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方王】星辰入眸(一)

实在不知道方王和喻黄两篇先写哪个,于是放飞一把自我两边各写一章,分别找找感觉,然后收集收集各方反馈(并没有这种东西),看看哪一篇的完整版细节大纲最先成形……

大概对应的是原作第七赛季时间线,但出道人员和现役人员什么的并不严格对应(其实是因为圆不过来了orz)。

是个关于战争的故事(并不,只是跟外星非和平种族打群架而已)。

然而开头就是长辈对孩子教育方向的讨论(你够)。

一写方王就ooc。特别ooc。





“自己检查自己处理,今儿个我不治!”

方士谦怒气冲冲地站在生命体征检测仪前,偷眼往后一瞄,甩手扔出一个三录仪。力道略大,角度落点略显刁钻。

五步远处王杰希跪坐在病床边缘,两手绕在身后,紧身制服撩起大半,露出鲜血淋漓的后背。他宽肩窄腰的好身板随着脱衣服的动作微微向后仰,显得腰部的肌肉愈发精瘦有力。

那支微草号首席医官特制的便携式医用仪器擦着他的耳朵尖儿嗖地飞过来,借着冲力在床单上苟延残喘地蹦哒两下,落在他膝前两点钟方向,水平距离40厘米。

算准了非要他小小地牵动伤势,平移也好俯身也好,总归痛上一痛才能拿到。

王杰希面色不变视线不移,眼皮子抬也不抬,仿佛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他就着刚才的动作把浸了血的制服脱了,随手捞过一件病号服一套,就要把下摆往伤口上拉。

“我靠!”三米外的人瞬间出现在身侧低声骂道,一把攫住他绕在背后扯着衣服的手:“王杰希你发什么神经!”

王杰希不说话,嘴角抿着一丝暗笑,顺着来人的力道将身子往前挪了挪。衣襟又被卷到腋下,手被按回面前,规规矩矩摆在大腿上。方士谦捞起三录仪开始检查创伤情况,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镊子,酒精棉球一寸寸按过伤口周围的皮肤。

对新发现的一颗类地行星进行探测与样本采集,微草号很少被派到这么轻松的任务。然而事实证明看似简单的科考任务个个都杀机暗藏,比如这次,外勤队伍在采集土壤标本的时候惊动了星球上的野生动物并因此遭到袭击。秉着严禁破坏该星生态环境的原则,外遣队一路躲藏转移到通讯信号良好的位置,集体传送上舰。

变故陡生时许多队员反应不及,王杰希就近替高英杰挡了一下。伤口虽可怖,但好在并不深。传送室待命的方士谦一见这情景便拉下了脸,所幸恰逢β与γ班次交接,邓复生顶上了指挥官的位置,王杰希就被方士谦黑着脸押进了医疗港。

人工消毒很快就结束了,方士谦凑近了又把伤口细细审视一遍,转身去拿皮肤再生器,临走不忘朝刚擦过酒精的部位不怀好意地呵一口气。液体猛然间挥发,带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凉意,感官上相当刺激。

这回王杰希终于抬头瞥了他一眼,从表情到态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知道你想撩我先开口但我就是懒得跟大龄儿童说话讲话”的气息。

然而方士谦得了这一眼就好像达到了目的,拎着东西往回走时神色已稍霁,居然还记得从旁边的病床上顺一个枕头,丢到这边叠成豆腐块儿的被褥上。

“趴着去。”

他扬一扬手中的家伙,作龇牙咧嘴状瞧着王杰希背上的伤,倒像那血肉模糊的一块儿伤在了他自己身上。真正受伤的主儿倒是淡定自在,之前身处方士谦的地盘儿面对债主似的方士谦尚且形色如常,这会儿更放松得像坐在自己那张舰长椅上一样,把脸往枕头被子里一埋,舒舒服服地眯上了双眼。

“唉我说,你别装死啊。”

来了。王杰希意料之中地撑起脑袋。方士谦何人?星际舰队里几千名医疗人员,要说他都算不上医中妙手,那剩下的人里除霸图号张新杰外大概没几个有资格自称医生。就算诊治对象是王杰希,区区一个皮肤再生器都亲自操作还屏退了助手和护士,没什么特殊目的那才叫有鬼。

“交代吧,为什么赌气?”

“赌气了我还眨眼就打自己脸,浪费一支再生器作甚。”方士谦白送他一枚卫生球:“反正也伤得不重,干脆去实验室配一瓶碘酒给你,让它自然愈合好了。”

“哦,那你倒连皮肤再生器也一起扔给我呢。”王杰希看上去很想以眼还眼:“失去嘲笑我的机会了不是,多没意思。”

方士谦日常乐趣之一,在王杰希受些小伤时直接把医疗器材一把甩给他,然后以关心和监督为名,蹲在一边找茬挑错儿。

“看不出你还有这恶趣味。”

“过奖。这还多亏了您的恶趣味。”

两个人一来一往间,王杰希的伤口已经在仪器的作用下获得了完全的修复,新生的细胞在医疗港干净得过分的环境里默默增殖,隐隐地有些发痒。方士谦一时半会儿没有接茬,一室空气也沉静得撩人心痒。

“我说杰希,”他在床边上坐下,严肃起来的声音显得硬邦邦的,“你不能这么紧张英杰。”

“英杰只是个实习生,虽然通过了舰桥军官测试,但连正式舰桥成员都还算不上。既然决定了他会留在微草,就少不得多派他出去锻炼。既然是锻炼,保护后辈是我分内之职。”王杰希理所当然:“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达成共识培养他接替微草,又不是达成共识对他过度保护!何况这次返航后,他的实习期的就结束了。我早就说过,我认可高英杰的能力,但他的性格必须磨练。”方士谦寸步不让:“你知道我不是在说今天这件事。”

“是引导,不是磨练。”王杰希纠正说:“正因为英杰性子软,所以才不能像你带柏清那样,往外一丢就撒手……你别那样看着我。”他迎着方士谦挑起的眉。“以后商量着来。”

方士谦两根手指在王杰希背上弹了几下,感觉伤口恢复差不多了,遂主动帮他把衣服理理整齐。

“我可不敢抢你的宝贝徒弟,柏清已经够我烦神的了。”

那是你徒弟太熊!王杰希腹诽道。方士谦伸个懒腰站起来,拿过他换下的制服:“你就别穿着病号服在走廊里晃了,等我回房间给你拿一套来,然后陪我上观星甲板坐坐去。”

“假文艺。”王杰希吐槽他。当年他们还是学生,在学院的虚拟星空室相遇。后来上星舰服役,方士谦想撩人想谈人生想求原谅,包括表白此等人生大事,都是在观星甲板上解决的。

“γ班次都开始半个小时了,舰长不付我点儿加班费?”

方士谦在医疗港门口回过头来,恢复成平日里老不正经的笑模样。

-TBC-


多一句嘴,同系列双花篇已完结哟~

评论
热度(18)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