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喻黄】春天开在二十六年

情人节贺文,甜!千万务必不要被同名BGM虐杀众生的背景故事欺骗了,本文内容跟三国没有半点关系【当然这并不能改变我爱策哥爱策瑜的本性】

BGM:山猫-《春天开在二十六年》

遵照原著时间线,文内时间为2033年2月14日,阴历正月十五。



G市的春天来得一向很早。

蓝雨几年前就搬进了城郊的俱乐部新址。上下铺的双人宿舍换成了单间,转起来吱呀乱叫的吊扇让位于大功率中央空调。正式队员住在一楼,窗棂上攀着新长起的爬墙虎,窗外隐约可见常年郁郁青青的一角花坛。

第十一赛季的头一簇迎春花开得比往年更提前些。黄少天年节上在家过了几天逍遥自在的日子,迫不及待地约了喻文州回俱乐部度元宵。

俱乐部里人气不旺,除了基本工作人员以外鲜有旁人。黄少天刷脸过了门禁,一路往里走。

“喂队长?我看到短信就赶紧给你回电话了你快别出门了,我正站在宿舍楼下呢不用接了啊。都怪我妈说好的咱俩在蓝雨过元宵她非要让我中午吃了饭再走。你那边吵吵嚷嚷的在说什么?经理找你有事?没关系没关系你忙你的我等会儿去你房间找你。今晚咱们吃食堂还是下饭店?哦哦好的见面再说。那就这样啊你快去吧我进房间了啊。队长拜拜!”

他把手机塞进口袋,重重深吸一口气,单手提着箱子噔噔噔爬上宿舍楼门口的台阶。心脏在胸腔中跳动,发出清晰可闻的扑通声,明显快于正常速率。

过年回家时他没有开车。春节期间出租车也难打,黄少天赶在G市例行的堵车时段前,乘地铁转公交,穿越了大半个城市,

回到与喻文州近在咫尺的地方。赴一个由他提出的,某种程度上心怀鬼胎的约。

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见到某个人,趁着此时此刻,某个日子尚未过去。

 

行李箱里没有多少物件,几件衣服些许年货堪堪装个半满,往房里一丢还叮铃哐啷地响两声。黄少天草草收拾了一下,兴冲冲地冲到喻文州虚掩的房门前,想也不想就一把推了开来。

洞开的门扉带起一小阵风,看得见积了大半个冬休的灰尘在阳光下翩翩起舞。

他还记得那个他和喻文州多年同寝岁月宣告终结的夏天。搬家公司的大卡车在旧蓝雨昔年傲世群楼威风八面而今风吹雨打颇显磕碜的老楼下停着,发动机轰隆隆地响彻整个院落。他们背靠背坐在宿舍地砖上,杂物乱七八糟摊了一地。

两个人的生活用品早混得不分彼此。他们半真半假地分家良久,无果,索性囫囵打包丢了大半,趁机换一批新的。

那是第七赛季的事,喻文州的战术笔记本已经攒到了No.46,高高的三大摞,占了半个纸箱。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慢吞吞地把最后一箱东西拖到门口。前头喻文州正好回顾,额上亮晶晶的汗水,眸中亮晶晶的眼神,嘴角亮晶晶的温文笑意。

黄少天突然便懊恼起来。床铺到门口的距离那么短,小步几秒就迈过。纵然有满载的收纳箱做掩护,也只够他拖延片刻,多看寥寥数眼。

当时不过一瞬间的惊觉。原来他喜欢上喻文州的两年不长不短,却也在不知不觉间溜过了身侧。

新宿舍进门右手边是独卫,廊侧的墙是他们一道请人来刷的,各自帮对方挑了颜色。黄少天蹲在涂料桶旁边嘴皮子翻飞,让师傅把颜色调淡些,再淡些,最终定下一种介于青空与浅海之间的蓝。而喻文州翻开他资料夹的某一页,拈出一片嫩黄色的压花书签。

就这个颜色,柔一点浅一点。

他胸口一颤,心脏如痉挛一般抖了一抖。

春天里外出踏青时喻文州特意摘回的迎春花,绝大多数用作插枝,放在了黄少天桌前。余下的花瓣在书里压了不到四个月,色泽尚且新鲜。

他有无数理由让自己相信,对于喻文州,黄少天是不无特别的。而机会主义者独到的机敏之处在于,不论是否涉及爱情,“特别”的成立都不会与之相悖。

时隔四年,黄少天每每看到自己选定的墙色,依旧颇负自得。温柔的蓝色蒙了细细暗尘,仍然沉静深邃如喻文州其人。

入口的墙上挂着第六赛季的两张冠军合影。一张正儿八经拍给媒体,一张兵荒马乱留作私藏。前一张里六个人捧着奖杯围成半圆,憋着兴奋露着骄傲摆出个像模像样的pose。后一张里群魔乱舞,奖牌都挂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的身上,而黄少天挂在喻文州身上。

