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江周江】千言(3)

哭唧唧我卡文了……感觉每一处对小周小江的描写都是大写的OOC。待我回头赶两份实验报告冷静冷静。

开头刷一点闺蜜日常,然后小周小江秀恩爱。

行文至此我想说,这其实是一个迷妹们觉得他俩还没挑明,实际主人公们已经心照不宣的故事。

生日更文蹭tag。小周生日快乐!

Parallel&Crossing 之 江周江篇 千言 1~2

---------------------------------

-3-

店外雨势未停,维持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密度。女孩子们在檐角下面面相觑,最终集体撑了伞。小巷的石板路上深深浅浅聚起些积水,袁岚旋转伞面倾听水珠洒落的声音,间或哼出一段不成曲的调儿。

早她们一步出门的江波涛站在路口的屋檐下,显然是没有带伞。白黎偏头看去,见他勾着臂膀,甜品盒被妥善地护在内侧臂弯里,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冒雨走回去。

她捏着伞柄有些踌躇,拿不准是否要再上前去。晚餐期间翻译团待命。天色不大早了,她得直接去国家队下榻的酒店集合,恰好跟江波涛同路。总归不是多么熟稔的关系,共一把伞不好意思,不共伞吧,依旧是不好意思。

江沁看出白黎心思,挽起她狡黠一笑:“小黎你别急,雨伞的事不用操心。咱们且先看着,等会儿再上去打招呼。”

“哟,江大部长神机妙算,又料到什么了?”袁岚戏谑地勾住江沁另一边胳膊,“或者只是尴尬症犯了,问个好也想要人陪?”

“二者兼而有之。”江沁眨眨眼。“喏,我料的人来了。”

马路那头,周泽楷举着一把大伞,步履匆匆的往她们这边赶,一米八出头的个子在稀疏的人潮中显眼非常。他走得微微气喘,看到江波涛就等在不远处,肩头瞬间放松下来,没几步又加快了步伐。

江波涛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迎面走来的周泽楷身上,未曾注意到几米外窃窃私语的姑娘们。人走近后他弯下腰三步并作两步凑到伞下,冷不防吓了周泽楷一跳。

檐下积水多,江波涛脚步稍有不稳。周泽楷下意识扶住江波涛的肩,裸露在外的小臂便被滚烫的掌心贴住了。垮下来故作生气状的嘴角被熟悉的触感向上扯了扯,紧接着,带着江波涛余温的外套从天而降,落在他灌了风的短袖衫外面,又被妥帖地拉紧。

“怎么这么凉?”不是说了要你多穿点儿再出来嘛。江波涛心疼地捏捏周泽楷的手臂。周泽楷同他对视,眼里满是大写的无辜。

“急。怕你淋雨。”

原本理直气壮的江波涛受到周泽楷的眼神攻击,莫名就觉得自己在道理上亏了一截,软下语气哄道:“快把外套穿好。明天下午有比赛,感冒了可不好。”

他拿过伞举得更高些,周泽楷却仍不动窝,腾出空闲的手轻轻搓揉江波涛的手指:“你不冷?”

就晓得世邀赛。周泽楷瘪瘪嘴,摆出一张委屈脸。

好好好你感冒我心疼行了吧?江波涛赶紧奉上顺毛的神情。“我刚从店里出来没什么感觉,你都吹一路冷风了。”他无奈道。“小周,快穿上。我胳膊酸死了。”

周泽楷这才干脆麻利地乖乖套上袖子,把伞抢回自己手上。江波涛拨一拨雨伞内面垂下的搭扣,似笑非笑地喊:“小周?”

周泽楷不答话,换了外侧的手撑伞,把江波涛往自己身边揽一把,再揽一把,略带得色且有点害羞的小表情映在对方眼里,一览无余。

伞面是墨色的,款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伞幅很大,把两个175朝上的大男人在雨中遮得严严实实。唯伞边和搭扣带子上的滚边是暗黄夹灰的条纹格子,把原本平平无奇的沉闷色调衬得别致。黑白灰是轮回的主色调,这就不说了。至于格子的颜色,则另有一段故事说。

作为本地人,周泽楷理应比江波涛这个异乡客更耐得住S市湿冷的气候。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寒冬腊月江波涛在开着暖气的训练室里也会频繁地吸鼻子,与其说是感冒,不如说是硬生生冻出来的应激反应。杜明吴启刚逗了句“副队果然是水一般的男子”,只见周泽楷直截了当拉起江波涛,额头抵住额头试体温,顿时被秀一脸。不动声色的加训随之而来,更是令急速扩大的心理阴影雪上加霜。

江波涛本人倒是不甚在意,奈何抗不过自家队长极度关心,每每出门都半被动地全副武装裹成球。而周泽楷就随意许多,大冬天的裹件风衣直接出门也不是稀奇事。

第八赛季夺了冠军,第九赛季开局形势大好,又是一年换季时节,采购过冬物资时周泽楷一贯地轻装简从——所谓简丛,专指江波涛单独陪同。那时他们俩已进展到偶尔拉拉小手亲亲抱抱,窗户纸不捅也透风的程度,周泽楷在商场里连着几个喷嚏,江波涛也不避讳,把人拉到旁边的安全通道里,解下自己的围巾给他打个了厚重漂亮的法国结。

“我没关系啦,本来就穿得厚。”江波涛回应周泽楷询问的眼神,将他的双手拢到嘴边呵了几口热气,说话时气声暖暖地喷上周泽楷的皮肤,满含笑意的眼睛穿过指尖望着他。“其实我屋里有条一模一样的……本想留到下个月送你当生日礼物,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

半个心脏也是心脏,外加情商满点,枪王大大就此沦陷。

从此周泽楷冬天必戴围巾,尤其和江波涛统一行动时。一眼看去只知道周泽楷的脖子用黄灰格纹围巾捂得妥当,看不出江波涛羽绒服底下严严实实压着条同款。

如此说来,这伞边的花样可谓别有深意,一言难尽。

眼瞅着走到酒店周边百米以内,进入了选手们的隐私保护圈。没了被偷拍的顾虑,周泽楷抓过江波涛发凉的手塞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江波涛瞧着周泽楷像不大高兴,连忙举起一直抱在怀里的甜品盒子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不说一声就出去是我不对,小周看在我专门给你买马卡龙的份上?最后一盒了,小白排在我前面,这还是她让给我们的呢。”

“白黎?”周泽楷歪着头想了想。“脾气好,人闷。”又补充道:“比不上江。”

笑容甜过马卡龙。

这就是偃旗息鼓的信号了。江波涛受用地把盒子打开,周泽楷挑了好一会儿,拿出的却是甜度不高的柠檬味。

江波涛心领神会,低头凑着周泽楷的手,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那厢全程被忽略的白黎一行在背后硬着头皮围观大半路,停在酒店一条街外三个人即将分头的岔路口。与职业选手们尚没有过直接接触的袁岚早已目瞪口呆。白黎勉强保持淡定,半天挤出一句:“这样一比较,他们平时人前人后也太收敛了。”

唯有江沁挠着下巴若有所思。

“你们说……5厘米的身高差,江副脱下的外套,周队怎么穿得那么合身呢?”

-TBC-


例行文后碎碎念:

你们猜小江穿的是谁的外套【喂喂喂还用猜?

岚妹子你同职业选手开始直接接触的那一天就是你心累的起点啊……沁妹子别在那儿心脏笑了你也一样。

同系列双花《时辰》1~3;喻黄《药石》1;方王《笔墨》1~2

顺便吐槽下今天长沙的冻雨,真·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骑车回寝室的我被冻成了真·手残。

评论
热度(14)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