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花】光年轮转(二·下)

觉得自己一直在下意识地回避对大孙失踪事件的直接描写。本来准备在二里写完的往事就这样拖进了三。心情异常复杂。

以及,昨天晚上手抖删了高铁上写好的1300字草稿时,我的内心完全是崩溃的……

好啦好啦,整理心情,虽然迟了一天,还是对自己说一句20岁生日快乐。

二·中最后一段有大修,一起放在这里。

前文链接:二·上二·中





由于不是正点用餐,餐厅的人流与平常相较略为稀少。他俩一出电梯,迎面碰上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两名最高指挥官步履匆匆,只同他们简单致意,便马不停蹄地往电梯间里走去。

“这是玩儿的哪一出?”张佳乐心下奇怪,于拐弯处悄悄回首一瞥,却发现韩张二人站在电梯里平视前方,两道视线不偏不倚地打在他后背上,盯得他心里一凉。“卧槽老林我们赶快走,我说我怎么莫名其妙觉着瘆得慌……”

张佳乐就这样嘀咕到他们从复制机前端着食物到餐桌边坐好还不罢休,一时间仿佛黄少天附身。林敬言数次打断无果,只得听他口舌不停地叨叨到够。

终于,张佳乐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口齿不清地开启了新话题。

 “对了,上次让你帮忙做的霸图号武器系统最高载荷量的评估,结果怎么样?”

 “非常好,好得令人吃惊。各项指标都是顶级的。以现在的配置,能达到的最大输出强度只到理论最大值的三分之二。”

“棒呆了!”张佳乐把手一拍,甩了甩脑后小辫子。“我回去就给老韩写申请!”

林敬言目瞪口呆:“不是吧?你真要改造轮机室?”

“放心啦改接几根J氏管而已,加大输出,我用着顺手。”张佳乐说着抽出PADD比划给他看。“这样,这样,再这样。总部那帮老头子批得快的话,这次任务回程路上就弄。武器系统平时又不用,绝对不祸害正常航行。”

似乎的确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林敬言本着科学官的职责思考片刻,正要仔细再问,他们的两台PADD同步响起了消息提示。

“舰桥会议室集合?立刻马上?”张佳乐错愕得很。“拜托啊我们离中立区还远着呢。哪个不长眼的敢挡老韩的路?”

“不一定是有敌情,说不定就是些事务要安排着一起讨论呢?”

林敬言却甚为冷静,话语间若有所思。“不管怎么说,先去会议室吧。”


结果大概是今天不宜公干,从餐厅通往会议室的涡轮电梯紧急检修,把张佳乐和林敬言堵在了半道上。几个小年轻干活儿手忙脚乱,迟迟不能完工。张佳乐在一旁越看越烦,急得跳脚。眼瞅着时间紧迫,前·联盟最负盛名的轮机工作人员撸起袖子亲自上阵,好好给后辈们上了一课。

他们俩互相拽着一路飞奔,堪堪逃过了会议迟到体能训练量翻倍的悲惨命运。饶是如此,看到他们踩着点儿刷开会议室大门,韩文清脸上的不郁之色也已肉眼可见了。

张新杰一如既往地端正坐着,利用等待全员到齐的空挡查看文件。他破天荒地没有多话,只点头示意他们坐下。就这么淡淡一眼,张佳乐心中便莫名掀起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觉得大副先生这副平素看惯了的瓦肯表情里,平白无故多添了几分严凝沉重。

会议公用的PADD平摊在会议桌中央,显示的是科学部近几日对目的地例行开展的远程探测结果。张佳乐如常在习惯的位置上坐了,双眼四下里一环顾,张口问道:

“小白小秦还有小宋呢?怎么都……哎呦!老林你要做什么?”

只见林敬言大惊失色,用力扒开张佳乐,大步绕过韩文清,一把将PADD扯到自己面前,埋头细细检查起上面长串长串罗列的数据和张新杰所做的圈点。他划动屏幕的右手显出些极力压抑过的颤抖,好似正耐着极度的急切与震惊,确认一件疑心已久的惊人真相一般。

毕竟,和服役以来一路从工程部晋升的张佳乐不同,林敬言出身科学部,又一向心细稳重,对数字和现象的异动格外敏感。早在他们起航后不久,远程探测的数据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也是他在前一天将事情上报给了张新杰。而张新杰今天此举,则无疑狠狠坐实了他之前不甚确定的推论。

另一方面,他也比张佳乐先一步注意到白言飞、秦牧云、宋奇英三人的缺席。换个角度想,张新杰的时间观念何等严苛,三名年轻一代必不敢拿迟到这事儿来触他们大副的霉头。那么,对此只存在一种解释——张新杰根本没有、也没有必要通知他们,参加接下来这件事的讨论。

一切的线索,都指向那个残酷的可能。

林敬言艰涩地开口:“确定了吗……?就是百花号三年前遇到的那个……?”