真可惜,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第二个次机会,在镜头面前这样明目张胆、名正言顺地占便宜了。

床铺平整不起褶皱,行李箱立在衣柜旁,想来喻文州也是刚到没多久。在喻文州房里黄少天从来不当自己是外人,反手关门便进了屋,熟门熟路地走到喻文州书桌前。

桌面布局没多大改变。成套的键盘和鼠标,他们一起挑的。剑与诅咒的桌垫,粉丝成对送的。冬天买的风信子抽了五厘米高的绿芽,瓶子颈口挂着的吊牌上空无一字——他们总说要替它取个名字,但一直欠着。

装零食的藤编小篮子被从桌角拉到了正中,柠檬夹心苏打被细心翻到零食堆表面来。热水瓶里刚开的水还烫手,小玻璃杯泡好的普洱茶热气腾腾余温未尽。

没有短信没有字条,但黄少天就是知道,这都是喻文州准备给他的。

中午在家里被塞得撑了,这会儿黄少天并不很饿,吸油且清肠的普洱倒是正合心意。他对茶叶仅有的一点儿兼容度都是喻文州培养出来的。喻文州自己坐拥通宵都不见黑眼圈的开挂体质,却每晚监督黄少天不许熬通宵、以茶代咖啡。

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只要是喻文州出手,就往哪儿捏都是黄少天的死穴。一想到是队长亲手泡的茶,再苦也能把它喝下去。

喻文州的手骨肉匀停,职业习惯的缘故保养得宜,飚手速以外的事情样样拿得起放得下。黄少天想着那双手持着锥子的撬茶饼的模样。从茶饼中央挑下的茶叶片片修长完整,堆在杯底薄薄一小层,泡出来的苦味恰好是他能咽得下口的程度。

光是脑补就觉得美不胜收的场景,沉沦也沉沦得理直气壮。

他抱着茶杯在喻文州的转椅上,左一转右一转地做周期运动,目光在房间内来回扫动。玻璃不隔热,茶水捂得手掌心里出了薄汗,雾气氤氲着的把心也挤满。

刺啦一声。

他脚尖着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喻文州房间构造他太熟悉了,以至于几眼便知细微处的改变。床头柜上多了个他从未见过的木质相框,四个边角的地方顺沿着原木的纹路,刻出圈圈缠绕的藤萝花枝。

距离略远,他看不清那照片上是什么。但一瞥便知是出自于喻文州高于常人的品味的、雅致精美的相框,还是让他心中下意识间警铃大作。

甚至来不及纠结装在相框中的人可能是何方神圣,直觉就已操控着他,往那悲喜未知的潘多拉魔盒前走去。

如果在这个日子被宣告暗恋无疾而终,那可真是衰爆了。

视线接近到足以辨认照片上可能出现的面孔之前,黄少天不无自嘲地暗想。


在不算很久的从前,当话唠还不是剑圣、手残只能算半只心脏的时候,由魏琛主持的蓝雨训练营会议上经常瞌睡一片。

平心而论,魏琛讲解战术计划的风格严肃活泼引人入胜。但除此之外的训练安排,除了交代零丁一点儿正事之外,完全可以总结为吹牛扯皮喷叶修。等到队长讲完了换经理上,鼓励的话语一成不变,更是无聊。

一次两次还好,长此以往,如何指望训练营里这群拔尖儿的孩子们不犯困。

喻文州与黄少天也不例外。

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后来他们一路开会开到联盟总部,在冯宪君长篇大论的摧残下黄少天倒也看过几次喻文州很是规矩的犯困姿势。倒也不能说是全无亮点——如果睡着时总是伏在草稿纸上手握一支笔能勉强算作亮点的话。

哦对,喻文州没有专门的会议记录本,向来用A4纸写了放进文件夹里,多少算是个怪癖。

他们俩早年的关系并不像传言中那么僵硬生分。毕竟是室友朝夕相处,能打招呼能聊天,赶得巧了凑对饭友,算交情平平的朋友。几期淘汰下来,即便喻文州次次涉险过关,多少也让黄少天觉得这个手速慢到不能忍的学员,大概确有其特别之处。至于那几句少年意气的“吊车尾”,一笑了之罢了。

