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双鬼】百尺楼(一)

为啥我每次发生贺,不删掉重发一次就显示不出tag……

以及写完才发现时间过了啊啊啊啊!

假装这是踩点赶上的轩哥生贺。

第一更当然主要是轩哥的光荣事迹简述,以及耍帅。




百尺楼


星际舰队中本没有虚空号。

没有哪一艘星舰能够做到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神出鬼没,战可外围牵制、不战可探查敌情。没有匪夷所思的隐身涂层和屏蔽装置,没有花样迭出的宇宙级烟幕弹和力场诱导仪,没有经过多次独家改装、信号范围覆盖方圆一光年的高精度偏导仪,没有能量时刻保持充足、距离控制精准的曲速引擎。

大型舰种中,根本没有战略侦查舰这一名头。

虚空这个名字,原属于一支平凡无奇却又堪称传奇的舰队直属侦查队,日后大名鼎鼎的虚空号舰长李轩是它的队长。然而那时它的确平凡无奇,只不过是舰队无数支侦查力量中的一份。成员们依据战斗需要于各大战舰之上辗转,有时也会去科考舰上客串一下先遣安全官的角色。

其实便是这两个字,也只是队员们为队伍起的一个简洁拉风的代号。侦察队的真名——一串冗长且毫无规律的数字字母组合,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已有十之九点九九的人不再记得。

当然,三小时后即将出席自己退役仪式的李轩和吴羽策两名上将并不在其列。

“说真的阿策,”李轩趴在自家厨房料理台边的吧台上,手里捧着一杯纯手工而非复制机出品的美式咖啡,“我还是很奇怪,你毕业后为什么会被直接分到我队里。”

“怎么?不满意?”

吴羽策将煎好的培根吐司推到李轩面前,淡淡等他回音。

“学侦查的没地位,当时哪谈得上什么满意不满意。”

李轩耸耸肩,叼起属于他的那份早餐:“有些说不出的高兴,暗暗的,感觉整辈子的野心都唰地一下烧了起来。”


森林,星空,千奇百怪的异星植物,如果忽略一路奔逃的李轩和他身后穷追不舍的知名星际猛兽,当真一幅引人入胜的好风光。

通讯器失灵,相位枪损毁。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也只能搏命了。

李轩一个侧滚翻避开脚下纵横交错的粗树根,拧身落在侧边一处小小坡地上,抬腕拔出随身佩戴的雪纹长刀。当啷一声金石响动,锃亮的刀口在星光下泛出星星点点的光泽,映着李轩陡然间锐利如鹰隼的眉眼。

巨兽躲闪不及,被地上的粗壮根系绊了个踉跄,跌撞几步转过身来,与他两相对峙着。

人与兽比拼耐心,兽永远是按捺不住的那个。那外星肉食动物引颈昂首,血盆大口张开,便是一声经久不息的巨吼,好似地球上对月长嚎的孤狼。吼声惊起飞鸟无数,林间树叶簌簌而下,悄无声息的风也似乎因此而喧嚣了起来。

李轩不为所动,银亮亮刀光一晃,闪身在坚实土地上一瞪,三两步便在没有助跑的情况下,借力跳上了就近一棵参天古木。野兽随即扑将上前,却被茂密枝叶挡住了他的身影。

李轩将刀身隐在巴掌大的叶片后方,矮身蹲在脸盆粗的树杈间隙,瞄准时机纵身一跃,迎上了巨兽张牙舞爪的身影。

他持刀的手纹丝不动,刀锋的方向未曾有分毫改变,便直直捅穿了来兽的一边眼球。

幸亏这庞然大物在当地算不上什么珍稀物种,伤得一两只不需要担上破坏异星生态的罪名。

李轩在浓重的血腥气围攻中偷闲想道。

野兽受伤吃痛,手脚更加杂乱无章,眼看着巨大的前肢脚掌就要向脸上血流成河的地方拍过来。他眼疾手快,左脚屈起在野兽脸上一蹬,长刀顺势拔出,浓稠的鲜血淅淅沥沥淋了一地,黏住野兽胸前几缕滚着尘垢的棕黑毛发。而李轩人已借着惯性,退到了安全距离外的古树上。

“砰!”

干脆果断的枪声再次划破了异星的夜空。李轩一惊一忧一喜,往枪声来处看去。

——惊是惊此人枪法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忧是忧不知来者是友是敌,喜是电光火石间终于反应过来,这星球上本无智慧生物居住,而这个相位枪横行的年代里同他一样,除冷兵器外还惯用火药类枪支的,除那位以外还有何人?

吴羽策素着一张脸站在一里地开外,端着霰弹枪的手尚未放下。他细长的丹凤眼因方才瞄准的缘故眯成一条缝,诮眉微微向上挑起。再往下是将抿未抿唇角与波澜不兴脸色,被鼻翼边半指处一颗泪痣平白添了风情。

火红色的安全官制服裹在他身上,胸前别的却是侦查组的胸针,银色磨砂的材质表面闪过一道若隐若现的弧光。

李轩单手一撑从树干上跳下来,随手扯了一沓干净树叶擦拭长刀,许久了才抬眼,冲着吴羽策似有似无地一笑。

“好久不见。”

-TBC-

评论(2)
热度(10)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