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方王】笔墨 番外 Compass

BGM:《Compass》-Zella Day

没有亲身去过约克市,写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存在私设。不合理处还请……轻点儿拍……

-----------------------------------------

Parallel&Crossing 之 方王篇番外 Compass

文/伊若澜


7月的约克市并不似传说中那样永远是雨季。恒温20摄氏度的气候,少数的晴日里,阿波罗总是不吝恩典,涅斐勒的裙摆也无法遮挡日辇的光芒。

方士谦和王杰希这次就碰上了连着几天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仿佛整个温带海洋性气候带都在为他们挥别异国分居的恋爱苦状而大肆庆祝。方士谦结束了一年预科四年本科的留学课业,日思夜想迫不及待地盼着回国和自家小队长朝朝暮暮。王杰希看他实在可怜,夏休期伊始便定了机票,陪方士谦度过旅英生涯的最后一周。

“学校的事务都处理好了?”王杰希走在约克大学黑林斯顿东校区的如茵草坪边,抬手理顺了方士谦脑袋上随风翘起的几缕乱毛。

“好了好了,没好的话你还不一扫帚把我抽回去。”方士谦笑嘻嘻握住王杰希的手。国内的公众人物在异国他乡过了一把无名小卒的瘾,堂堂正正地露着正脸秀恩爱。“明天上午,毕业典礼和懒觉被窝,杰希你选哪个?”

“明知故问。”

这话问得多余,堪比一只大型犬吃光爱心晚饭后摇着尾巴向主人讨要爱的抱抱,也不知一开始抱怨“毕业典礼和舞会孤零零一个人伐开森”,惹得王杰希千里迢迢飞往大英帝国的人到底是谁。王杰希象征性晃了晃两人相扣的双手权作安抚,想想又补了一句:“事先声明,主席台上当众求婚的戏码我可不吃。舞池中央单膝下跪同理。”

“那种桥段哪好意思拿来糊弄你啊,我亲爱的小魔术师?”方士谦亲昵地朝王杰希身边蹭,志得意满地欣赏对方微红的脸颊,耍起流氓来毫无心理压力。“求婚是必须的,戒指你也看到了,就算不满意你也不会狠心拒绝我的对不对?”

亏得是方士谦,藏个戒指都能藏得漫不经心,搬进旅店和王杰希同住的第一天就被人从行李箱里翻了出来。更见其功力的是他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拿过戒盒揣进口袋,大大方方地承认说虽然杰希你已经发现了但总归给我个机会按计划表现一下呗反正这里是英国咱求完婚就领证一刻都不耽搁。王杰希瞥都懒得多瞥他一眼,翻开一本旅游指南说行啊随你,这两天快把相关手续办完,约克风景不错我们好到处玩玩。

于是事态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王杰希处变不惊挑剔调侃,方士谦嬉皮笑脸好整以暇。实际上他还真有那么点儿隐秘的期待在,不然也不会时不时搬出这些话来试探方士谦。像第三赛季王不留行还在赛场上四处乱飞的时候,即使心中笃定血线必会在某一时刻回复,却阻止不了频频往血条上偏移的目光。

因为暧昧不明,缺少承诺,所以不停确认,不敢挽留。

王杰希翘起嘴角,在每一个否定句的标签里,加上了标红加粗的“过去式”。


约克最有名的的景点莫过于拥有世界最古老侧廊的约克大教堂。哥特尖顶上接蔚蓝无垠的苍穹,双塔如王冠。方士谦在人潮中搂着王杰希的腰,把网球场大小的中世纪彩绘玻璃窗指给他看。

“阳光折射下格外漂亮。”王杰希赞叹道。方士谦低头贴住他的额角,低语声细如纤丝,敲打耳膜。

“雨后更漂亮。水痕淋漓斑驳,光影变幻莫测。让我想起你。”

唱诗班合着管风琴的乐声吟唱,白鸽振翅穿过花影和树梢。Evensong的祝祷声中,他们虔诚、深情地亲吻。修长的花窗把阳光裁剪成繁复的花样,烙印在他们身上。


方士谦信守诺言,带着他逛遍了约克古城。他们沿着绵延5公里的旧城墙漫步。这座闻名英格兰的灰色城墙下开满不知名的黄色小花,每隔十几米会出现类似于中国烽火台的堡垒结构,瞭望口砌成十字架的形状。方士谦说这个地方他后来都不敢造访,一路十字架看过去,回家就忍不住打荣耀。

“跟魔道组队尤其不爽,心里硌得慌不说,血线还得照拉不误。况且打不了国服,我连个偶遇的念想都没处留。”

“幸好没留。”王杰希嘴上不买账,手上却乖乖被方士谦牵着。“要不然我多半认真学习张佳乐前辈的榜样,刷完副本一熔岩烧瓶砸给你。”

