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花】光年轮转(五)

3.10,12:48,终修版。

略短小的一章,主要是对话,算是两个高潮之间的过渡和最后谜底的铺垫。希望我最后拿捏好了那种,大戏即将开场的煽动性。

完成过程异常忐忑,后半段节奏感离家出走,求评论求建议我真觉得这一章还有得改!【修文修到崩溃的哭唧唧脸】

此外这章新杰帅气值刷到爆!根本管不住自己这条麒麟臂!不行我一定要蹭一个新杰的tag!

前文链接:二·上二·中二·下四·上四·下





更加具体的任务指令很快便以工作邮件的形式,传到了每一名相关船员的PADD上——时间单位全部精确到分钟,典型的张新杰式瓦肯风格。在那之前,林敬言已动身前往3号甲板布置科学部工作事宜,未曾有片刻耽搁。韩文清即刻正位舰长椅,舰桥组一线成员的职务交接程序尽收于他的眼底。

张佳乐则在通往2号甲板的走廊上狂奔。张新杰给了他充分的时间,做足生理、心理、物质、精神一切可能的准备,以保证届时时机一到,他能以最快的速度从舰桥赶往穿梭机发射舱就位。

而他要做的,不过是拿上猎寻而已。

方才剑拔弩张的舰桥会议室现而今空无一人。红色警报每三秒一次在舰内准时响起,往来穿梭的船员间不见慌张。轮值,换岗。秩序森严,井井有条。军容端肃,严阵以待。

霸图号的风格在此表露无遗。

 “石不转来消息,说备用通讯器、医疗包、葡萄糖、神经兴奋剂和配套的无针注射器,都让安全官送入穿梭机了。”百花缭乱的声音从一个扩音口转移到另一个,锲而不舍地在张佳乐身后追了一路。“你取了猎寻顺路回房间,点两滴张新杰给的眼药水——不许拒绝!你昨晚睡眠质量太差了!不想在任务途中视力过载就给我照做!”

“你可真会给我找事儿。”张佳乐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猛一阵的奔跑略微超出了肺部的负荷能力,他转而改跑动为快走。“幸好猎寻就收在我房间隔壁的武器柜……”

“还没完呢。”他亲爱的AI搭档仍不依不饶。“你在轮机室里惯用的精简版机械维修箱,放在置物柜最下层右数第三个抽屉里。把它拿上,自己送到穿梭机上去。”

“带那个干嘛?”张佳乐矮身钻进电梯间,连多说一句话的气息都匀不出来,索性直接在控制键盘上飞快地输入了路线代码,点击确认。

“落花跟我打包票,你在那个恶心的单细胞生物体内只要一出意外,我立马就会被强行传输回霸图号,管你那架穿梭机残成什么鬼样子。”

百花缭乱的语气赌气之极,就差化个实体形象冲着张佳乐丢卫生眼了。“我觉得它说的挺有道理的。万一你跟孙哲平一样失踪到某个未知空间去,人工检修工具这类东西,有总比没有强。”

“少乌鸦嘴了吧你们俩,害我多跑一趟就算了,能不能想我点儿好?”

相处这么多年,张佳乐也懒得戳穿自家AI的嘴硬心软。他站在武器柜前,说话间捎带着搞定了声纹认证。瞳膜和指纹眨眼就扫描完毕,他一把抓起猎寻向左一拐,百花缭乱已经帮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屋内当然还是他早上离开时的模样,由于今天仔细收拾了床铺,比平时的样子要整洁一些。他蹲下身,把工具箱从柜子里扒拉出来,靠在柜橱边上稍作喘息。

“不用着急,离张新杰规定的舰桥到位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百花缭乱善解人意地提醒道。“也用不着担心我……”

“谁担心你?”张佳乐笑骂道。“我告诉你啊百花缭乱,我报告都打好了。要真被你们不幸言中,你就给我麻溜地滚回百花号帮于锋和小远干活儿,跟你家落花狼藉好好腻歪着去。”

“那真是谢谢了啊。”面瘫的口吻包围着他的前后左右。“我倒是宁愿你回来接着祸害我……”

“是嘛……正合我意。”

张佳乐张扬一笑,将小工具箱半扛到肩上,横穿房间想去拿摆在茶几上的眼药水。同百花缭乱的一番插科打诨使他从早起开始紧张至今的精神舒缓了不少,疲劳感趁机上涌,颇有排山倒海之势。

