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昊翔】行路难(全)

写完以后前半段也改了改,虽然总觉得叙事顺序是怎么也改不好了……

总而言之,在经历了键盘渗水+发烧不退等多重磨难后,我终于把这篇生贺囫囵生出来了。

然而感觉自己写得语无伦次思维混乱……

总而言之,谨以此文送给两名星辰大海中闪着光芒的傲气少年。

BGM:杨钰莹-《行路难》←其实编曲并不是完全合乎全文气氛,但歌词神契合。其实我自己写的时候听的是齐栾的《他和他的江湖》,两首歌都可以考虑配着试一试。




行路难


——在这白驹过隙般光阴的起始处,他们所选的便是截然不同的路。


许多年后一个秋意渐凉的深夜,唐昊一只脚尚未从百花号舰舱内迈出来,冷不丁回想起一些少年时代做学生时的断续往事。

比如星际舰队学院清晨五点半的朝露,比如格斗训练室里迟迟未被更换的泄了劲的沙袋,比如早在初春兴起的雨季结束前,就降临了这片土地的漫长夏日。

庭前树木沾着湿漉漉的温热水汽,气体分子的无规则运动在温度助力下越发剧烈。粒子速率分布曲线的峰型变高变窄,正态模式不变,积分结果始终为1。

那时的他抱着一本基础化学原典叩开教室门,满屋子指挥系学员盯着他这个突然出现的的“外来人”,压抑了一室议论纷纷。

他自顾自地昂着脖子,目不转睛径直走到无人落座的第一排正中,放下PADD的同时皱眉想了想,把那本图书馆里借来打发时间的大部头“砰”地推到隔壁的空位上。

五分钟后孙翔一路飞奔进来,远远地望见了唐昊和他占好的位子。他眼前一亮,兴高采烈地过去坐下,嘻嘻哈哈地去勾唐昊的脖子。

勾到近前他猛地松了手,蹦跶起来瞪着唐昊,恍然间回了神似的,撑着桌面作大惊状。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唐昊沉着一张脸任他勾了又放,修长手指在PADD上来回划动:“又不是专门开给指挥系的课。”

“这倒是……但你们作战系的选这门课不是要……”

“筛选测试,我过了。”说话间唐昊已经把PADD调到了收件箱界面,往孙翔面前一递:“不信自己看。”

孙翔伸手弯腰趴在桌上,和唐昊一人扶着PADD一边儿,草草扫过一遍就把东西推还回去,扑通一声重新坐下。“你实习分配出来了没?”

“嗯,去百花。”

“不错嘛,还跟小远一道。”

“知道你不爽,公示表里看见你要去越云了。”

“去了越云我也是毕业生里的头名……唐昊你住手!”孙翔从头顶上抢下唐昊刚刚压上他脑门的书,定睛一看:“你借这么无聊的书干嘛?这都什么时代了还看纸质书?”

“占座方便。”唐昊瞥他一眼,胳膊肘在孙翔桌面上砸了两下:“不由分说就坐过来,你就不怕这是我给别人占的?”

“别扯了,除了我你还认识指挥系的谁?”孙翔嗤之以鼻:“就算是给别人占的……”

他咧着嘴角凑近了,在唐昊的耳边呵热气:“那你赶我走啊?”


