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花】光年轮转(四·下)

根本忍不住,所谓战前准备会议,就是要把霸图F4挨个儿苏一遍。

信我,一本正经搬出瓦肯逻辑噎老韩的新杰真的特别可爱!

以及被长篇大论的乐乐帅到【捂心口。

建议没看过全文的先戳前文链接的【三】再读这一更,否则可能会对后半段的内容有点理解不能。

特别OOC。

前文链接:二·上二·中二·下四·上





两只AI私下里的这番计较,张佳乐自然是听不到的。他只管浮皮潦草地睡过一小时又三刻钟,天不遂人愿地第二次提前自然醒,并且由于这次实在清醒得连眯眼假寐的心思都没法有,干脆翻身起床把自己收拾干净。

前夜断续不安的睡眠显然不能有效地消除疲劳,镜中黑眼圈映得分明。他草草在脸上抹了一把,右手撑在洗手台上,抬起左手去拉扯上下眼皮。

中指上的戒指明晃晃闯入眼帘。

张佳乐手指一顿,愣在当场。

论及描述人运势不顺的俚语,在发明碳14测年法的科学家还是个母体胚胎的年代人们曾管这叫做喝杯凉水都塞牙。套用在张佳乐身上,就成了检查个眼底都能翻腾出如烟往事的点点残留。

那戒指是他和孙哲平的定情信物,源材料出自贝塔索星长老的馈赠,感谢他们代表星际联盟前来商谈锂矿采集事宜时顺道帮忙把骚扰边境的克林贡人揍了一顿。据说这矿石极为珍贵,甚至于在贝塔索文化中有着某种象征意义。

然而这么些年了张佳乐也没发现这种黑不溜秋的金属有甚特别之处,延展性和可塑性很高倒是真的。

总而言之,那次任务后孙哲平偷偷量了张佳乐手指的尺码,找人打了一对素戒。二十岁出头的张佳乐偏巧正吃这一套,两个人就此大踏步完成生命大和谐的史诗级突破,顺利开启已婚夫夫模式,进进出出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人生赢家的意气风发。

等到孙哲平失踪那天,他把自己关在观星台上呆滞望天,突然间被自我清理中的落花狼藉招回了魂,催促着弄了张全息芯片插到科学部主机上。风风火火的人工智能不由分说,传入一堆数据便示意他播放看看。

张佳乐被唤起几分精神,指关节饶有兴味地敲了敲余温尚在的芯片,戒指在芯片边沿磕得“嗒嗒”响。不想敲打之下,这还未连接放映终端的小玩意儿竟投出一束光来,直接把孙哲平在穿梭机上录下的日志放了给他听。

猝不及防。

他没对这过于高端的技术给予额外关注,毕竟哪艘星舰的科学部没搞出过几门黑科技。张佳乐把薄如纸片儿的芯片插回主机,截出一段舰内录像让落花狼藉一道塞进其内存,随后揣着东西回房,把它放进了床头的相框里。

落单的戒指,开启回忆之门的钥匙,难以割舍的过去与昂然独行的将来。多位一体。

张佳乐理应料到的,这枚戒指迟早会加入压垮骆驼的稻草堆。不至于是最后一根——这个殊荣要留给漫长的时间——但分量不会太轻。这事儿若放在几天前,他必定若无其事不漏痕迹。或许是这两天大大小小的刺激接踵而来,真心实意的风平浪静才会变成勉勉强强的粉饰太平。

但想要将他摧垮?

没那么容易。

张佳乐回神,愤愤地将双手角色对调。撑开眼皮后查无巩膜出血的迹象,他随即不以为意地踱出了卫生间,拎起床边叠好的星舰制服。

不过,也多亏了它。

二十分钟后,张佳乐破天荒地提前坐在会议室的圆桌旁,一手把玩着另一只手上的戒圈,等待会议开始。

他才能如此清楚地记得,自己在睡梦中决定要做的事情。


林敬言最末一个梦游般走进来,脸色不大好,路也不看地捧着PADD边走边翻,进得门来第一件事,先跟张新杰对了个眼神。

在座的人心里齐齐“咯噔”一下,唯有张佳乐事先做足了心理建设,一派坦然。

“几分钟前的红外影像,目的地现状确认了。”林敬言在PADD上点了几下,放大了公屏上的扫描图谱。“发射偏导仪去试探过,舰船能量也出现了轻微下降……是我们预见的情况。”

“那就不用绕弯子了。”韩文清双手抱臂往座椅背上一靠,目光在会议室内缓缓扫过一圈。“办法是现成的。逃生率第一,早些行动就能占得先机。”

“我的意见是,保留一定的观察时间。”张新杰手持数位笔飞快地列举公式,PADD屏上瓦肯字符满天飞。“逃生率第一没错,但稳妥为上。百花号的意外就是前车之鉴,我们必须事先确认目标生物的内环境处于稳态。”

