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Dec.16&17 邱非中心】New Kings

BGM:吉岡亜衣加-《蒼穹ノ旗》

带一点点新旧嘉世。


漆黑的空中无星无月。

浓稠的夜幕密密实实地从头顶兜下,如盖着暗色厚布的囚笼,逼得人心里透不过气。

邱非寻了个由头,从欢声如潮的庆功宴上逃将出来。庆贺新生的嘉世赢下挑战赛的饭店离西湖不远,他一个人,袖着双手,从柳浪闻莺走到平湖秋月。

杭城街巷熙熙攘攘,流浪歌手在草坪与街道的交界处开着音箱,低声吟唱不吵闹的旋律,与繁华道路毫无违和感地融为一体,这是这座城市最令邱非费解的地方。

湖边游人总是不绝,音乐喷泉前的小广场上围满了观众,啧啧称奇或是不以为异。有人趴在栏杆上,指点远处隐约一线的保俶塔的影子,载人去湖心看三潭印月的游船一排排停靠在岸旁。

默默穿越人流的邱非无疑是格格不入的。他的手一直没从衣裳口袋里拿出来,行走途中时而垂着眼睑,时而仰望天空,藏着纷乱芜杂的心事。

街角小清新风格的蛋糕店里还万年不变地放着八音盒版的《鸟之诗》,点心师傅偏好用小饼干在慕斯上堆出精致的图样。苏沐橙最爱吃他们家的焦糖布丁,喜欢叼着塑料小勺子嘎吱嘎吱地说话,每次都把小玻璃瓶子吃得很干净,洗过晾干后塞满折纸星星。

她送给邱非的十六岁生日礼物便是这个,巴掌大一小罐子的许愿星,用玻璃纸蒙着,彩带扎好。他偷偷拆开一颗星星,纸条里写,“小邱非要努力呀,大家都看好你哟”。

信步朝巷子里走,知味观的老招牌就悬在头顶。吴雪峰一副好脾气,常架不住一群熊孩子胡搅蛮缠软硬兼施,周末领着他们来改善伙食。叽叽喳喳的小萝卜头中邱非俨然一个小大人,记下每个人要点的吃食。吴雪峰指挥着倒调料,指着他面前的小碟说少倒些醋,小邱吃酸的不行。

其实肖时钦也算个靠谱的引路人。叶修走后邱非对孙翔多少失了建立好感的基础,但他这棵训练营里拔尖的苗子总也逃不过例行公事的指导——即使队长的例行公事是被副队长押着拉来的。于是万众瞩目的PK永远气氛尴尬,孙翔不屑一顾邱非一言不发,肖时钦无奈地拉开孙翔,招呼他道邱非你来,我们俩再打一场。

这时候突然回忆旧嘉世的一切,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邱非抑制不住这股冲动。他已经压抑很久很久了,不去想叶修前辈没走会怎样,苏前辈没走会怎样,他在一切如旧的嘉世以高英杰在微草的那种身份站上舞台的话又会怎样。一年前他和他现在的队友们都还是训练营里乳臭未干的孩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知度过了几百个不眠不休的日子。队长的职责、复兴的重担,一夜之间压在肩上,从他脑子里把分心之想通通挤掉,不留下怀旧的余地。

然而嘉世毕竟是他最初的信仰,如日中天的嘉世也好,大厦将倾的嘉世也好。是以在当下的时间节点,邱非无可避免地开启怀念的戏码,却又不甚意外地发现,自己并未长久地沉湎于其中。

他因为崇拜当年的叶秋加入的嘉世,如今已不是叶秋的嘉世了。他留下来,守的也不完全是叶秋的嘉世,而是他心中的嘉世。

他想让嘉世变回锐意进取的样子,他想重塑豪门的气度。邱非对嘉世的感情早不再依赖叶修一人,仅此而已。

所以今夜的胜利,包括他正在进行的漫无边际的回忆,都是一场告别。

从今天起,嘉世的名字前将有默认的“新”字作为前缀,嘉世的未来掺杂的是他的心血。那些他向往并追逐着的人们,他将以另一种方式与他们在赛场上相见。


邱非转个身开始往回走。队里的元法妹子发短信说庆功宴散了,叮嘱他早点回宿舍。

当初东拼西凑扯起一支队伍,大家都是生涩的、惴惴的,却都怀着破釜沉舟的孤勇,留在树倒猢狲散的嘉世,带着出生牛犊不怕虎的壮气。

但气壮山河不能让他们所向披靡。挑战赛的前几场打得分外艰难。匆匆磨合了几个月的队伍、不够老练的技术操作、平凡无奇的战术安排,他们曾经并不拥有脱颖而出的实力。

这就是嘉世剩下的残兵?选手们这样说。邱非暗暗咬紧牙关,于无声处捏紧拳头,指甲掐破了手心。

那时他整晚整晚地把自己关在训练室里,看遍了联盟四位战术大师的每一场比赛,还有王杰希、江波涛、李轩、楚云秀,赛场上的指挥者们他一位没落,挨个儿研究过去,黑眼圈挂了一天又一天。

一周后闻理领着全体队员半夜十二点气势汹汹地踹开了训练室的门,一人一本笔记本一支笔,在他身侧坐成笔直的一溜儿。

“比赛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要熬大家一起熬。”

迎着他微滞的目光,闻理若无其事地撩了撩稍长的发尾。牧师元法两个妹子手挽手有点不好意思,戴眼镜的气功师左支右绌地抱着酸奶面包各色零食。邱非舒一口气,上前从他怀里抽出一根巧克力棒咬在嘴里。

“第七赛季决赛第二场的视频,看完讨论下?”

“得令!”

赛程过半嘉世势如破竹,场上交锋的对手们由起初轻蔑无视的态度转向小心翼翼严阵以待,少年们恣意飞扬的笑颜却已挡不住了。


他行经挑战赛的场馆,馆内透出幽微的光亮。几小时前他们在门口喜极而泣地拥抱,夏仲天身为老板跑前跑后为他们拍照。闻理将队旗塞到他手上,他用力一挥,H市未尽的天光中腾起红白两色炽烈纯净的云彩。

此刻他们为王。

暮色渐深,邱非接起手机时没看来电显示,想当然以为是闻理打来找他的电话。清脆的女声响起时他愣了愣,试探地喊了声:

“苏前辈?”

苏沐橙轻快而愉悦地说:“干得不丑,将来要看你的了。”她咯咯笑着。“叶修哥的原话。”

“谢谢前辈们。”

他轻声答道,挂了电话,向灯火通明的新嘉世俱乐部走去。

-Fin-


灵感是从昨天的题目来的,但真正动笔时的BGM是今天的题,所以把日期并在一起啦。没有写说好的昊翔是因为构思跟主题并不太符合。

关于嘉世赢得挑战赛后小邱非的一段心路历程。新生代里最喜欢邱非,敢于为一个信仰的坚持,做出一个很可能葬送自己职业未来的决定,并杀出一条血路的少年。总是脑补邱非小队长倔强的眼神和紧咬的下唇,今天终于能够以拙劣的文笔写出来。算补给邱非的生贺啦~

另外谢谢大家对《时间的玫瑰》的喜欢,一直有人点红心蓝手真的是受宠若惊~

评论(10)
热度(31)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