“得了吧我哪像孙哲平,重逢台词写得像犯了中二病似的。”方士谦不以为意。“何况每次都是下线了才想起不同服这茬的,大概就是下意识,找理由让你在脑内登个场。”


王杰希极其中意霍华德城堡前后大片大片蔚然成原的青草,反而对巴洛克风格的内部设计不甚在意。“就知道你会想到微草。”方士谦对此显然接受良好,却偏要做出伤心欲绝的模样。“可怜我连战队的醋都要吃,吃的还是超值限量版的大瓶装。”

王杰希当然知道他是在装样子,自顾自倾听庭院里露天乐队的演奏。意式花园里举目皆是绿色,待乐团一曲奏毕,方士谦才听到王杰希险些隐没在风声中的回应。

“彼此彼此。”


郡首府毕竟比不上首都,当地的摩天轮即便升到顶端也并不很高,但胜在能一览约克独有的好景致,算作约克版的伦敦眼,名字也依葫芦画瓢起作“York Eye”。方士谦边说边噗噗直笑。王杰希转头瞪他,心知肚明这是在玩儿他大小眼的老梗。二人座舱狭小的空间里,方士谦讨好地扒在王杰希背上,任远处的焰火吸引住身边人的目光。

“我跟你说我带房东太太家小儿子过来玩的时候,听到这名字就没憋住笑。当时湖边也有人放烟花,四五岁的小孩子,奶声奶气地问我,那些人是在变魔术吗?”

方士谦注视着王杰希辉映着星光与焰色的眸子,柔声道:“我告诉他,那不过是最简单的魔术。我认识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师,从他的眼睛里我能看到璀璨的星星。”


而故事的谜底最终揭晓于约克肉铺街的鹅卵石小路上。方士谦拽着他左转右转,先是学着《哈利波特》里那样用敲着巷口的红砖念咒语,然后指着某栋突出的阁楼说这是电影里的猫头鹰商店。他们在Monk bar Chocolaters用了下午茶,在EJ. Freeborn & Son买下一大堆摆件准备用来装饰未来国内的家,在Sweet Treasure里相互喂糖吃,呵出的空气都是甜甜的。

街头巷尾逛过一遍后他们停在主人公扒着橱窗对光轮2000和火弩箭投以渴望眼神的店面位置前。王杰希难得主动开玩笑,说哈利波特的世界里该有一把名叫灭绝星辰的飞天扫帚。话音未落,方士谦在身后揽住他,双臂环绕到身前,一只手虚虚地捏在他左手的掌腕交界处,另一只手上是他几天前发现的,镶着如星碎钻的戒指。

治疗之神的声音含着笑,字字出口都带着Chocolate Heaven里新鲜出炉的红酒巧克力的香醇味道。

“那么请问魔术师大人,灭绝星辰的扫帚柄够不够长,能不能为我留个座位?”


临走前他们戴着戒指拜访了方士谦在英国这几年的房东。王杰希看着方士谦站在房门口又是整理领结又是抻衣角,比毕业生上台受礼紧张数倍。

“这几乎相当于带着媳妇见爹娘的场合。嗯,我还先斩后奏求过婚了。”方士谦一本正经地解释,言语间不忘占王杰希便宜。“他们一家对我很照顾。去年来做客看到世邀赛的电视报道,我才终于鼓足胆量回国见你。”

“而且你不觉得这家人的姓氏很亲切吗?微草的标志色也是绿色呀小队长。”

方士谦说着,按下了门铃。而热情好客的格林太太与王杰希握过手之后,是这样问候方士谦的:

“这位就是你三句话不离的小队长?”


你看,当你我隔海分离,目力所及一草一木都在提醒着我爱你。世间万物化身罗盘的指针,针尖的指向也全都是你。

所以时空阻隔又怎样,鸿雁不渡又怎样,怯由心生又怎样。终有一日命运让我醍醐灌顶,终有一日我回到你的身边。

-FIN-


*涅斐勒:希腊神话中的云彩女神。

*Evensong:晚祷。

*约克肉铺街:《哈利波特》电影中对角巷的外景地。英文名称都是街上的商铺名。Monk bar Chocolaters是咖啡店,EJ. Freeborn & Son是一家1948年建成的家居装饰店,Sweet Treasure是糖果店,Chocolate Heaven是和提到的咖啡店同属一家的手工巧克力店。

*关于房东一家的姓氏:格林=Green再白烂不过的梗啦!

纠结了一个星期方王篇到底要写方神回国前的心路历程还是两个人今后的共同生活,最后两边都没搭上……游玩片段间的衔接尤其苦手,顺序也调整了好几次,希望大家能够喜欢(^_^)

评论
热度(22)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