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喻黄】指间句读(一)

【文前说明】有点长,但请务必戳进看完!务必戳进看完!务必戳进看完!尤其是知道星际迷航背景的亲们!!!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然后再决定是回来看文还是直接点叉!!!

之前发过的1600字全部推翻,现在它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混血瓦肯喻×人类黄

第一章天天并没有出场……但是有lo主一直暗搓搓心水着的镜爸!

全系列更名Voyage,双花篇《光年轮转》已完结。实在不好意思麻烦如果有订了tag的童鞋动几下手指改订。

以上。




 

终年不熄的烈日悬挂在ShiKahr城上空。

在瓦肯母星的首府,生活着星际联邦最重要的智慧种族之一。瓦肯科学院作为联邦三大最高学府之一屹立于此。这儿有着地球作为联邦首都所不具有的先进科技,有理性睿智的宇宙精英,有冷静求学的莘莘学子……

也有不为社会所容,于是背井离乡的混血儿。

喻文州走进学业测试大厅后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经由火辣阳光一路炙烤的皮肤在阴暗的室内得到一丝喘息。但十六岁的他早已学会将这份面部表情的松快与全身肌肉的放松控制在肉眼不可察的程度,以免被他自命不凡的纯血瓦肯同学们抓住把柄,好开展他们例行的“每日一辱”。

他只是目不斜视地,一路走进替每位考生单独准备的考评室中,属于他的那一间。

“电脑,调节室温为26.3℃,湿度60%。”

他深吸一口人造的潮湿空气,摘下兜帽露出遮挡着的面容。较之纯血瓦肯略显圆润的耳尖,线条柔和的下弦眉角,过分白皙的肤色,易损的肤质,中分的刘海下方焦糖巧克力色的瞳。

无一不向世人昭示,他不是个合格的瓦肯。

甚至不是个合适的半瓦肯。

星际联邦建立了近两百年,瓦肯人对待混血的态度已经比最初缓和了许多。即便如此,喻文州仍是个怪胎——由纯血瓦肯与纯血地球人孕育的他,具有远高于瓦肯水平的智力与精神感应能力,耐力与身体素质却只勉强达到地球平均线。他血管中流动的是富含铜元素的瓦肯血液,而他的预期寿命,经过端粒长度分析,堪堪达到地球水准。

百年来曾有无数混血瓦肯,在联邦史册上建立功勋,享受来自两方故土的尊荣。然而,在观念更加开放的未来,喻文州始终不知自己归属何方。

混血瓦肯历来拥有同等的、留在瓦肯科学院进修的资格,只要你的能力通过考评被科学院认可。可喻文州的申请书在上交后的第13秒,就收到了冷酷无情的拒绝——以基因缺陷为理由。

位于地球的星际舰队学院主动预录取他入学,用一种高高在上的、以观后效的态度。至少从那封发送到自己PADD上的邮件的措辞中,喻文州明白无误地读出了这些。

潜意识里他一直以为自己理应是个瓦肯人——事实上,古往今来的每一名混血瓦肯,毕生的行为准则都遵从于他们的瓦肯血脉。他从小居住在这颗干燥炎热的星球上,每分每秒都克服着瓦肯母星稀薄的大气、高温的气候与强重力的地理环境给自己带来的苦楚。他接受瓦肯人的尖端教育,努力在同龄人中变得出类拔萃、独占鳌头。他学习控制自己的思想,遵从理性的逻辑,计算每一件事情的概率、予以衡量并做出抉择。

唯独这一次,他在人生的岔口前无能为力,竟是地球悲悯地向他伸出橄榄枝。

是啊,他连身为瓦肯人满七岁时必须安排的精神链接伴侣都没有,有的只是愈加严苛的冥想训练和精神屏障构建要求。纵使身负创纪录的精神感应和共享能力,他又如何称得上是瓦肯人。

干燥的肌肤渐渐感受到了舒适,喻文州冷声将湿度下调至42%。考评室在主控台的操作下进入全封闭状态,环形墙壁上的八块显示屏同时亮起,显示出相同的八个句子。

语音播报系统启动。开场白是联邦通用语,平板无波、直截了当的瓦肯风格。

“请选择,是否立即进行智力测试。”

“是。”

喻文州回以同样的语气。不紧不慢,成竹在胸。

“请选择题库等级。”

“高级。”

这是瓦肯青年在进入科学院进修前,需要通过的最后一级知识测试。

“请选择语言:瓦肯语,联邦通用语……”

“双语,播报顺序随机。”

喻文州将双手背在身后,并不必要地在原有站姿的基础上挺了挺腰板,长身玉立,神情淡漠。

他平静地闭上眼睛,双手搭在感应键盘上。

 

“是谁说:‘逻辑乃是我们文明的基石,因为有它我们才脱离了混沌状态’?”

“瓦肯哲学的守护者,T’plana-hath。”

“正确。”

“调整此核磁成像中的电磁波,使反中性子得以通过。”

“将t=0处的波谷移动至t=0.56s。”

“正确。”

“请完成所给的3D象棋棋局。”

“王后吃掉国王。”

“骑士吃掉主教。”

“士兵吃掉骑士,checkmate。”

“最优解,正确。”

“克林金沙第一定律是什么?”

