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Parallel&Crossing前传二】Someday Came Today

文前预警:纯袁岚和白黎中心,全职人物基本不出现,甚至于跟全职没多大关系了,当原创小说看就好。不是百合!!

一个发生在正文一年半之后的回忆向小故事。

---------------------------------------------

Parallel&Crossing前传

Someday Came Today

文/伊若澜


“唉,水就别多放了,白菜下到馅里还要出水。”

“嗯。”白黎应一声,顺手给袁岚递过黄酒瓶子。

这是她们毕业后在B市这间小公寓里共同度过的第一个冬至。白黎土生土长南方人一个,上了大学才在一年一度的班级活动中得知了冬至吃饺子的习俗。照理说今晚下厨的除了正宗北方姑娘袁岚,本该有南北通吃的江沁。但本博连读的第五年江沁见习刷绩点申请出国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挤得出大半个下午回家蹲厨房。

林浅加班晚归,白黎这个半吊子当然要卷起袖子搭把手。包饺子的技术有待学习,切菜调味煮饺子总还是可以胜任的。

灶上第一批饺子开了第一遍水,揭开锅盖便蒸起白腾腾一片雾气。袁岚吹着口哨往锅里添上一碗水,脚尖兴致盎然地打着节拍。

“这两年动辄听你唱《心火》。”白黎失笑,接过瓷碗续了半碗水。

“你词写得好嘛。”袁岚沾着面粉的手抬起来就往白黎脸上抹了一把,在鼻翼侧端划出一条白杠杠。白黎伸手碰碰自己的脸,低声道:“我之前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写的词能被唱成歌。”

 

白黎高中时代在文科班的日子过得很是如鱼得水。行动带着古汉语和朗文英英两本词典算不得异类,本班级的朋友虽基本没有,但她也不介意当个有点傲气的高冷学霸。

时日一久便有了传说,说文科重点班的白黎妹子,对就是那个双马尾自然卷却戴了副清冷严肃的无框眼镜的,唐诗宋词出口成章英文古典信手拈来,然而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还是生人勿进的好。

实际哪有那么夸张,古诗词不过粗通格律,英语嘛也就考试成绩吓人些。阳春白雪?随手写几篇歌词而已,能高深到哪儿去。

唯有生人勿进是实打实的真相。白黎在人际交往这方面着实寡淡。她跟谁都不生分,有人邀便能你一言我一语地共进一餐饭,不离群索居不受人排挤。偏偏也跟谁都不热乎,除了打小一块儿长大的林浅,谁也没和她交过心。

“不是最对胃口的人,总懒得和他们多应酬,面子上过得去也就行了。”

白黎是这样跟林浅解释的,得来对方“切切切切切”一连串不停,指着电脑屏幕问:“那这个呢?总称得上志同道合吧?倒也没见你要和人家一拍即合啊。”

打开的网页上是一名网翻圈人士的个人主页,简介里的爱好选歌的品位同白黎颇相符。白黎发在博客里的歌词每一首下面都有这位的评价和求授权,但白黎一条都没回复过。

类似的情况不止这一个。平心而论此时白黎的词已经写出些门道了。初中养起的爱好,一本一分钱硬币厚的窄长本子,两三面一首歌词,到高中也给她写掉大半本。开头那几页是连白黎自己都不肯多看的黑历史,到后面渐入佳境,文字阅历都积累起来,余韵无穷的好句和构思精巧的秒篇都不再是昙花一现。

但网络上各类同好求勾搭策划求授权的消息白黎都是不回的。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想着放几天再说放几天再说,放久了就懒得回。

每次打开收件箱都被撩起一串若有若无的期望和冲动火星,踌躇一会儿发现助燃剂不够劲儿,火星啪的一声熄得干脆。

“乐意开口跟你要授权的多半是热情和善志趣相投的,能有多难相与?你怎么就狠不下决心好好治治你这社交困难症。”林浅恨铁不成钢,奈何白黎开启我行我素模式时,任谁都不是她的对手。

这就跟她身为轮回粉丝身居轮回主场,年年主场观赛却从未堵过偶像要过签名求过合影是一个道理。嫌麻烦不好意思是多么万金油一般的理由,要用的时候直接甩出去,连多余的解释都不用给。

其实心里还是胆怯的吧,怕不慎出丑?怕令人失望?

俗话说,距离产生美。《爱莲说》里有句差不多可以作此理解的话怎么说的来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白黎觉着以自己讷讷的性子,处起朋友来就是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人,近了就无趣了。

哦对,直接参与了她人格塑造历程的林浅除外。

“别扭。”白黎皱皱眉,挥挥手把林浅从电脑前面赶开了去。

 

“联盟翻译部的工作怎么样?同事间相处还好吗?”

