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花】光年轮转(二·上)

我我我大半个月来一直没有更我错了!一开始是因为年前忙,后来是因为过年懒,再后来是因为年后卡文……

另外这里纠个错,之前提到的类似于iPad的东西,它叫做PADD不是pad,是我给记错了。

关于本章中出现的小林丸号测试,资料及原作相关看这里:【戳】

另外因为最近被咸鱼大大的《不想说话》里的林方虐了个爽,这次写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刷了大概三段的甜甜的林方……蹭个tag。

必然有二下,说不定有二中……

前文链接:





“舵手日志,星际联盟中校张佳乐,星历2030年9月28日。”

“根据联盟与罗慕兰帝国协定边界处传回的影像,一个月来,数架罗慕兰搜查舰于中立区边缘频繁活动。4号卫星前哨站传来紧急通讯后,霸图号被派往中立区,任务内容包括震慑与必要的应对。”

“航行状况汇报:轮机室设备状态良好,脉冲动力充足,可以随时调用。现行速度曲速5,未曾偏离航线,预计两个太阳日内到达目的地。”

“录入结束。日志保存。”

张佳乐摁灭PADD的屏幕,放松身子平躺在床上。他依照张新杰的嘱托,在结束执勤后去轮机室主持了一下动力室的维护工作,这才得空回宿舍整理航行日志并开始休息。与他同值α班次的核心成员大都也进入了轮休状态,张新杰则留守舰桥主持大局。

近千名船员在偌大的霸图号中穿梭来去,有条不紊,张弛有度。这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的信仰。每一位深谙指挥艺术的舰长,都必然对这样的情景心怀敬畏。

“嘿,怎么不录私人日志了?”

百花缭乱的声音蹦跳在舱房的空气中,活泼而轻快。张佳乐吐吐舌头,翻了个身拱进被子里。

“记些什么?本次任务地点三年前曾发生过重大异变,前百花号舰长孙哲平失踪,大副张佳乐两年后因伤暂时退出星际舰队疗养?还是小宋设定目的地坐标时整个舰桥都像看定时炸弹一样地看着我,好像我随时都会精神失控需要张新杰用瓦肯神经掐把我弄昏抬到医疗港打镇定剂?”

他把头埋在枕头里,说话因此而显得闷闷的,语气却一派太平,甚至于尾音上翘带些调侃。“唉你不许去跟落花打小报告啊……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乍一下听到那个坐标我的确挺难过的……好吧也挺想他的。”张佳乐在电子合成的嗤笑声中猛地一转,仰面朝上朝着看不到实体的AI翻了个白眼。

“但要是一蹶不振或者歇斯底里,大孙回来非笑死我不可。”

百花缭乱不接话了。自家机变毒舌的AI难得有说不出话的时候,张佳乐等了一会儿自觉无聊,被窝一拉准备睡个晚午觉。

房中温度不复初夏似的微热。张佳乐半条胳膊搁在被子外面,中指上暗色的戒指竟不反光。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在林敬言第一次参加小林丸号测试的时候认识的。学院的规定允许学员自行挑选测试中搭档的舰桥成员,于是他们分别作为林敬言的同寝好友和选修课同桌,友情客串舵手与科学官。

那次并无例外以失败告终的模拟测试后来被一众损友戏称为林敬言人生的重大转折——领航员的位置事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就在方士谦将医学系领章一摘意图放飞自我之际,毛遂自荐的方锐出现了。

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学弟异乎常人的操作速度和分析能力给了全场高材生一个惊喜。数年后呼啸战舰以其独树一帜的游击作战方式活跃于贝塔6C星系的战场上,当年在场的知情人对此皆笑而不言。

话归正题。

林敬言当时的成绩创下了测试开始一小时内最高存活率的纪录。当然,叶修这个绝无仅有的测试成功者除外。一同搭档参加测试的自来熟们哪讲什么严肃或生疏,纷纷在模拟舱内本相毕露。

此前或多或少受到过该变态测试摧残的众人把林敬言扑在控制台上,一边欢呼一边蹂躏。张佳乐应景地奔上前,配合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民群众把“仰慕林敬言大大已久”的方锐揉到了林学长怀里。

短暂而有所克制的现场庆祝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船坞酒吧杀去。傍晚时分星际学院里零星亮起了灯。北半球夏季将至,晚风中还残留着暮春的最后一丝凉意。

张佳乐慢悠悠落在了大部队后面,在一不做二不休出去浪一晚上和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回去做功课之间纠结不已。

一会儿功夫而已,足够他被伺机而动,或者说心怀鬼胎的孙哲平堵个正着。

“前面闹得那么开心,不跟上去?”

张佳乐给惊着了,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搭讪还是普通的问候。正巧脑内做着选择题呢,下意识就选了大概能尽早结束对话的选项。

“啊……我不跟你们继续玩儿了,社会学报告还没写完。”

“那正巧,我也不想去。”孙哲平耸耸肩,从单肩包里抽出PADD:“一起回宿舍?我给老林发个消息。”

张佳乐依旧处在当机状态,直到孙哲平收起PADD给了他一肘子:“张佳乐?”

“啊?”

“你发射炮火的方式,很特别。”

“对吧对吧?自己研究出来的,交互发射是不是特别霸气!”

张佳乐立刻兴奋起来。他一向嫌弃星舰的相位炮炮口只能靠移动舰身进行瞄准和移位的缺憾,奈何相位炮装置质量太过巨大、精密度要求太高,目前没有任何已知材料的承重力能达到制作轴承的要求。

但舵手在操纵武器的同时,也负责调控航向,这就给了张佳乐职业素质拔群的角色以自由发挥的空间。不过经历了几次模拟室中的舰身颠簸,张佳乐就摸索出了门道,能将一发相位炮打出十几发的视觉效果。虽然破坏力方面必然会出现相应的削弱,用于掩护和迷惑却是再好不过。更何况,哪一艘舰船上会仅仅配备单一相位炮的发射系统呢?

明明是风骚多过霸气吧?孙哲平暗自腹诽。

“右手发射相位炮的同时,左手不断微调星舰方向。你能在测试时自动飞行系统故障、全靠舵手手动驾驶的环境下保证星舰平稳移动,很了不起。”

“是啊,不过你也不赖。”张佳乐越发兴致盎然,蹦跶着攀上孙哲平的肩。“第二轮攻击时敌舰阵型的那个空当,你反应未免太快了吧?居然在脉冲动力还剩40%就提议发动自杀式攻击,真亏你想得出来。”

“护盾都没了,剩下这40%的脉冲动力就算全用于撤退,多半来不及进入曲速就会被打成筛子。拼死一搏剿灭敌舰的话,只要维生系统不被损坏,至少还能等待救援。”孙哲平一双大手一摊:“但是你看,系统总会在你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时,让更多的克林贡猛禽舰从四面八方冒出来。”

这句话不知怎么就戳了张佳乐笑点,前一秒还滔滔不绝的人突然笑得前仰后合气都喘不平。孙哲平拍着张佳乐的背给他顺气,瞧着那张神采奕奕的侧脸,眼睛浅浅眯成一条缝。

“话说回来,我申请了下个月那场小林丸号测试的名额。”

张佳乐直起身子,似乎猜到了孙哲平接下来的话题。心里隐隐的莫名的期待折射到脸上,化作闪闪发光的眼神。

“我觉得你技术不错,要不要来当我的大副?”

-TBC-

评论(4)
热度(32)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