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花】光年轮转(二·中)

本来想赶在乐乐生日那天来一更,结果卡文是会呼吸的痛。以及果然被我搞出了个中。

然而谁知道会不会有中二呢?

依旧偷刷林方蹭tag。二下大概会高能。

前文链接:二·上




张佳乐做了一个梦。

成排的蕨类树木,万里无云的蔚蓝晴空。护旗队站成三列,礼炮轰鸣过九响。

他在主席台上,站在孙哲平左肩斜后方一步远,视线越过孙哲平的肩章,落向广场前黑压压的人群。兴奋与热望的情绪从包括他们俩在内的六百多人身上蒸腾,升空,有如实质地氤氲在盛夏焦灼的空气里。

孙哲平抬起右手前飞快而又细微地,把头朝张佳乐的方向偏了一偏。正巧对方的眼风也冲着他的后脑勺斜斜一扫,两个人随即双双收起了他人看来并未存在过的小动作。孙哲平张开五指,将右手重重按在了演讲台上。

演讲台的质感类似于大理石,形状有点像演出使用的乐谱架,然而更加厚重,装有感应系统的特殊材料平面构成了它的上半部分。平面上别无一字,仅仅镌刻了一艘星舰的轮廓。

他们可不是来演讲的。

随着孙哲平指纹信息的读取,那古拙笔触绘成的形象缓缓展开一场蜕变。线条渐次凌厉,细节一一浮现。越来越多的笔画在平面上寸寸延展,将经过改装的曲速推进器勾勒得更为修长。两处鱼雷发射管与三个相位炮口分别在舰身下方露出一角真容,圆形舰舱的表面则覆盖上了向心纹路。

孙哲平将身子侧向一旁。没等他的目光投过来,张佳乐便大步上前,在平面左边——与孙哲平的左手相对应的位置,摆上了自己的右手。

一片弧光掠过他们的面颊。星际舰队的标志浮现在半空,像一幅展开的画卷。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百花号刚才刻画完毕的全息影像。

它们的初始位置间隔大约一米,以庄严肃穆的姿态与速度,徐徐地向彼此靠近。

五分钟。星联总部大楼的广场上度过了鸦雀无声的五分钟。心跳声一丝不苟地为仪式过程计时。几百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平稳移动的两处影像,看着它们的距离缩短为十厘米,一厘米,一毫米……

二者终于贴合的那一刹,场地上方荡漾起一层耀眼的光幕。空中的影像里,百花号的舰身已被烙上舰队标志,代表舰队编号的数字上跃动着点点金光。

六百多人整齐划一地举起了成拳的右手。

高科技中渲染得绚丽先进的仪式瞬间变得古老而庄重。孙哲平和张佳并肩而立,连眼神都不曾传递,便分秒不差地同时开口。

附近觅食的鸽子被震彻寰宇的宣誓声惊起,从四面八方飞入淡薄的云层,翅膀扑棱着发出这片天空下唯一的活泼声响,又很快被军人们掷地有声的话音掩盖了去。

那是孙哲平和张佳乐任百花号舰长和大副的就职典礼。亦是百花号首批六百余名船员的就职典礼。

是张佳乐此生至今,最辉煌而难以忘怀的场景。

 

“我去!百花缭乱!!有你这么叫人起床的吗?!”

张佳乐抱着枕头从床上蹦跶起来。他绑起来的头发睡前没拆,乱糟糟趴在背后,房间里还播放着他在百花号首夺军演亚军的庆祝会上放肆高歌的黑历史录音。

他忤逆的AI不紧不慢地关了录音,不紧不慢地模仿张新杰或是喻文州的瓦肯口吻回答他:“鉴于现在已经超过正常用餐时间半小时,而从呼吸频率、肌肉放松程度等各个方面判断你仍处于深度睡眠状态,为你的健康作息考虑,使用精神刺激性强且生效较快的方式喊你起床是符合逻辑的。”

今天也在和自家AI斗争的过程中完败了呢,张佳乐中校。

匆匆忙忙把自己收拾成可以见人的样子往餐厅跑,出门冲力过猛的张佳乐差点砸在略早一步走出房门、正停在他门前走廊上的林敬言身上。对方挂着一副笑眯眯宠兮兮的表情,轻轻地冲他挥挥手,压低音量复又开始对着怀里的PADD说话,斯文清秀的面孔近乎贴上显示器屏幕。

“好啦,真的不说了。你过会儿还值β班呢。”

“你这样说我很伤心啊。态度冷淡什么的,不是见了面才能具体讨论的话题么,嗯?”

“是是是方锐大大我这就去吃饭——”

林敬言关闭视讯收好PADD的当口他们正好走进电梯间,脸上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一时半会儿都卸不掉。张佳乐对着语音采集器报出餐厅所在地5号甲板后,回头调笑道:

“又跟你家方锐黏糊着呢?走在路上都不停一停?”

“哪里就‘又’黏糊着了。”林敬言失笑。“兴欣上一个任务被派去半人马座殖民地附近的小行星采集土壤样本,这会儿正在返航。趁着这两天都还闲,能多看几眼就看几眼。”

霸图号是战舰,成日炮火里来硝烟里去。兴欣号则主科考,受舰长叶修被奉入星际舰队六大未解之谜的意外事故体质影响,地勤任务伤亡率常年居高不下。林敬言和方锐一年见不到几次面,全靠视频通讯解馋。如若凑到几天重合的假期,那简直是谢天谢地的事情。

都是曾险些在阵亡名单里挂上名的人。一日复一日,且行且珍惜。

张佳乐如今的状况却连同病相怜都算不上了。孙哲平是生是死、是残是伤,他总是一无所知,也无从得知的。

最煎熬的是,命运给予的又不是干脆利落的绝望。方寸间一颗心脏沉不到底,浮沉颠簸、动荡不安,随时会升空,也随时会沦落。

思及此处他微微笑着叹了一口气。林敬言带着理解和鼓励的意味点点头,一拳碰在他的肩窝。

“放心。”他脑袋一歪,倒有些方锐的调皮影子,嘴角徘徊着属于他自己的意味深长。

“Somedaycame today. 佳期终有期。”

-TBC-


*Someday Came Today出自星际迷航电影AOS系列中饰演企业号舰长James T Kirk的Chris Pine的歌名。翻译为原创。

*林敬言大大是首席科学官啦~新杰之前提到是首席医疗官兼任大副和指挥官,再兼下去即使是瓦肯混血也不像话了>_<

*星际舰队六大未解之谜分别为:叶修的宇宙第一意外事故体质及逢凶化吉buff,喻文州身为混血瓦肯柔和异常的迷之微笑,张新杰的作息时间表,肖时钦对雷霆号轮机室的改造内容,江波涛掌握的外星语言种类数,以及王杰希的迷之混血组成。

*没错儿啦其实就是心脏4+2。

评论(3)
热度(26)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