青春期男生的友情模式,大多是互挖黑历史的损友,他们未能免俗。只不过被抓到把柄还浑然不觉的永远是黄少天,喻文州总是扮演散会之后好整以暇把人戳醒的角色。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对喻文州那本蓝色硬壳儿的战术记录本惊鸿一瞥,才发现——

“我去喻文州你什么时候画的这些东西!看不出来你画工不错啊!诶不对不对不对!重点是你居然画我睡着流口水的Q版!开会的时候你不是一样也打瞌睡的吗?!不公平啊为什么你每次都醒得比我早!!!”

“大概是因为很容易被吵醒?再说这样画出来很可爱啊~”

“不要解释了不要以为你手握黑历史像只笑面狐狸一样看着我就能让我下次竞技场让你两盘!顶多一盘!就一盘!”

“既然少天这么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话算话!禁止外传!未来剑圣的英名怎么能……你那样笑又是什么意思?等等不对……喻文州你居然诓我!”

在少年相识的戏码中,这是个毫无新意却甘醇美好的经典桥段。


黄少天呆立在床头柜前,双颊一阵一阵地发烫。本就不甚安稳的心跳仿佛乘上过山车,一时间直入云霄,一时间自由落体,最后乘上轻盈纤细的贡多拉,在一派温柔甜蜜的水世界里摇荡。

那相框里面,哪是什么相片呢。

大大小小尺寸不同的小纸片,边角剪裁得整整齐齐,严丝合缝地凭借填满了相框的全部空间。而每一张纸片上,颤抖的沉稳的,笨拙的潇洒的,都写着同样的两个字。

少天。

他终于发现了自己错过多年的喻文州开会时的秘密。他知道喻文州睡得浅,但不知道他半梦半醒间会拿着笔在纸上写字,动作很小,微不可查。喻文州的涂鸦分为两个部分,他始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而必然的,迷糊的部分较之于清醒的部分,反映出更真实的人心。

当梦呓被付诸纸笔,眷眷情深的画卷铺开了其鸿篇巨制的一角麟毛。

黄少天如释重负地笑起来,快步转身,奔回自己的房间。

拖了4天的礼物,今天可以成功送出去了。


喻文州回来得比预想中要晚,晚到足够让黄少天抱着未拆封的礼物和即将送出的心情,窝在他宿舍窗前的沙发椅上补一场好眠。

早春暖洋洋的午后阳光透过纤嫩的迎春花瓣,绕过爬墙虎柔软的翠色,包裹着剑圣沉睡的脸庞。脚步声惊得他睁开眼睛,眸中瞬间盛入整个世界的光。

“队长!”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进喻文州怀里,笑眼迷蒙,眸与唇都弯成一条缝。“队长你故意的!”

“唔?我做什么了?”

喻文州意思意思配合着装傻,黄少天不管他,接着自己的话头说:“箱子和包都没收拾,相框是你特地放在床头的。”

“嗯。是我故意的。”喻文州收了收胳膊,把黄少天抱得紧些。“那少天借口元宵节,2月14号把我约回俱乐部,是不是也是故意的?”

“天时地利人和,不表白岂不是辜负了我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的名声!”

黄少天说着把巧克力举到面前。“喏,生日礼物情人节礼物,都在这儿了。啊不不不当然不止这个。”

他把巧克力往床上一扔,嘴唇往喻文州嘴角上一碰,“还有这个。”脑袋往喻文州怀里一埋,“还有这个,换你从今往后所有的生日独占权,够不够?”

“够。”喻文州话里有些感叹,有些颤抖。

“换我几辈子都够。”


那是他们二十六岁那年的春天。蓝雨宿舍墙外的爬墙虎蹿高了小一米,迎春花的花期分外漫长。

春光正好。

-END-


撸完贺文神清气爽。

昨晚去看午夜场电影,回家刷到了落哥的索夜图,吃下了方王官方惊天巨糖,整个人都要飞到天上去啦!

然后早上,方王的太太们纷纷开了点文!

有官方如此!有太太如此!要我何用!【狂喜乱舞语无伦次】

然而身为庙粉的我,心中依然惦记着我庙那愈演愈烈的贵乱【手黄再。

所以元宵节有人想看之前P&C系列背景的方王小短篇咩~姑娘们教方神怎么包汤圆给杰西卡什么的~

评论(6)
热度(32)
  1. 略略略霁光浮瓦 转载了此文字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