袁岚这话问得倒像白黎娘亲,不过也是闺蜜之间的正常关心。认识她和江沁后白黎的秉性没多大改变,对外依旧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并奇迹般做到不影响人缘风评。但职场毕竟跟学校不同,大家各怀心思。即便荣耀联盟总部的翻译工作性质简单,人际原则依旧免不了复杂许多。

“老样子,没什么不好的,也没什么好的。”怕袁岚多心,白黎又补了一句。“最近跟同办公室的姑娘一道多吃了几顿饭,妹子小周痴汉,还算能聊聊。”

“那就好。”袁岚将第一锅饺子沥了水铺开。白黎说完话沉默了半晌,在她正准备把盘子端出去时忽然开口问:“你呢?艺术系讲师不好当吧?”

袁岚站在厨房门口欣慰地笑笑:“专业课带得挺顺手,公选课嘛……非专业的学生你懂的。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选的路不是。”

 

“没想到……你高中真的考虑过专心学理呀?”

427琴房中的某个午后,江沁跟袁岚倾诉完自己文理分科后摸底考试的黑历史,得到对方“决定艺考前我一直在理科班当乖宝宝”的分享时,惊讶得差点把手头的乐谱掉到地上。

“你也总说我逻辑过头啊。”袁岚淡淡一笑,“相比之下,还是医学院高材生高中物理险未及格这个消息更令人吃惊些。”

“我只是说你在艺术系里显得比较理科而已,行事风格啊自我规划啊什么的。”江沁无辜道。“谁想得到你居然……”

“学过理而且成绩不差?不瞒你说,我可不比你决断,文理之间毫不犹豫就选了理,当年可是着实纠结了一阵。”

“最后决定一切为了梦想,对吧?”江沁贼兮兮地笑。“艺考水准的理科生,和险些学理的艺术生,改天该介绍你和浅浅认识下。”

“你啊,”袁岚一指头戳上江沁脑门,“眼睛,”她手指往下移,“嘴巴,”捏捏嘴角,接着在心口处点了点,“还有心,都太毒!”

她看着江沁做出被戳瘪了的气球一样泄下气的可怜样,终是没忍心机修补刀:“是是是,江大部长英明,”袁岚两手一张拢住江沁肩膀,从江沁手上抽出谱子摆上乐谱架,“一切为了梦想。”

文科分科一个月后袁岚找到班主任坦承了自己参加音乐类艺考的决定。班主任大惊失色之下语重心长地嘀咕了她一个多小时,中心思想就是你成绩不难看努把力考个好大学不成问题何苦为难自己去挤艺考的独木桥。身材本就比同龄人高上一截的少女长发一甩站得笔直,下巴抬得高高的,露出修长优美的颈部线条,话音出口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从心所欲选择未来是我的权利,我不愿简简单单地去做一道权衡利弊的优选题。”

十六岁时袁岚日后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高华气度已初见端倪,短短一句话硬是在师长面前说出了睥睨天下不容置喙的意味。气势威压一到,班主任便知自己奈何不了她,摆着手说那好那好,艺考的话文化课也很重要,既然你心意已决,老师祝你成功。

袁岚深深鞠了一躬,昂首阔步地走出了办公室。

她何尝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意味着怎样的披荆斩棘翻山越岭,没日没夜地练琴不说正常课业也不能全丢。但她想,人生总要为自己博一回。

这个说法着实老气横秋了些,然而道理摆在那儿。想迈的步子,总归要自己去迈的。

而当小提琴架在她的肩膀上,多难多远她都有勇气走下去。

 

白黎埋头给配好的肉馅调味,油盐黄酒倒过后小心翼翼地拈了一小撮白砂糖往里撒。袁岚见了推开她的手,从糖罐子里挖了一满勺就往大碗里抖。“喜欢吃甜的就多加点,我们又不是一丁点儿糖都不能沾。”

“够了够了,加多了也不好吃。”白黎赶忙去拦,筷子头沾着舔了舔,补了一小勺黄酒进去,拿了双筷子开始拌。

就好比袁岚和江沁老往琴房里凑,江沁和林浅实验室趣闻说不完,而林浅和袁岚的日常又离不开各式各样的小饰品。白黎和袁岚待在一起,吃永远是一大主题。

 

两枚吃货大三那年的相识充满了意外与巧合。

第十一赛季国际选手交流会的学生志愿者培训开课仪式卡在白黎最后一门专业课考试后举行。通知到得突然,白黎将近十二点才考完试,午饭都来不及吃便往另一个校区赶。

她气喘吁吁地从后门奔进教室,在后排随意找个空位。正逢袁岚给前排即将上台讲话的江沁打了气回来,和白黎对视,在她身边的位置坐定,从包里抽出一盒吃食打开。

正是白黎最喜欢那家咖啡店的鲜奶油松饼。

吃货如她当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空空的胃袋有蠢蠢欲动蠕动不安的趋势。

下一秒就有双手把松饼盒子推到她面前来。袁岚取下耳机和善地问她:“要一起吃吗?”

