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Parallel&Crossing前传一】When You Believe(上)

文前预警:纯林浅和江沁中心,全职人物基本不出现,甚至于跟全职没多大关系了,当原创小说看都行。其他的文后细说。

以及……这真的不是百合……

------------------------------------

Parallel&Crossing前传
When You Believe

文/伊若澜



高一那年的6月闷热得紧。一个半小时的历史考完,江沁大腿上腻了水淋淋一层汗。周围一片哭天抢地的喊难之声,她却觉得试题简单得很——提前30分钟写完后她百无聊赖,在监考不严的考场里吃掉了一大板巧克力。

她理理裙摆走出考场,顺手将巧克力包装纸丢进垃圾桶。广播里循环着让考完最后一科的学生们回本班级集合的通知。江沁加快脚步,赶在楼梯道里人流量暴增之前,闪身进了顶楼的教师办公室。

“来啦?文理分班志愿表堆在窗口那张桌上,你去按我们班的人数点一份,人来齐了就发掉。”教数学的班主任抬手招呼她。“语文考得怎么样?分班考试你要是能拿下单科第一,你们张老师肯定高兴。”

“还行吧,老样子,就怕作文写得不合老师们的意思……”江沁小小声应道,引来班主任一阵笑。“我听说政史的卷子挺难的,对你应该不成问题吧?”

“政史的题目……是出得蛮有趣的。”她抿着嘴笑,拿起数好的志愿表。

“我说嘛,咱们班前几名里就你不偏科。”班主任胳膊撑在椅背上转过身来,突然问她:“你不会真的准备学文吧?”

这话问得有几分试探意味。虽说江沁从来毫不掩饰自己一门心思想要学医的愿望,但她屡屡夺魁的语文成绩和重点班里鹤立鸡群的文科水平实在太过夺人眼球。再加上她个人气质本就风花雪月,难免让对她提点颇多的班主任心生忐忑。

“没有啊。学医哪能选文呢。”江沁猝不及防,下意识便答了去。班主任点着头放心下来。“难得你目标明确。理科班竞争大,你业余爱好多,学生干部工作重,要懂得取舍。”

“嗯。谢谢老师。”

江沁低着头出了门,往教室的方向走。路上遇到不同班的熟人,招呼两声又匆匆赶路。

志愿表发下去后她捏着自己的那一份回到座位上,咬着下唇摩挲草绿色的钢笔笔杆。交响乐队不缺可以接替自己的钢琴手,合唱团还是等到暑假公演结束再退出吧。团总支下学期招新,得挑个能力不差的新人早点儿开始培养,宣传部的班可不那么容易交接……

音乐老师那边,等会儿就去和他说,以后不能再去音乐教室弹琴练唱了。

B大医学院的临床八年制有多难考不消人分说。她的理科成绩还不够好,必须心无杂念。高一的江沁是年级组里一道风景,钢琴键上十指飞舞,歌声婉转余音绕梁。但高二的江沁,知道这些都是自己即将放弃的筹码,亦清楚自己更想要的是什么。

她一向是个理智而清醒的人。

江沁唰地拔开笔帽,在“分班意向”那一栏里工工整整填上了“理科重点班”五个清秀而隽气的字。

名为南烛枝的女术士,大约有几年不会藏在中草堂的精英团里,偷偷帮蓝溪阁铺路打掩护了。


高考前放假那几天,林浅除了看书就是画画。画堆满复习资料的实木书桌,画伏案奋笔疾书的发小白黎。画几笔再去解两道解析几何临幸一下电磁感应,语数英物化生悠游一圈儿,回来继续画天画地。

林、白两家住得近关系好,两个姑娘成日介窝在一间屋里。盛夏的S市宛如火炉,林浅和白黎一理一文,只互不打扰地作个伴儿,图个心静。

考后估分自然也是凑在一起的,虽然彼此都不能给对方提什么建设性意见,却总好过同班同学带些生分的相互试探。两个人的结果都很不错,稳稳攀上B大录取分数线,等成绩的焦灼也就自然而然散了个干净。

“真有你的。高二选理的时候死也不肯放弃画画,最后还真让你学业爱好两不误了。”

白黎歪在窗边榻上,捧一本书闲闲地读。林浅换了支5B的铅笔在画上扫阴影,懒懒地答她:“本就不存在什么误不误的,学累了还不给我留个事情当调剂吗?自己心里分寸不偏就行。”

“多少人为了怕这分寸偏上个一星半点儿,索性彻底放弃了尝试。你现在可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那我还真挺看不起那些人的。有什么好怕?自己想做的事连试都不敢试。我当初想的可简单得很。能兼顾当然好,不能的话,偏向哪边都是一条路么不是。”

“又开地图炮。你这炮仗脾气,白瞎了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你少来了,小心我这炮仗脾气点起来,纸上给你涂成个丑八怪。”

“你不画人像的规矩是摆设吗?又来唬我。哎,说正经的,今年总决赛第一场轮回主场对蓝雨,陪我去看?”