“虚幻的东西不存在。”

“正确。”

……

 

“测试完毕。测试对象:喻文州。测试完成时间:2时44分39秒。正确率:100%。测评结果:极优。”

喻文州随着这句话的播出波澜不惊地转过身,不悲不喜地走出测试厅大门。他刚才测试的速度和正确率大概能在有史以来的成绩记录上排到前三,然而他并不关心这个。他的生活即将重新开始,即使他将前往的地方与他互不认同。

他漠然地登上门外等候他的车。

“你是本批次测试中第一个结束并通过的。”

他的瓦肯人父亲淡淡地陈述着这一事实,他们大脑内属于亲人的精神链接中不存在任何情绪的波动。

温柔包裹着他脑海的那些感情,全部来自于他的地球人母亲。

“肯定的。”

简短的回复后车内气氛归于沉默,唯有母亲的自豪与不舍,依旧如蚕蛹般在他周身围绕。

一家三口在发射基地的入口处道别。喻文州即将在这里登山穿梭机,先到达瓦肯大气层外的航空港,再搭乘星际舰队的舰船前往地球。

车还未停稳,一名身材瘦高、文质彬彬的军官远远地大步走来迎接他们。那人先与喻文州的母亲微笑招呼,又和他父亲颔首为礼。然后他略微垂下目光,直视喻文州的眼睛。

“你就是文州吧?”他和蔼地问,一阵忙乱的思考后伸出了右手。“星际联盟少校,蓝雨号大副方世镜,很高兴认识你。”

喻文州仰起脸正要说些什么,对方却恍然大悟似地收回了手。“抱歉,是我一时疏漏,失礼了。同瓦肯人的手部接触是不被轻易允许的,对吗?”

“肯定的。瓦肯人的手是精神感受器官,十分敏感。”喻文州一板一眼地说。“所以……”

方世镜了然地抢先抬手,做出ta’al的手势。喻文州眨了眨眼,也用ta’al回礼。

“方先生是你母亲的旧友,他会作为你在地球上的监护人,向你提供情理之中的帮助和引导。”喻文州的父亲说完,又转向方世镜:“请接受我对您愿意担此重责、代吾教子的深深谢意。”

“不必如此。”方世镜可称得上是疼爱地看着喻文州。“文州的眼睛……真是像极了你。”他对喻文州的母亲说道。

“是啊。”背井离乡远嫁瓦肯的女人应道,随即被丈夫抢了话头:“我为此而庆幸着。”

夫妻俩交换目光,来自地球的女性笑容粲然。

“吾儿,我希望你能够清楚。”瓦肯男人示意喻文州站到方世镜身边与他面对面,上前一步低沉严肃地说:“瓦肯是你的故乡,地球也是。这件事不取决于他人的承认,而取决于你本人。你体内源自瓦肯和地球的基因是同等的,你身上属于这两者的特质亦然。这种认同是从你身上灌输给他人的,而并非由他人交付于你。”

“否定的,父亲。从目前的现象看……”

喻文州麻木地反驳。嘲讽,歧视,他经历了那么多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高度文明的社会上的不公平,却在自小认定的故乡的拒绝下,毫无还手之力。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他的父亲摇着头打断了他。“这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和尝试,总有一天你会懂得这句话。而我和你的母亲,会始终等待你身负这样的认同归来。”

他们亲情链接的尽头掀起小小一阵涟漪,那是父亲交给他的感情。喻文州从未想过瓦肯人也能产生如此复杂的感情,各种组分交相辉映,意蕴深长。他的眼睫颤了颤,低声答道:

“是。爸爸。”

这是他十六年来第一次,不以“父亲”称呼面前这个男人。

“文州。”随后,他的母亲柔和地开口。“你感觉如何?”

“我不明白,母亲。这是何意?”

“那就用地球的方式告个别吧。记得要叫‘妈妈’。”女人和蔼地笑着,提出她的临别要求。

喻文州终于感到一毫异样的感受在情绪之海中游弋,但它太过微小,无法定义和捕捉。他想了想,否定了“这个要求不符合逻辑”的命题。

“那么妈妈,再见。”

他还是做不出任何表情,但他的母亲对此似乎已经满足了。

“时候不早,我们要上路了。”方世镜欠身道。在场的三名男性再次互致ta’al,在“生生不息,繁荣昌盛”的问候声中,喻文州跟随着方世镜,走上发射基地门前的长阶。

将要进门时喻文州停了下来,内心的悸动与缺失感让他下意识停止了前进。那时他还不知道,他之前感受到的异样叫做别离之情,而此时的缺失来源于新生的游子之心。

方世镜在他身前几步处停步,转身唤他:

“文州,该走了。”

他最后遥望了一眼这座建立在荒漠中的暗黄色的城市,回头向停泊在轨道上的穿梭机走去。

-TBC-


*关于瓦肯举手礼ta'al请戳【相关资料】

*冥想:即精神自律。瓦肯人用以日常克制情感与冲动的方法。

*文中智力测试题目来自星际迷航TOS电影《The Voyage Home》(中译名《拯救未来》)开头。

*生生不息,繁荣昌盛:原文Live long and prosper.

评论(9)
热度(58)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