TBC-

评论
热度(19)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