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花】光年轮转(六·下)

特别开心!开了加速马达一般飙过了卡文期!

写完这一章的感觉仿佛革命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依旧刷了一段帅炸天的新杰,愉悦地蹭新杰tag。

前文链接:二·上二·中二·下四·上四·下六·上




身临其境后张佳乐才知道,孙哲平当年理智牌感情牌齐出,冠冕堂皇地逞了一趟怎样的强。

失去了星舰强大护盾的保护,凭借微薄的人体生物能储备和穿梭机微不足道的自我保护系统,想要抵抗目标生物不分青红皂白的能量吞噬,无疑是杯水车薪。维生系统无法彻底消除太空中的失重感,而生物施加在驾驶员身上的引力与其交织,对身体的损伤亦有增无减。

这尚不是主要的。毕竟放眼联盟众军,不论三年前的孙哲平还是当下的张佳乐,体格指标都相当拔群。问题在于,单细胞生物的生命活动最简单,却也相对而言最忙乱,最无迹可寻。

细胞内质中硕大的食物泡肆意移动,任人绞尽脑汁也猜不出它下一秒的动向。数以千万记的颗粒状物质成团状四下飞舞,动不动就让视线模糊成一片马赛克。

在这种境况下飞行,就好像在地球路面上飙车开障碍赛。张佳乐估摸着,除了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钻空子打突击,怕只剩下星际学院的飞行测试才会虚拟出此等情景,成日介逼着他们上模拟器拉练。

百花号的奇袭任务一向由他大包大揽。至于飞行测试,孙哲平合格线上低空飘过的成绩可是难能可贵的黑历史,他要拿这个嫌弃他一辈子的。

话说回来,就靠孙哲平那横冲直撞的驾驶风格,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活到成功定位核酸的。

想到这里,张佳乐心里猛砸仪表盘的冲动在火山口咕嘟冒了个岩浆泡,面部却无甚表情。他冷着一张脸,沉着敏捷地单手加劲,控制着力道把方向杆一掰。

穿梭机机身侧翻70度,躲过了一颗迎面而来超速运行的豪华版核糖体,角度掌握妙入毫颠。

“张佳乐,”张新口中有些无奈,“尽量保持机身水平。向前推进800英里后全面开启偏导仪,获取核酸区坐标。”

“收到。”张佳乐抿起嘴角,尾音俏皮地上翘,一口闷下胸腔部位轻微的不适。“保证完成任务。”

侧翼避过突然间向内凹陷的伸缩泡,仰飞越过来势汹汹的胞质环流,各色细胞器依旧在眼前群魔乱舞。他快速审时度势,拣出一条见缝插针的路,一鼓作气冲到了相对平静的拟染色体附近。

闲置的左手仍摆在通讯台上,没动过任何一个元件。无线耳机的背景音弱下去不少,像经历过后期消噪的效果处理。

通讯状态每况愈佳,这是个好消息。

 “穿梭机抵达细胞核核膜外侧,坐标定位工作即将启动。”

“汇报已收到,霸图号随时准备接收信号。”张新杰俯身站在白言飞一侧,对系统进行反复检查和调试。“坐标回传成功后即刻开展空间扫描,集中搜索之前捕捉到微弱信号的区域,定位信息稍后发送。前辈,”他的话沉甸甸地落下来,如同定在众人心头,江流无转移的镇山磐石。

“好运。”

张佳乐无声地笑了笑,手头工作一刻不停。核内呈丝状缠绕的染色体这会儿安分得很,相关数据的获取因而十分顺利。百花缭乱配合着他,精密控制住仪器探测的位置。

“百花缭乱,把2号、3号、5号偏导仪从数据库导出。1号机左偏0.035个角度值。4号机数据冗余,直接回收。”

精神高度集中的久违感受让他自我感觉很不错,堪称近几年的最佳状态——这当然与他将要执行的第二项任务不无关系。百花缭乱也一改平日里说说笑笑的工作风格,难得地全程严肃认真不多话。

“2至5号机回收完毕。1号机修正测量完成度75%,数据同步回传中。”

“干得漂亮!”张佳乐脸上笑意与得色更甚。“原始数据收集完毕。参数校正,综合测算……搞定!连线霸图号,位置坐标发送!”