他用空闲的那只手揉了揉太阳穴,从杂物筐中拣出装眼药水的塑料小瓶。

清苦的感觉随着药水的滴落如微澜层层泛起,激得他瞬间清醒。张佳乐闭着眼睛,想摸一颗薄荷糖。不想方向一个歪斜错失了目标,他的手掌覆在茶几面上,扑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小物件。

张佳乐一怔,熟悉的触感让他立即做出了分辨:这正是储存着孙哲平航行日志的全息芯片。昨夜他睡得匆忙,忘了将它收回相框里。

他就着手掌悬空的动作,令指节下陷按住桌面。心绪揪起一丝,又转眼铺展开来。阖眸等待眼药水渗入肌理的空当里,他让指尖细细滑过这块芯片的表面——不复平整的边缘,纹路繁杂的外壳,凹凸不平的集成线路。磨损过的、犹坚硬的线条与棱角,每一处,于他都如此熟稔。

都曾在这三年中无数个宝奁尘满、月上帘钩的弹指间,被他一笔一划,铭刻于心。

再睁开眼时视线重归清明。木制的旧相框倒放在茶几上,后盖敞开,照片中心由于常年被芯片挤压,呈现出浅浅的凹痕。

他心念一动,翻手将芯片收入了掌中。

掌心的软肉用轻微的痛感勾勒出芯片的轮廓,痛感随着神经元传导至全身的其余各处。而口中苦味被感官弱化,心脏在胸腔中鼓动,心跳怦然作响。决心与勇气像一只气球,在这一刹那接上了打气筒,岑寂中冉冉膨胀至临界点。

而原本就寥寥无几的杂念、胆怯,全都被顺势赶出了心房。

“二十五分钟。”

百花缭乱恰到好处地说。张佳乐简短地嗯声作答,一面转身,一面将芯片塞进了贴身的制服口袋。

箭已在弦上,一触即发。


“目标生物径向长度约为2000至3000英里,暂无数据表明其是否拥有变形能力。从现有数据来看,它的内部环境较为稳定,并未进入繁殖期,对外界事物的吞噬引力大小随神经能在细胞膜上分布的密度不同而变化。”

霸图号向前低速推进,传说中“巨型吞噬性单细胞生物”的形象出现在舰桥大屏幕上,并渐渐清晰。“典型的真核细胞形态,”张新杰做着记录分析道:“膜结构内侧隐约可见伸缩泡结构,一端有奔放式伪足,四周皆有鞭毛……”

目标生物的外形可谓莫名眼熟。但张新杰一本正经的语气平实且无起伏,竟生生将基础知识科普的诡异感受压制成了严谨认真的科学探讨。

“这不就是一只阿米巴原虫么……”

担任领航员的宋奇英年少无畏,当着全体舰桥成员的面小声嘀咕了出来,引来舰桥上一片善意的笑声。韩文清轻飘飘一眼扫过,噤声效果立竿见影。

“根据现存的录像资料,Kirk舰长在获得这类生物的完整信息后,也是这样感叹的。”张新杰的反应平和得多,并不怎么反对这些调剂氛围的言语。他意态自如地从屏幕近前踱步至舰长椅后一步,端然静立的姿态带着瓦肯种族与生俱来的自信与优雅。

“它甚至远未达到智慧生物的种族要求。但也正是它的每一次出现,让正面碰上它的星舰都面临着莫大的挑战。”

“对我来说是第二次啦。”有了张新杰的默认合理,张佳乐便放心大胆地把韩文清的威压甩在了一边。“跟上次看到的样子差不多嘛,但愿这次能对我好点儿。”

“我们谨慎行事。”张新杰自己却不为舰桥上稍为活跃的气氛所动。“奇英,设定航线,围绕该生物细胞质航行一周。林敬言前辈,随时上传科学部的观测结果。”

林敬言应声,将观测数据共享到大屏幕图像的一侧。宋奇英的程序操作是张新杰手把手教出来的,椭圆状不规则轨道预设得十分漂亮。张佳乐辅助宋奇英不断矫正绕行的航向,左手在操作台上跳跃着编程,右手扶着操纵杆不断微调。

形势瞬息万变,这样的工作即使是张佳乐,操作起来也不甚轻松。他眯起眼来辨析舰身与生物间的安全距离并予以维持,全神贯注之下,花费在测向校准上的精力越来越少,这是航向极度稳定的标志。