他看了张佳乐一眼。张佳乐淡定地坐着,支颐作洗耳恭听状。

“至于驾驶穿梭机定位核酸坐标的人选,非特殊情况舰长不得离开舰桥涉险。作为大副,我责无旁贷……”

“新杰。”韩文清的脸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黑了几个度。“我拒绝被排除在任务之外。”

能在韩文清如此脸色面前保持泰然自若的,恐怕也只有张新杰了。“否定的,舰长,我将你排除在任务之外的说法并不成立。只是当我从在座四人中挑选任务执行人时,种种主客观因素使得你第一个被排除了而已。”

“那我就直说了,我……”

“让我去。”

另外三人齐刷刷看向张佳乐。霸图号的舵手先生特别理所当然地看着他们,对自己打断舰长和大副争执的大胆举动浑然不觉,胸有成竹地陈述起理由来。

“我们一共四个人,备选人充足的条件下首先保证舰长留守舰桥。霸图号上除了舰长只有大副一名指挥官,嗯,还是首席。”他一二三四说得头头是道。“既然要防止意外,首席指挥官坐阵才是最安全的吧?剩下我和老林。”

张佳乐低头笑了笑。

“容我在这儿说些题外话……老林你是有牵挂的人,实打实的牵挂。历史上每场大战的战前动员,不都有一句,‘家有妇孺妻儿的,若不愿赴死可自行离去’么。换我上,就无所谓这一点了。”

他面上是全然看透生死的表情,波澜不兴。

“你瞎说什么呢张佳乐,你没有人要等?这构不成理由。险情是我发现的,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是我主持的,核酸定位当然由我去。”林敬言遽然起立,椅子被他“哐当”一声推到墙边。“舰长,我代表科学部,要求对本次任务负责到底!”

韩文清抬手示意他坐下:“听张佳乐说完。”

“于公,我是同类事件的亲历者,也是当时的指挥者。孙哲平定位目标生物细胞核的过程由我全程目击和指挥,身临其境下,我比你们反应更快,也更清楚可行的应对方法。”

“要说科学观测,星际学院的基础课罢了,我上学时拿的可是A+。我们即将面对的敌人至今尚因资料不足被列为未知生物。这种时候,经验比专业更有实效。任务中舰船本体无需深入生物内部,掌舵难度不大,郑乘风足以接替我的职务。”

张佳乐胸膛起伏,做了个深呼吸。

“于私,老林你说错了。我是想见孙哲平,但其一,这不是我贪生怕死逃避责任的借口;其二,决定主动请缨执行任务时我想,闲时风平浪静,等待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但在这次的选项面前,它不是。”

“孙哲平不会希望我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背弃军人的天职。若天之厚我,我自然要继续等他。若我殒身不恤,或是不知所踪,那也是选择了与他如出一辙的归宿。”

“即使在我牺牲后他才平安归来,他也只会以我为荣。”

他站起,立正,腰腿绷成一条笔直的线,郑重其事地说。

“星际联盟霸图号中校张佳乐,申请外勤任务执行权!”

张佳乐拼命撑着酸涩的眼眶,对抗室内长久的沉默。言语吐尽后大脑腾出了空间,来放置褪色在年岁中的细枝末节。

决然之外有悲怆点染。

多么熟悉的句式啊,那年孙哲平伏在他耳边说:首先,其次。于公,于私。

相隔千万光年,说我以你为荣。


韩文清蹙眉沉思,一时无话。张新杰调出他们的个人评估数据逐项比对。良久,他们让目光碰撞在空气中,朝彼此慢动作点了点头。

 “张佳乐,申请通过。”

一锤定音。韩文清侧身,打开全舰广播。

“霸图号船员注意!全体戒备!各自严守工作岗位!”

张新杰随即接上:“我们即将着手摧毁前方威胁霸图号正常航行的吞噬型宇宙单细胞生物,请针对可能的船体颠簸、大脑晕眩等现象做好应急准备。工程部郑乘风舰桥待命,其余舰桥成员各就各位。张佳乐,”他转过来:“在我正式下令前,你仍执掌舵手位的操作。”

“是!”

“林敬言,让科学部全员待命,务必保质保量完成探测。”

“遵命!”


四个人分立圆桌四方,抬手过肩。

四个铿锵有力的军礼。

-TBC-


*郑乘风:仅在网游中被间接提到过的霸图现役选手,原文描述:在霸图也算是一线选手,经常出现在轮换阵容当中。【来自百度百科orz】

一点点想说的:

觉得“有了软肋,又有了铠甲”这句话用来形容双花真是再合适不过。这就是我在写第四章时想要表达的感觉。四上里,孙哲平是张佳乐的软肋。而四下里,孙哲平是张佳乐的铠甲。

评论(4)
热度(39)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