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全职/林方】Mutability 无常(上)

大家好大家还认识我吗orz。是的我终于下定决心抛弃伊若澜这个中二少女时期起的玛丽苏用户名,准备迎接大面积掉粉时代的来临。

更的是歌诗三百系列的新篇~这次选的是雪莱的《Mutability(无常)》,文中半方框内中文版为查良铮译版,行文缘故只使用一、三两段,以及第二段的后三句。

对不起大家,下午腿了进度的指间和白雪歌,它们都……卡……了……

同系列单篇:《时间的玫瑰》《凛》




无常



「今天还微笑的花朵/明天就会枯萎;/我们愿留贮的一切/诱一诱人就飞。/什么是这世上的欢乐?/它是嘲笑黑夜的闪电,/虽明亮,却短暂。」


“老林!老林?林大大?队长?林敬言?!”

没关牢的宿舍门“砰”的一声被推开,撞在墙上又反弹回来,带起一片来不及清扫的灰尘。

全明星落幕、冬休期结束。归队训练的第一周,方锐没能如常在休息日的前一天下午堵到林敬言。

这倒是件难得的事。不过凭林敬言以身作则的作风,必定不会做出擅自离队的举动来。就算是今天下午他一反常态地在训练中早退,也多半是为了队里的要紧事,断不会有别的什么地方可去。

方锐眼珠子一转,联想到上半个赛季末制定的银武升级计划,嘴角咧出一痕笑纹,轻手轻脚地往技术部走去。


掩人耳目神不知鬼不觉摸进呼啸技术部这种事情,第四赛季那会儿方锐没少干过。林敬言把他拐过来当唐三打的继承人培养,谁知小鬼头自己跑去练了个盗贼,猥琐流耍得有模有样。战队高层哭笑不得,林敬言觉得总要他自己觉得合适才好,一味由着他,就这么让他两头练着,一直拖到了当年年前。

既然决定要出道了,那就总得把职业定下来,账号卡准备妥当,好有个半年适应角色的时间。这就不是方锐仗着林敬言撑腰能够一个人决定的事了。在经理面前表明态度之后,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偏生此时林敬言临阵倒戈,成了助纣为虐的的一方,连帮忙打探消息都闪烁其词地推脱了不肯,更是急得方锐成日里上窜下跳坐立不安。

“到时候就知道了。”他神神秘秘地对方锐说,温和抚慰的笑容硬是被方锐理解成了老奸巨猾:“现在急也没用处,不是吗?”

方锐语塞,气急,嚷嚷着:“账号卡出炉过程不应该让操作者全程参与吗?我的人权呢?!”他个子还没长成,比林敬言矮上一小截,于是猴子似的蹿到林敬言脖子上,挂在那儿晃来晃去。林敬言早给他折腾得熟门熟路,都仰着身子被勒得气短了,却还有空笑一笑,笑着笑着胳膊肘一拐,就往他胳肢窝下侧碰去。

方锐触电般松了手,揪着林敬言短袖T恤的袖口落在地上。林敬言反应敏捷地转身,手臂一收,恰好把人拢在怀里。

“谁跟你说要等账号卡打造完毕才给你看的?”他好笑地伸手去捏方锐的鼻尖:“走了,晚了吃不到食堂的小笼包。”

林敬言总是可以用简短的几句话搞定方锐一切的小情绪。不过这次除外。晚些时候食堂里小心翼翼唆着蟹粉汤包的方锐仍旧心心念念他躲在神秘面纱之后的新角色新武器,次日饭后当机立断,背着林敬言溜进了技术部。

技术部的大叔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抄起满是鬼画符的草稿纸就去挡电脑界面。奈何手速没有方锐脚速快,看到角色职业盗贼的那一刻,十七岁的方锐像个七岁的孩子一样欢呼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给看了。”大叔终于手忙脚乱地遮住了屏幕:“给林队知道就惨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给你挡着,话说回来你见过老林生气的样子吗?”方锐说着,不屈不挠地往显示器前面挤:“早一时晚一时都要给我看,择日不如撞日,那就现在看喽。林大大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方锐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一条腿架在电脑桌上,也忘了拿下来,机器人似的回头看。林敬言抱着双臂斜靠在门口,刘海挡了一线眼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那你要把我怎么样?”