一个转身的功夫,机舰传输的进度条就蹦到了百分之百。穿梭机舱内安静得只听见张佳乐争分夺秒编写扫描程式捣鼓出的键盘音,噼里啪啦、前赴后继地消散在空气里。

一枚光标出现在扫描仪图像上。确定键按下,图像以光标为中心放大,分辨率的提高滞后了0.1秒。张佳乐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用拇指的指腹轻蹭,将通讯信号的收发功率打到中档。

“咔哒”一声,他第四次敲击确定。搜寻对象的轮廓清晰地浮现于再次放大的图像中。

SS796型穿梭机,机身前侧双剑般突出的是改装版的高配探测器。左翼上一朵赤丹山茶昂首怒放,漫漫年月间显不出半点斑驳痕迹。

孙哲平驾驶风格说好听的是勇往直前,不好听的叫简单粗暴,重点在于屡教不改。后来张佳乐亲自操刀给他的座驾更换了探测系统,想着反正改不掉,若能提早发现敌情,至少多一重防备。

张佳乐自己的穿梭机就全然不是一个风格,机身小巧,敏捷有力。唯一与之对应的是右翼上的喷绘——同枝双开的另一朵复瓣茶花,盛放在他们年轻无畏的岁月里。

点滴皆是昔日百花号上的光阴。


张佳乐一霎失神,旋即扶正了耳机:“报告霸图号,发现目标,确为三年前失踪的百花号穿梭机。请求对机上人员伤亡情况做进一步确认。”

“予以批准。”这回是韩文清接的话,听舰上动静,张新杰正在亲手负责通讯的维持。“及时汇报,小心失联。从现在起,与舰桥共享实时语音。”

“是。”

张佳乐好信号发射方向,阖眼,吸气,吐气,睁眼,用力打开远程通讯开关。

“这里是星际联盟霸图号中校张佳乐,请求通讯对接。重复一遍,这里是星际联盟霸图号中校张佳乐,请求通讯对接,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他等了这么久,一个人走过星瀚茫茫,立过很多功劳、受过很重的伤,才终于有一次对孙哲平说话时,或许不会由渺无一物的虚空饰演话语接收者。

说紧张似乎也不那么对。至少他的心跳没有过速,情绪之海四平八稳。他能够接受任何结果,幸福圆满的,惨不忍睹的。他也能挺过任何过程,寡然无味的,胆战心惊的。说是试炼也好,磨难也罢,他都能挺胸抬头地闯过去。

通讯装置早就打在了自动接入挡,红色的二极管提示灯在明灭之间不断变换。未几,极无规律的闪灯变成了周期性的明暗交替,频率越来越高,变化速度越来越快,时间间隔缩短成0.2秒,0.1秒……

“哔——”

一段长音响过,提示灯就此长亮不熄。

这是通讯接通的前兆。

“咳咳……请求收到。百花号中校孙哲平,同意对接。”

语音播出刚两个字,张佳乐的眸子里就如同点亮了奥林匹斯山的火种,三年间缺失的神采全部重新聚拢到了眼中。待孙哲平语毕,舰桥上的林敬言已难掩惊喜神色,饶是韩文清也忍耐不住,抿出一个柔和的笑来。

张新杰长舒一口气,注意力迅速转回波动的传输效率数据上,举手投足间胜券在握的气度又多了一重。

“……孙哲平。”

刹那间张佳乐脑海中翻滚起无数个念头,无数句想要作为开头的话,无数件需要解释的事。但纷至沓来的潮头全都被一堵大坝挡下,此消彼长消磨出一片宁静无波。

他定住心神。

“废话少说,先汇报你的穿梭机和人身安全状况。”

来日方长,不在一时。

“穿梭机机能完好,发动机动力充足,机身无损坏。驾驶员孙哲平生命体征正常,无肉体或心理创伤。”

说话人身心愉悦装都装不出来——装也能被张佳乐听出来。如假包换的、一切安好的语气,甚至能让他想象出孙哲平吊着眉梢靠在驾驶座上的模样。

现实与记忆的偏差令张佳乐脱口而出:“怎么可能?!落花狼藉不是说机身受损,你的左臂……”