渐入佳境的感觉来得格外容易。

张佳乐皱着眉头。他的手心干燥无汗。

未免也太过容易了。

“生物的内部活动,似乎正在达到低谷。”林敬言盯着屏幕上的数据,用手大致比划出一张曲线图,图线走向呈现出极典型的指数下降型趋势。

张新杰不置可否。霸图号完成接下来小半段的绕行期间,他一直沉浸在深度思索当中。大脑飞速运转的同时,敛眉垂首如一尊古朴典雅的雕像。直到所有数据收集完毕、全船人员静待指示,他仍用手背轻轻托着下巴,一言不发地苦思着。

“新杰。”

听到韩文清低声唤他,张新杰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抱歉,发现了几个疑点,以至于想得入神了。”

他扬起眉眼,恢复了那种千变万化皆在本人股掌之中的情态,接着向同事们吩咐道:“张佳乐前辈,安全距离缩短50英里,维持相对位置不动。林敬言前辈,麻烦把远程探测获取的生物内部数据一并上传大屏幕,只要神经能密度和引力大小就好。”

巨幅的显示屏这下几乎被密密麻麻的数字占去三分之二。张新杰沉着脸用PADD划了几笔,启动资源共享:“这是根据数据生成的,该生物发射的神经能与向心引力随坐标到细胞核中心距离的变化所遵循的数学关系式。你们看。”

两幅坐标函数图覆盖了面前生物的实时影像。

“在相似的坐标位置,”他圈出两个数值相近的横坐标,“神经能密度和引力大小共同经历了线性的增长后,分别突变为零和正无穷,这并不符合逻辑。而在同一位置探测到的统一数据随时间的变化关系,则如林敬言前辈所说,依照指数关系下降。这就意味着……”

他令坐标和数字一起消失,放大了那单细胞生物的图像。隔着细胞膜,普通的光学影像并不能展现其中的巨变,数据图形却一针见血地指明了个中奥秘。

“意味着在细胞核的核心区域,有一个类似于黑洞的物质,它内部的引力大大超出人类所能测量的范围,将这个生物通过吸收外界能量转化而来的神经能吞噬殆尽,就像寄生兽一样。”

出乎众人意料,居然是张佳乐自然而然接过了话头。“掌舵的难度越来越小,正是因为生物体本身的生命力正在降低。”

“是的。我刚才检查过,前两天的数据中并没有显示出这样的异常。也就是说,现在的现象是间歇性出现的,计算得出其具有周期性的概率为76.2%。此外,从偏导仪传回的数据上看,本应全部被黑洞类物质吸收的空间场能量,始终存在少许反射,反射波图像呈现为类似于老式SS796型穿梭机剖面图的形状。”

张新杰对此却并不表示稀奇,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绸缪之中。张佳乐迎着他满含深意的目光,脑海中骤然电光火石般一闪。

恍然间一道惊雷劈过四肢百骸,劈开心头盘桓的迷雾,照亮耿耿长夜、漠漠荒原。暗流在海底澎湃激荡,岩浆在火山口滚滚蒸腾。作为联盟中最好的舵手,张佳乐的手即使是刀斧枪炮加身,也不曾有过丝毫怯懦。

而现在,这双手生平第二回产生了颤栗的倾向。

绵亘数年的混沌谜团轰然崩裂,只待一击得中,便可释放出包藏年久的既定结局。但异物感哽在喉头,阻止他顺利发声。许是莫测的悲喜引发了自我保护的本能,畏惧着残酷,也畏惧慰藉。

张佳乐定下心神稳住操作,霸图号在他手下依旧稳如泰山。然后他才开口,吐出的字眼儿带着些微颤音。

“孙哲平的失踪……”

话音刚落,骤然增大的引力牵扯得舰身一震。张佳乐眼疾手快,转向、推进一气呵成。震动感消失后,与实时数据关联的坐标图再次呈现在众人眼前,突变的部分业已为正常的图线所取代。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此景一出,张新杰势在必得地挑起了眉尖,“89.4%的可能性,张佳乐前辈。不过,不论你我的猜测是否为现实首肯,也不论接下来的进程是否一帆风顺,都请你务必保持冷静,听从我的指挥。”

使用着假设的语气,报出未及万全的几率,他话中笃定的成分却不减反增。瓦肯人稍稍将下巴上扬,古井无波的眼眸睨视前方,仿佛傲立千军万马之巅,而诸人诸事皆入他彀中。

霸图号算无遗策、万无一失的首席指挥官,终于在此时此刻,露出了他运筹帷幄时标志性的,澹然从容、不怒自威的气度。

“毕竟我们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单细胞宇宙生物啊。”

-TBC-


*宝奁尘满,日上帘钩:出自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评论(1)
热度(30)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