白黎愣着,完全不明白这搭讪因何而起。袁岚歪着头冲她扬了扬手机,亮出和白黎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所显示的一模一样的内容。

一首歌词。

一首白黎写的歌词。

一首白黎发到过博客上的歌词。

一首白黎刚刚开着手机WPS里的原稿正在修改的歌词

“这……方便吗?”

白黎下意识避开了歌词的问题,指着盒子里仅有的一对刀叉问。袁岚进退得宜:“你先吃吧。这是朋友给的,我一个人也吃不下,等会儿没关系的。”

“而且……我很想认识一下《离人歌》的作者,不知行歌太太赏不赏这个脸面?”

杖黎行歌是白黎发歌词用的博客名。这一句出来她憋得脸都红了,说话也忘了过脑子。“没有啦,不算什么太太,我……”

“《致你》我也很喜欢的,还自己谱过一小段曲,你不介意吧?”袁岚温和地说。“艺术院演奏系袁岚,请多指教。”

“啊……外院英语系,白黎。”白黎感到自己冷静了些,好像面前这名女生言行举止都透着神奇的安抚人心的味道。“很高兴认识你。谢谢,那个……”她抿紧嘴唇,一口气把停在喉咙口的话说出来:“你为《致你》谱的曲,有机会可以让我听听吗?”

袁岚说话的风格循循善诱,白黎难得跟人聊天觉得自在畅快有话说,自然是开心的。兼之都是荣耀迷,如此几天下来日日作伴,交情就深了。

袁岚有在网翻圈做音乐的同学,她自己也有个账号,发一些即兴的小提琴演奏录音之类的。三次元的接触相比隔着网络的二次元更令人难以抗拒。白黎翻着自己用了六七年的写词本,心里那把星星之火不自觉间缓缓燃烧起来。

“呐,我说,”长达半个多月的培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白黎终于决定了对袁岚说,“我们来给荣耀选手们写首歌吧。”

 

“小黎?绞好的肉还有吗?”

袁岚从客厅走进来,手机还抓在手里,脸上混合着果不其然和无奈的神色。

“乐乐和大孙今晚过来。”

“他们俩不是刚从欧洲度蜜月回来么……”白黎无语。“也好,晚上给王队送点儿去。”

“那可得多准备些。”袁岚接过拌好的馅继续包饺子。正说着,白黎的手机也响了一声,这次是快递公司的派送短信。“小周小江寄来的?”袁岚凑过去一看,问道。

“嗯,大概是桂花芝麻汤圆和猪油年糕吧。”

白黎从冰箱里拿出肉糜化冻,解了围裙准备去换衣服。“你先忙着,我去拿包裹。”

“外套裹好啊,小心冻着。”

“知道啦!”

 

最初只是个试探性的想法,白黎本不料她们真的能把《心火》的企划完成。

江沁和林浅相继加入后真实感日渐加深。白黎想,原来有的事成与不成,真的只在于这一步有没有走出去而已。

她搬着箱子出门卫室时碰上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孙哲平二话不说把沉甸甸的箱子扛到自己肩上。张佳乐神神秘秘地把手上的东西一晃,正是她在国内四处都买不到的英文专著。

她多么庆幸袁岚带着她走出了这一步,让那些有朝一日,都变成了今时今日。

-Fin-


迟来的冬至礼物奉上~说是前传二,其实叙述方式更像后传了。

标题来自我三次元男神Chris Pine的同名歌,具体含义意会即可,一板一眼翻译的话我也翻不好。

懒得想新的歌词名,文中除了心火是完结篇中已有的之外,离人歌【】和致你【】都是我自己写的歌词……【来人啊这人植入广告】

如愿在文中体现了关于妹子们的很多私设,写的好开心~

相比前传一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线和成长情节,篇幅稍短,也更轻松。其实在四个妹子里袁岚无疑是性格最成熟的一个,白黎总体来说也很靠谱,交际困难毕竟是隐形属性,不像林浅江沁那么鲜明,有文章可以做。

不多说啦,P&C扫尾工作完成三分之一。周末该有空把江周篇番外搞出来啦~

评论
热度(2)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