“白问。我不陪,你一个人能摸回家?小路痴。”

白黎想生气却气不起来,只得翻一页书转移话题:“你填我家地址寄去参赛的那幅画获奖了,奖状奖牌刚送到。”

“那敢情好,今晚又有理由出去吃一顿了。”

林浅高一升高二的时候,曾为坚持不歇笔停画的事和父母大吵一架,躲在白黎家里蹭吃蹭住将近一周。林浅初中辩论队出身,据理力争自是一把好手,次次辩得自家爹娘无言以对。白黎清楚自己这个发小的性子,又百分百信任林浅能处理好画与学的关系。不放弃画画总不过是件旁枝末节的事,调整好了便于大局无损,便拉着自家爹娘帮着去劝。

如此这般才挣得半个学期的考核期。林浅文理分科后第一次期中考试考出个人新记录,画画的事儿就再也没被提起。其实日后细思,两家人一墙之隔,林浅父母由着她在白黎家住了一周,想来当时也没准备动真格地拦着她画。

林浅为了这个爱好有多拼,白黎全都看在眼里。虽说是相得益彰的事物,却避不开额外付出的精力与时间。

如今一切都好了。S市朝阳未老,还足够她们出门,到博物馆里消磨这一日剩下的大好时光。


和临床医学八年制的学生一个班上完大学课表里几乎所有化学科目的实验课,对林浅来说纯属意外。教务网里化学院实验课安排的标准人数比实际人数要少。选课那天她有事,上线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了选不上本院实验课的几个人之一。而纵观全校,只有传说中遗世独立的临床八年制专业,拥有跟他们相同的化学实验课表。

她只好乖乖扎入医学生堆里,当绵羊群里的黑山羊。

仪器分析实验的第一次课她到得不早不晚,教室正中的实验台都被占去。她在满屋子“美女”的惊叹声中捡了个略偏的空台子,自顾自把装去离子水的瓶子灌满,开始清洗仪器。十支比色管才洗好六支,便听得有人在她身边站定了。

“请问,我能坐这儿吗?”

林浅惊讶地抬头,发现并不是熟人,但是个可人儿——论眉眼不过清秀,不像她是惊为天人的漂亮,然而自有圆融清淡的风度。周围窃窃私语嗡嗡响起,似乎都在等着看一场美人相轻的好戏。

嘈杂的背景音里林浅粲然一笑,弯腰替对方把储物柜柜门打开。“没问题。我叫林浅,化学院调课调到这边的,你……”

“江沁。沁人心脾的沁。”女生把书包塞进柜里,对她回以微笑,相当熟练地接手去洗剩下的比色管。“你名字真好听。”

“你也一样。”林浅拍拍她,快速润洗过要用的几根移液管,写好比色管上的编号。她贴标签的档口,江沁把试剂瓶一字排开,瞄了一眼实验说明。

“嗯……你移铁标液,我移盐酸羟胺。然后你移邻二氮菲,我来定容?”

“移液比定容快,留三管我来定。”

“好。”

林浅断定这是个纯种的学霸,定容姿势标准,准确度没话说。二人头一组配好标液和样品,搬着试管架去仪器室。林浅调试好分光光度计,趴在一旁欣赏江沁擦拭比色皿的动作。

江沁放书包时就把戴着的蓝水晶手链取了下来,这会儿伸长了手去够试验台中间的擦镜纸,白大褂的袖口露出一截玲珑纤细的手腕来。她手掌不大,手指却纤长,笔直且挺拔。不仅仅是学生们常年握笔的右手食指,就连无名指和小拇指指尖也覆着薄茧,在灯下看得分明。

林浅接过盛了大半待测溶液的比色皿放入仪器,调整波长。江沁闲下来,在数据记录卡上用铅笔和绘图尺打表格,三线表严谨得像出自工科生之手。

不画画的林浅是静不下来的,一面报数据一面扯东扯西地与江沁聊天。江沁有话必答、言出务尽,却吐字不多,似乎不大擅长言谈,语调也羞答答的,还有时只一味眯着眼笑。但她之前同林浅分任务,干练的语气也做不得假。

很真诚,很可爱。腼腆掩不住才气,羞怯却不见扭捏。

一台实验进行得格外顺利,两个人都不免雀跃。林浅喜欢江沁的性子,乘兴问她:“以后仪分实验,就我们俩一组?”

“好啊。”江沁把她们混作一堆的胶带橡皮记号笔分开整理好,拧了一把抹布将桌子擦干净。“就这么说定了!后天下午你有课吗?”林浅神采飞扬,又问道。

“诶?”江沁没反应过来,愣在那儿。“没课,怎么?”

林浅扬了扬实验记录卡。“约图书馆不?一块儿做数据处理?”

“好的呀。”江沁笑眼弯弯。“三点二楼见?”

“没问题!”林浅打一个响指。“人都往四楼人文阅览室挤,我也习惯去二楼。要借闲书上楼逛一圈就行了嘛。自习就是自习,何必赖在那边附庸风雅。”

江沁掩唇,附和声藏在指缝里。

-TBC-


关于江沁和林浅的番外,偏江沁中心,毕竟做出自我改变的主体是她。

除了一点点背景提及外,就是个跟全职没什么关系的成长故事。江沁这个人物在《药石》里的把握并不好,一半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她的原型是我自己,有一定自我代入,诚惶诚恐以至于没有做到合理安排。

这个故事也是写给我自己的,有那么一段我高二高三和刚上大学时的心路历程在里面。第一段最真实,基本都是当年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

可能的确会有一点矫情吧,或许当时的我就是这么矫情,如今写出来给大家,也给现在的自己看看。

上下或者上中下的样子,这一更后面是林浅眼中的江沁,下回该写江沁眼中的林浅了。

请的假挡不住摸鱼的心,文献研讨刚结束就没控制住自己的麒麟臂……好吧好吧请假作废!不过24号前的确不准备更《千言》,大概也就是把这篇写完这样。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4)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