“我们废话少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孙哲平惯用在他身上的调笑方式。“至少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你被调去霸图号了?再这么啰嗦下去,老韩脸上该能拧墨汁喽。”

论撩拨张佳乐的本事,孙哲平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张佳乐,让孙哲平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直接和霸图号取得联系。”林敬言横刺里插进话来,打断了他们久别重逢不时偏题的絮絮叨叨。“顺带一提,舰长表示他在格斗室里很久没对手了,让老孙赶紧上舰陪他练练。”

张佳乐耸耸肩,把脑袋歪到一边:“孙哲平?刚才老林的话能收到吗?” 

“收不到,只有一点点余音,从你耳机里传过来的。”孙哲平一叹。“你们一进来我就试过了,通讯功能完全失灵,根本联系不上。” 

“奇怪……百花号那会儿不是这样的啊,我跟霸图号的联络也通畅得很……百花缭乱,把通讯语音开成舱内公放,好歹通过耳机还能听到点儿。”张佳乐顿时愁眉苦脸。“这怎么办,没有通讯就没法对接,你这穿梭机再能飞也上不了霸图号。”

“这不妨事,听我指挥。”所幸张新杰早已有所顾虑。“张佳乐前辈,请先把孙哲平前辈的坐标定位发回舰桥。”

“发送成功。”

“很好。然后……”

通讯器中的背景噪音瞬间增幅了几十个分贝,虽不至魔音灌耳,却掩盖了正常的语音联络。雪上加霜的是,信号强度也大幅减小,原本还算清楚的语音对讲现下听来,已显得语句模糊。

变故横生,突如其来。

张新杰拧着眉毛伏在通讯台上,将传输参数推翻重设。张佳乐怒骂了一句,将通讯功率旋钮一把拉到最大档,左手骨节毕现地按着操作台面的空处,右手愤愤一拳,砸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舰长,大副,有情况!”林敬言盯着检测仪焦急地喊了出来。“细胞核内染色质正在形成超螺旋,核膜、核仁出现解体迹象!最慢十分钟内,细胞将进入分裂期!”

“什么?!”韩文清一惊。危机突发,险恶至此,亦出乎张新杰意料。“十分钟,两架穿梭机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行飞回。霸图号也不宜再向前推进,否则难以挣脱生物引力,更可能受到分裂期的细胞活动波及。”

“我说,鱼雷发射程序早就设定好了吧,那就直接发射呗。”

张佳乐的声音陡然在通讯频道中响起。刚才经张新杰和张佳乐一番抢救,通讯状况改善了些许。霸图号舰桥与张佳乐驾驶的穿梭机仍保持着语音共享状态,是以林敬言的汇报、张新杰的思虑、张佳乐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两边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还有办法。冒险些罢了,成功率不低。”张新杰背着手在舰桥上转了两圈,猛地开口,话里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没必要让全船人为我们两个冒险。”张佳乐的语气轻快释然。“我跟孙哲平的通讯也没断呢,他跟我意见一致。”

“我们俩……没什么遗憾了。”

“闭嘴!服从军令!”韩文清开口便是虎咆龙吟,隔着耳机震得张佳乐耳膜一阵蜂鸣。“新杰,照你想的做。”

“是!”

张新杰得令,三步并作两步走上领航员席位,替下了宋奇英,又问林敬言:“距分裂期开始还有几分钟?”

“精确测算,6分24秒。”

“以倒计时形式投影到大屏幕上,每隔一分钟拉一次红色警报,剩余一分钟后持续警报。反物质鱼雷发射程序二次确认,发射后计时3分钟引爆,倒计时三分半时准点发射。两轮一人次定点传送准备。”

为了节省时间,张新杰省略了所有任务的主语,却无一人遗漏属于自己的部分。连珠炮似的命令还未下完,林敬言已控制了全舰的警报系统。轮机室里秦牧云紧锣密鼓地检查着鱼雷程序。而定点传送的第一轮设置则经由他自己的手,随着命令的告一段落而全数完成。

“张新杰你疯了?!传送装置要降下护盾才能运行,你想找死吗?!”张佳乐在穿梭机里抓着耳机失声大吼。“真想让霸图号九百多人替我和孙哲平陪葬不成?!”

