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三国/策瑜】碎风(章一)

我昨晚居然真的写了一半趴床上睡着了……

大概是大写的OOC,一直觉得很多同人里都督太弱气了,其实他也是火一样的少年中的一个啊。一边写一边想要把都督写得霸气点,结果还是……莫名写出了一种长嫂如母的感觉。【被抽飞

嘛第一章没有权逊和卧龙凤雏什么事儿,这时候他们都还太小,太小……

当年做过的考据自己都快忘干净了,好不容易弄出个开头,接下来得赶紧的温三国志。

围棋相关都是瞎掰扯,基本来自于幼时学棋的稀薄记忆和最近温的一点点棋魂。

以上。




碎风


章一·桃花欲谢恐难禁


“黑子左右逢源,白龙气脉断绝。”周瑜洒然一笑,将拈在指间将落未落的棋子撂入竹篓。“是瑜输了。义兄棋艺高超,瑜心服口服。”

“啧,你今天心情不好?”孙策倾身过去,不耐烦地从周瑜那儿挑起一子落在棋盘一角,活了右下角一小片白棋。“放在往日非要跟我大战三百回合才够,哪有这就投子认输的道理。”

说着话,棋盘侧边孙策已然握住了周瑜的五指。周瑜摇摇头,也到孙策棋篓中取了一子,干脆利落地彻底堵死了白子的活路。

“放在往日,一炷香前我该中盘告负,哪能与你下到近三百手。”

口中反驳,周瑜手上也没闲着,腕上巧劲一转,便从孙策的掌中脱了开去。孙策反应快,反手竟用了擒拿的姿势,准准扣住周瑜的手腕,攥着便把人往自己怀里带。

周瑜情急之下拧身擦过几案的尖角,避无可避地跌在孙策胸前,却还记着伸手垫在罪魁祸首的后脑勺下头,免得一冲之下,撞傻了江东双璧之一聪明跳脱的脑袋。

春日里舒城郊外打马风流的一对红衣少年郎这会儿俱是一身缟素,雪白的衣袂交叠在一块儿。周瑜宽大的袖口拂过檀木棋盘的盘面,叮咚带下一串云子,在及踝草地上四散滚落。

孙策一双手臂紧紧箍在周瑜腰际,任对方掐了好几把也不松开。


孙坚的牌位已在舒城孙家大堂里摆了三日。头一天故旧家臣上门祭奠,孙策往来迎客,倒是撑出了一家之主的心性气势。待到暮色昏昏,人影疏落,孙策步履沉沉迈进灵堂,那一转身,便褪去了年少意气较之于英姿风华,多余出的些许神采。

周瑜见孙策在大堂正中端然跪下,心下主意已定。他阔步上前,袍服一挥,与孙策并肩跪下。

“义兄此刻要立什么誓,发什么愿,都有瑜一份在内。义兄总有一日要除黄祖,收荆州,领江东,进西川,瑜定跟随左右,生死不离。”

话语掷地砸出肉眼看不见的坑。孙策紧紧抿了一日的嘴唇,终于缓出些柔和心安的弧度。

此后他仍将是美姿颜,好笑语的江东孙郎,亦将是阔达听受,善于用人的孙家新主。但那个在舒城河边射柳折桃,佻达疏狂的无忧少年,只会属于周瑜一人了。

孙贲扶灵西归,孙策即刻便要奔赴曲阿料理孙坚后事,定下了次日启程。这几日周瑜见他悲痛难消却不消沉,连带着年幼早慧的孙权也愈发显出些稳重妥帖,因此倒不甚担心。

“有话快说。”他一把将孙策带着,直起身来,挑眉砸了孙策一拳。孙策龇牙咧嘴地放开他,揉着肩迎着周瑜眯起的双眸上扬的下巴,硬生生把赶到嘴边儿的“谋杀亲夫”改成了“谋杀亲兄”。

“安葬了父亲回来,我想举家迁往江都。”

“江东局势浑水一片,先待在江北从旁观望一段时间也好。”周瑜从孙策腿上起开,摆正姿势重新坐好。“左右你我这一年也结交了不少江淮士大夫,换个地方把孝期守着、扩些人脉,何乐而不为?”

孙策仰头大笑一声,引得周瑜神情更为笃定。“我就知道,你我之间不必多说!”孙策侧身与周瑜挨得近些,一只手仍搁到他腰上去。“我去曲阿安葬父亲,权儿还不大晓事,家里还劳你照应些。”

“却要你来多说一句没用的。”周瑜理所当然。“权儿也不小了。我看这孩子心里清明得紧,过几年该早些丢出去历练历练。”

“男儿志在自四方,本也不准备把他圈在家里。”

能说的家事国事天下事几句话说尽了,不必说的归期约期与将来都储在心里。两个人松了相拥的怀抱收拾码在园中桃花树下的杂乱棋盘,归纳棋子前先费了一番功夫拨开盘面上零落狼藉的胭脂色花瓣。

一阵风扫过,鼻腔里落入些许甜腻残香。

人间四月,芳菲将尽。

-tbc-

评论(2)
热度(19)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