而张佳乐好奇于林敬言的举动,刚刚使用私人PADD同步了公屏资料,正欲稍作研究。听得此言,他浑身一顿,手中的PADD随之下落,砸在锻炼良好的大腿肌肉上。

“你看到传回来的最新资料了,可能性高达98.74%。这的确是我仅召开四人会议的原因。”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一捞,帮着扶稳了张佳乐摇摇欲坠的PADD,目光从林敬言移向了这台幸免于难的通讯器一时怔忪的主人:“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张佳乐前辈,我请求你将三年前百花号在我们本次任务地点遭遇吞噬型单细胞宇宙生物,以及前任舰长孙哲平因故失踪的始末完整复述一遍,以作为应急预案的参考。”

会议室陷入了一片压迫人心的寂静。张佳乐埋着脑袋,林敬言站在桌边担忧地看着他。张新杰坐姿岿然不动,韩文清面部表情风云变幻。

一场意料之中的僵持。而这局面很快,便被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打破了——

韩文清倏然起立,军靴后跟相碰,发出干脆利落的一声响。而张佳乐迅速睁大眼睛抬起了头,明亮有神的双眸与韩文清对视着,只眼圈儿内侧的的确确露着红过一趟的痕迹。

“诚然这个命令有些不通人情,但新杰说他相信你。”

霸图号的铁血舰长即使是在尝试着做心理疏导时,也改不掉自己激昂奋进、一往无前的腔调,如刀劈斧凿,风动雷鸣。

“我也相信你。”

“很高兴你们没有信错我。”

张佳乐微微一笑,坚毅和果敢从他周身的每一个毛孔中透出来。他依照一定频率与力度的顺序,按压过自己PADD的感应区边缘,公屏上随机显示出“百花缭乱接管屏幕,石不转已下线”的信息。

“百花号对不明遭遇做出准确判断和有效反应大约用时12个小时,这半天内的一切状况——舰身震荡,船员生命体征下降,护盾减弱,动力流失,发射出的偏导仪检测到乱流能量——都与你我在星际学院进修时作为课本研读的,星际联盟初期企业号舰长James T Kirk所著的航行日志中提到的同类情况一模一样。百花号当初的任务报告相信你们也都看过,在此我将不再予以赘述。”

这样的张佳乐是不为他人熟知的。不是初初就任百花号大副的、无忧无怨的张佳乐,也不是霸图号上既活泼又稳妥的张佳乐。他嗓音清亮,顽笑之时总让人错觉为一名不知愁滋味的少年,汇报过程中也是如此。而事实上,他却历过了他人无法感同身受的沧桑剧变,背负着无人能够予以分担的责任与爱。于是那清澈嗓音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散发着沉静威严、蹈死不顾的气场。

那是孙哲平失踪后接任百花号舰长,接下为期两年的长期巡航任务,最终在与克林贡人的交火中独自吸引火力而身负重伤的张佳乐。

是孤身一人的张佳乐。

“……应对方式是我和孙哲平两个人商定的。之后的行动细节不方便依靠人类记忆描述,让百花缭乱调百花号的舰内录像给你们看吧。”

摄录机记录的开头,张佳乐与孙哲平在百花号舰桥上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流在画面中一闪而过。面前是罕见的险情、未卜的生死,他们却镇静而坚定,面孔之上全无绝望颜色。

或许是因为身侧有彼此的身影,幸可携手同行,祸可生死同命;因为有所依赖,有所支持,有所激励,有所慰藉,所以即使逃不过慨然赴死,也总可高歌一句死得其所。

-TBC-


*“吞噬型单细胞宇宙生物”的设定出自星际迷航原初系列,S02E18。跟原设不完全一样,结合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写到以后再做解释。

评论(1)
热度(34)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