“请容我代表全体船员,对你此前拒绝的说辞作出答复。”张新杰沉静的话里带了些狠劲。“霸图号九百多人,愿意为你们冒这个险。否则,这将是我们的遗憾。”

“你怎么……”张佳乐还欲再辩,却是孙哲平阻止了他:“乐乐,让张新杰说完。”

“你想问我如何得知船员们的想法,这很简单,”张新杰说着话,设置程序的手丝毫不为所动,分秒间完成了第二轮的数据编程,“因为我刚刚下达了最不符合逻辑的命令,而他们都毫不犹豫地予以执行了。”他下达起第二阶段的指令。“郑乘风,届时听我号令,将护盾能量降至零点。”

随后他又把话头对准哑口无言的张佳乐,和本想说些什么却也被噎得无言以对的孙哲平。“现行的信号强度只允许霸图号一次传送某一个人上舰,时间紧迫,所以……”

“先传孙哲平/张佳乐!”

穿梭机上的两个人异口同声。

张新杰对此恍若未闻:“抱歉了……”

他抬手一挥,在舵手听令降下护盾的同时,当机立断地按下传送按钮。


张佳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泛起传送定位的蓝色光线,身体被分解成分子和原子,又重新组合。明明传送过程中心脏和大脑都是电镜下才可见的基本粒子,绝望感却挥之不去。

第二次生还,自己还是一个人。

他的身体直接出现在霸图号舰桥,保持着穿梭机上被传送时的坐姿,甫一落地便膝盖一软,两手支撑着跪在了甲板上。

就连这姿势,都跟百花号事件告终时一模一样。

屏幕上已经倒数到了1分44秒,反物质鱼雷已然发射,74秒后便会爆炸在生物体内。

曾经歪打正着救过孙哲平一命的黑洞,虫洞,白洞,管他是个什么玩意儿,短时间内不会再次出现的。没有什么,没有任何事物,能帮他把孙哲平带回来。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怪不得张新杰要说抱歉,他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是一早就打定主意了么……咦?张新杰呢?

张佳乐偏头看去,霸图号大副仍坐在领航员的位子上,手指舞动看得人眼花缭乱。明明只剩不到一分钟了,张新杰不会做无谓的努力浪费时间,这时候怎么还不向后推进,曲速躲避爆炸余波呢?

这说明,这说明……说明他算准了时间,孙哲平正在被争取传送上来!

他迟钝的脑子猛然间开了窍,蹭地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几步扑到张新杰的操作台前。他的手心用力抵着操作台的拐角,剧痛刺进心房仿佛万箭穿心,胸口又像被一双巨手狠狠揪着。孙哲平送他的戒指贴合在台面上,旁边的坐标传输系统不断更新着目标锁定进度。那上面的数字一跳一跳地增加着,伴随着大屏幕上的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

95%,48秒。

98%,40秒。

99%,37秒。

100%,36秒!

张佳乐猝然松开手,舵手的职业习惯驱使他挪回一步之遥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亲自掌舵,让霸图号进入安全的曲速空间。然后他用尽全力转过身,感受到孙哲平扑面而来的气息,放任自己被拥入三年来日思夜想的怀抱里。

而他始终不曾注意到的,他戴在左手中指上、在任务过程中渐渐密布了龟甲状裂纹的戒指,在他触到孙哲平宽阔肩背的那一刻,终于不堪重负地崩裂开来,从他的指间晶莹闪烁地坠落。

晶体般棱角分明的碎片散了一地,乌沉沉地沐浴在舰桥通明的灯光里。

-TBC-


*赤丹:K市市花茶花的品种之一。

*关于霸图号职务安排的小总结:韩文清-舰长,张新杰-大副(指挥官)兼首席医疗官,林敬言-首席科学官,张佳乐-舵手,宋奇英-领航员,白言飞-首席通讯官,秦牧云-轮机长。

评论(8)
热度(42)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