单薄的制服外套裹在唐昊身上。他蜷起微凉的指尖,双手不为所动,仍露在外面。

现实中迎接他的不是孙翔口中温热的气息,而是发射基地外的猎猎晚风。在太空里待了将近一个月,步伐踏在地球的土地上,叫人感觉异样得不大习惯。

当年为了毕业实习被随机分配到一艘非主力战舰上而闷闷不乐大半周的孙翔,明天就要指挥嘉世号启航,执行他就任舰长以来的第一个任务了。

而他仍是百花号上轮值β班次的第二顺位舵手。

刘小别他们喊他一落地就到船坞酒吧去的消息还在PADD里躺着。时辰已近半夜,唐昊没再给损友们发通讯询问,直接搭上了回家的车。

他这趟远赴γ象限的巡航,出发时错过了嘉世的职位交接仪式,返航时错过了孙翔的践行酒。

公寓楼里的声控灯像是刚刚亮过又暗下去的样子,灯泡外壁仿佛还散发着热度。周围薄薄一层空气在热量侵袭下变形扭曲,看得清乌蒙蒙散开的凌乱灰尘。

他停在距离自家门口半层楼的位置。

孙翔单手插在口袋里,背靠着他家门板仰头看天花板,专注得令人产生错觉,以为他能穿透重重墙壁,直接看到屋外星光璀璨的夜空。唐昊上楼的脚步声很沉,说不清是累的还是刻意为之,成功地将孙翔从神游天外的状态中惊醒。

“去楼顶坐坐?”

孙翔提起两罐啤酒冲他晃一晃,单边酒窝笑得陷下去。眼神大概可以定义为“就问你敢不敢”的挑衅式,可惜眼角垂落,疲惫感就挡也挡不住地泄露出来。

他们在星际学院上学时,孙翔就经常大晚上的跑到他寝室门口,忘记房门密码了、被室友嫌弃不放他进屋了,更常见的是以最近发生的某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为借口,硬赖着唐昊求散心求收留。

唐昊拿他毫无办法。

他们在夜半无人的操场上漫游过许多个夜,你一拳我一脚地试身手,你一来我一往地斗着嘴,也谈过毕业后的计划和虚无缥缈的理想。孙翔的想法总是乐天大胆,异想天开却让人觉得这就是该由他来走的路。唐昊则谨慎得多,似乎并不那么急着出人头地。

然后他们会就谁睡床谁睡地的问题展开一段缺乏营养的争论,接着挤在一米二的单人床上沉沉睡去,胳膊叠着胳膊,腿缠着腿。

一个是指挥系风头无两的领头人,一个是作战系稳扎稳打的后备军。孙翔生来便是要锋芒毕露的人,而唐昊,他需要更长的蛰伏期。

而此刻又如何呢?唐昊仍在自我沉淀,孙翔顺利继承了他渴求已久的荣光。

真的是这样吗?

“你晚上喝了多少?”

唐昊把头一撇,冷哼一声,上前把孙翔手里的东西夺下来。他凑近了才闻到孙翔身上淡淡的酒味,想来今晚团伙内的送别足够克制,只怕气氛也并不豪迈。

孙翔不答话,只冲着他意味不明地笑。唐昊在星际战场上刚被蹂躏过一轮的五脏六腑在地球重力下陡然血气上涌,他把啤酒罐放在一边,揽住孙翔精瘦的腰身。

“走吧,我陪你上去。”

一口气随着话语悄无声息地叹出来。

孙翔喝的确得不多,但也的确不符合他平素酒量地醉了。他力道若有若无地靠着唐昊往上走,迷蒙惺忪的眼神落在唐昊制服的领口。

醉酒与否本就是件颇为玄幻的事情,醉的人可能只是想醉而已。

唐昊握住孙翔靠近自己一侧无处安放那只手,忍不住皱了皱眉。

自然不是真的嫌弃。何况孙翔的心事别人不知,他却多少能够懂得。

星际舰队近十年以来,大大小小数十场战役的绝对主力,元首级战舰嘉世号,早不是昔年孙翔画进蓝图里的嘉世了。


昔年的孙翔是顶着天才的名头,进的星际舰队学院指挥系。

彼时他年纪尚且算小,当年年底才满十七,一路天之骄子、张扬骄傲地走上来,言辞够狂,模样够俏,活脱脱便是少年意气四个字成了精怪,指了他来做它行走人世的代名词。

唯一的缺点,大概是说话处事有点儿不过脑子。

开学典礼上学生代表发言的人选是按入学成绩单定下的,理所当然便是孙翔。礼堂里头红毯覆盖了走廊台阶一系列角落,灯光层层铺陈,视觉效果金碧辉煌。他腹稿没打,讲稿没备,两手空空潇潇洒洒地上了台,冲着前排的学院领导和往届学长咧嘴一笑。

讲台正前方的大灯将一大束光芒投入他的眼睛,剩下的晕开了在他身侧浮沉。孙翔站在灯火通明处,偏浅的发色被衬成黄金色泽,耀眼得像一颗星星。

“再先进的科技都会有被淘汰的一天,名噪一时的英雄也会有落幕的时候。而他们的位置,迟早会为我们所取代。”

“待你我羽翼丰满之日,便是星际舰队改朝换代之时。”

这颗明日之星思维活泛跳脱地从舰队历史扯到个人发展,用着第一人称复数当主语,眼神情态却浸透了舍我其谁的神气。

坐下一片哗然。当着这么多身居高位的前辈的面,这不可以不说是出言不逊了。但年少有志,后浪赶着前浪追,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再看看坐在台前的人:韩文清王杰希面无表情,叶修魏琛漫不经心,孙哲平甚至饶有兴趣。舰队五大主力星舰的舰长都没有负面情绪表示,学院也就不再多管了。

于是孙翔顶着欢呼掌声走下台,仿佛行走着的未来火种。这个名字在往后的学院时光里被添加了更多的光环,直到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但凡提到他们这一届学生,首先被拎出来大说特说的,都是孙翔曾经的这番豪言。

而在当时,按院系分区、黑压压一片坐在台下的新生群里,时年十七岁半的唐昊正捧着PADD研究β象限的星域图。作战系是喧嚣议论的重灾区,他却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只捏着一支感应笔在星际联邦的中立区布防图上写写画画,巨大的手写箭头贯穿了图上蛇形排列的卫星前哨站。

“不走吗?”

邹远隔了一条走道跑过来,站在渐渐疏落的人流中提醒他。唐昊心不在焉地“嗯”了声,恋恋不舍地保存文件站起身来。

“讲话你没听?”

“周围太吵了。”

唐昊说的是实话。作战系的学生雄心壮志荷尔蒙一样不缺,星星之火稍加煽动即可燎原。他自己也勉强算得上低龄入学,素质上乘、起点不低,却很是看不上系里眼高手低的风气。人人以为自己是进可身先士卒退可坐镇指挥的全能型人才,战争史、经典战术案例,随便来道模拟分析题,本相毕露得那叫一个争先恐后。

怨不得作战系出身在现役舰桥指挥部军官里的比例如此之底,连工程系都比不上。说到底逞的还是匹夫之勇,学院风气问题罢了。

“我猜你也懒得听,孙翔那逻辑可真够跳的。”邹远探头到他PADD上瞥了一眼。“这么早就开始预习战术指挥课啦?你们要到第二学年才能选吧,还要先通过笔试选拔。”

“提早准备,多一份把握。”唐昊淡淡地、认真地回他:“多远大的志向都得一步一步地走。况且按部就班等着做接班人有什么意思,时机未到就制造时机,想要的东西就自己抢过来。”

“真符合你的风格。”邹远一笑:“所以你还是听了学生代表讲话的嘛。”

“就听了他那几句。”唐昊在邹远面前不怎么端着他的冷面孔,冷不防被揭穿了,嘴角便漏出一痕笑意来:“别哥和柏清呢?”

“早在外面等着了。”邹远玩心大起,语气闲闲地撩拨唐昊的要害:“要不咱们走快点儿?”

对于考入星际舰队学院的天之骄子们来说,正式入学前长达两个月的预科教育用于适应学院生活实在太过绰绰有余,足以让这群精力过剩的年轻人们充分发挥,拉起一张错综复杂的人际网,建立许多热热闹闹的小圈子。

唐昊和刘小别同系同寝,邹远和袁柏清分别是他俩的发小。而孙翔,孙翔开课第一天就跟唐昊在格斗室里打了一架。

这就是一个配置齐全的小团伙了。

顺说,造成唐昊和孙翔不打不成交,并开启了他俩日后无数场各个类型教科书级别PK的对抗式训练,唐昊输得相当惨烈。而那个叫他头一节课就灰头土脸的罪魁祸首,没心没肺地笑着挽着他的胳膊拉他起来,直接省略了伸手到他面前要许可的过程。

然后对他说:“你拳脚不错,我们交个朋友?”

男孩子心大,一场练习赛的输赢很快就过去了,打出来的交情却过不去。不知道当年从两个系百余人里点出这两个名字、叫他们上场练练的教官有没有佩服过自己的手气,随口一点就拎出了这届学生中最牛气冲天的两个人。

邹远有种奇怪的感觉,或许是出于对氛围的敏感和对发小的了解。孙翔虽说一副明媚阳光跟谁都嘻嘻哈哈的模样,遇上唐昊却总严肃认真些。而唐昊对孙翔的关注,也似乎格外多一点。

比如现在。

“不急。”唐昊坦坦荡荡地回头,伸长脖子看了看主席台中央:“总归咱们不会垫底。”

孙翔还在后台待着挤不出来呢。且等他几步又有何妨。


夜半高处的阒寂无人相比地面街道的悄无声息,似乎更加摄人心曲些。唐昊搂着孙翔,侧身将楼梯道通往屋顶的门撞开。空气剧烈流动,萧瑟气息迎面灌满了袖底领口。

仿佛岁月凛冽无声。

孙翔被吹得清醒了点儿,撑着唐昊的肩膀站稳了,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拉起唐昊慢慢往外走,走到楼顶空地的中央。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一前一后,手握着手,一言不发地站在夜色里。他们脚底是明灭相交的万家灯火,路灯勾勒出道路构成的的网络。下弦月清光稀薄,洒上灰暗的砖石墙壁,铺不满细纱般的一层。

“一叶之秋比刚开始听话多了,执行命令也没那么多指手画脚的了。”

孙翔接任嘉世号舰长,同时也接手了原本属于叶修的特配武器却邪,和AI一叶之秋。那可是自主进化到顶点了的高级AI,跟随多年的主人莫名被贬到兴欣号上从零开始,自然对孙翔这只雏鸟百般挑剔。分析与战术本不是孙翔的强项,否则舰队高层也不会紧巴巴地把雷霆号舰长肖时钦也调上嘉世。指挥体系磨合的这段日子里,孙翔为了争取一叶之秋的认可,想来吃了不少苦头。

可是从孙翔的话里,唐昊听不出丝毫开心。

“它说他认可的是我,不是我名下代表的嘉世。”

这并不难理解。嘉世号代表的舰队战斗核心大厦将倾,这几年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孙翔只是被星际舰队临危推上前台鼓舞士气、支撑台面的代言人,此番情形着实怪不得他。

“军心不齐,上行下效。我不清楚嘉世号这几年经历了什么,但它现在这样根本运作不长久。我一个初来乍到空降的舰长,想做的太多,乱麻一样缠在一起,最后什么都整顿不了。我知道舰队这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嘉世号就算真的重组了,高层也不会亏待我这个挡箭牌。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感觉。”

夜幕中孙翔空攥着另一只拳头,视线微微向下,倔强地抿着嘴唇:“我想继承‘斗神’的一切,不是为了让这个称号背后的威名和功业陨落的。”

然而有些事情,一如杯水覆于江河,业已无可挽回。

唐昊哑然,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他走近一步,屈膝仰头看着孙翔的眼睛。这双眼睛眸光明亮,绝大多数时刻都透着意气风发,像它的主人总说着天降大任于我一人,于是万水千山不过等闲。

便是此刻残山剩水满目,孙翔的双眸依旧如此燃烧着火种。

唐昊忽然便放下了先前揪起的心。

“那就做你自己。”

他伸手捏住孙翔肩颈,重重地捏着,张口找回自己刚才丢失的声音:“你何必做第二个叶修?谁规定的斗神的功业就是叶修从前的功业?一叶之秋是你的,却邪也给了你,斗神的名号不在于嘉世怎样,而在于你怎样!”

“这我当然知道!”

孙翔慢动作抬起头来,反手攀上唐昊撑在两人之间的手臂,勾出一个狂得不着边际的笑。

他站直了身子,比唐昊高上两厘米的身高突然间显出了压迫感:“……我只是不想放着嘉世号不管。”

又一阵秋风涌过,终于撩起些微醺的酒气。孙翔阖着眼皮复又靠到唐昊怀里,下巴枕进他的肩窝。

“你真当我迷茫到失去方向啊?我只是……”

“你就是傻。”

唐昊用鼻子出气笑出声来,环住孙翔拍着他的背,听他把话说完。

“……想说给你听听。”


一年的时光过得相当快。

唐昊站在星际舰队年末军演的挑战擂台上和林敬言握手。百花号席位上张佳乐的表情相当复杂,看不出是想一拳头锤他脸上还是一巴掌拍他肩膀。

呼啸号那边,方锐目瞪口呆。

年度军演的例行节目,两年内新近服役的军官可以任选一名前辈进入模拟室,自选模拟环境,扮演敌对双方进行作战或者指挥演练。

唐昊赢了。

在β-6C星系的星际战场环境下,使用与现有格局截然不同的战斗部署,击败了现实中负责那一块防区巡航布防的呼啸号舰长林敬言指挥的敌对方。

都看得出林敬言的实力绝非等闲,也尽了全力,奈何抵不过唐昊锋芒太胜。他把自己埋藏太久了,乍一见天日,总是惊世骇俗。

“一块溪流底部自我打磨的璞玉,不,一柄暗室角落里自我淬炼的利器,一旦出世,必然是可怕的。”

喻文州瞧着他和林敬言模拟演练的数据记录如是说:“嘉世号之外,舰队高层这次应该还有大动作。”

嘉世号终究未能逃脱休航整顿的命运,但至少孙翔并非一事无成。依赖个人能力的突击任务自不必说,没有肖时钦在旁、独立指挥的能力也渐渐有了起色。

挑战赛上孙翔的名字紧跟在他之后,三十分钟惨败给韩文清后他吐着舌头走下来,反倒弄得唐昊不好意思嘲笑他了。偏偏孙翔还没什么心肺地往唐昊身边蹭,一边挠他掌心一边问他:

“怎么样?我厉害吧?指挥舰队作战诶!你老实说,对手换成韩文清,你能过多久?别看我今天只坚持了三十分钟,十分钟秒赢的日子在后面呢!”

他乱动的手被唐昊一把握住,另一只手刚想动弹也被制住了。唐昊欺身过来,眯着眼睛:“你个指挥系出身的输了比赛,好意思来问我作战系的赢家?要不要现在试试,你在我手上能走几招?”

孙翔毫不含糊地当场就怂了。天知道唐昊口中的“走几招”是字面意思还是另有深意,大庭广众之下耍流氓的事儿他又不是没干过。唐昊的脸停在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按兵不动。就在孙翔心一横眼一闭准备一不做二不休主动亲上去时,唐昊倏地放开了他。

“日子长着呢。”他说。“想做什么都有的是机会。”

日子总是那么长,足够孙翔葆有着天真本性,成为一名略有心思的舰队军官;足够唐昊怀揣包袱,成为舰队十几年来第一位作战系出身的战舰指挥者;足够神思飞扬的少年成为思虑深远的成熟前辈;足够模糊懵懂的感情成为根系盘虬的参天巨木。

唐昊一向是个有耐心的人,唯一急躁的一次行动,大概就是在一年前的楼顶夜话之后,紧接着突如其来的亲吻和告白了。

幸好薄醉的孙翔第二天起床没有断片。


他们的调职文件很快就发了下来,事情一路遵循着最顺利的方向发展。林敬言被霸图要走,唐昊顺理成章上呼啸号接任舰长。嘉世号重组,孙翔调职轮回号,现如今舵手的职位明显比舰长更合他心意。孙翔出席了唐昊的就职典礼,唐昊被拽着出现在轮回号舰桥成员为孙翔举办的欢迎会上。

午夜时分唐昊拖着孙翔回家——他们俩的家。孙翔把他掏钥匙的动作止住,口中酒气香醇。

“我们……上去看看?”

这次是真的喝得有点多。

新家的楼层比唐昊独居时的公寓要高,屋顶上也更加空旷。十二月的最后一天西北风飒飒有声,四顾茫然或是举目无望的道路却都已走到了尽头。

远远地传来一声钟响,天地间余音不绝。

又一个新年。

-Fin-

评论(5)
热度(49)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