所幸他反应得快,跳下桌子一蹦一跳地凑到林敬言面前,鼻尖对鼻尖的那种凑法。林敬言面不改色地当着整个技术部的面按住他,接着往前凑。凑到真的挨着脸了,搭着他肩膀的手才用力往下一摁。

方锐本来踮着脚,这么一下顿时给摁矮了去。林敬言先向惊魂未定的工作人员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工作,才朝方锐耸耸肩:

“能怎么样?就这样呗。早猜到你会来,特地堵你的。”

方锐没了脾气,顺从地跟着林敬言走到其中一台电脑前,看他接管鼠标,打开桌面上名为“盗贼-鬼迷神疑”的文件夹。

“基础工作周末就完成了,本来准备开始技能点和武器的部分再让你加入的。既然你等不及,那就先看看资料,提前构思一下?”

“遵命!”

方锐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顺手又拉过一把椅子。林敬言在他身边坐下来,陪着他打开了文件夹里的第一个文档。


N市的冬天总是相似的。下着雪,湿冷的风可以穿透羽绒服羊毛衫保暖内衣的重重防卫,将寒意直直带入骨髓。俱乐部里开着暖气,但仍架不住方锐这般怕冷的,还要在队服外套里藏一件灯芯绒的长袖衬衫。

技术部的门虚掩着,灯光和人声从门缝里漏出来。方锐原本是习惯大喇喇推门闯进去的,这次因为猜测林敬言可能也在里面,便换了个方式蹑手蹑脚走到门边。

对于银武升级这类事情,林敬言始终保持不过度干涉的态度,既要保证进度跟紧不放、成品称心应手,又要充分显示职业选手与技术部之间的信任,以免流传出去被舆论说三道四。大方向有林敬言担着,方锐在这方面就得以稍微随性些,不必过分压抑旺盛的好奇心,以及围观时喋喋不休的嘴。到后来技术部的员工也习惯了他时不时的探视,对于那些长篇大论的意见,也有耐心好的人愿意听他说完。

不过这一次的升级,林敬言明显格外上心些,冬休期还专门打过几次电话喊他上线打野图抢材料,以至于方锐现在联想到相关事宜,也会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大概老林终于下定决心,要开启职业生涯第二春了吧?他不无雀跃地想,转而又得意起来。

那是必然的。荣耀的世界里有无数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每一个这样的晚上,都会有犯罪组合神出鬼没的身影。

方锐把手放到门把手上。

“林队在经理办公室待了有半小时了吧?下午刚过来没多久就被叫走了。”

“可不是嘛。林队也是心酸,辛辛苦苦为呼啸打拼这么多年,也沦落到被俱乐部嫌弃的地步了。”

方锐一愣,下意识揪住了队服下面衬衫的衣角。

“不至于吧?林队好歹也是荣耀第一流氓……”

“咳,不得不服老啊,全明星那一场,不是输给百花的那个新人流氓了吗?我看那场比赛,林队打得挺吃力。”

何止是吃力。方锐恨恨地想。是用尽全力了好吗?正是因为用尽了全力,又是输给同职业的后辈,才这么……

尴尬。

他在队内不大管事,但不是个迟钝到毫无眼色的人。全明星后林敬言在赛事评论人的口中越发不被看好,俱乐部内的气氛也难免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这样一说,上次经理过来,也只问了方副队银武升级的计划进程呢。赛季还剩一半,人走不走都还没定,这茶就要凉了,真是……”

“资源合理分配嘛,急流勇退多好,占着位置也是浪费。你们看林队自己,这几天不也都在关心鬼迷神疑的银武吗?”

“别这么说!”一个年轻些的声音愤愤地反驳,声音却没底气地弱下来:“是林队他人好,把自己的事放在后面……”

年后的两场比赛,擂台赛守擂的都是方锐,个人赛也不再首发。这组合的确出乎对手们的意料,实际效果拔群。团队赛上犯罪组合依旧配合默契,输赢都不曾出乎事前的预料,甚至还表现得更加强势了些许。

担心林敬言由于全明星挑战赛的失败一蹶不振的心思被放下,如释重负的方锐于是乎彻底忽略了林敬言移交战队核心的意图。

但这就好像当初他出道时用流氓还是盗贼、做林敬言接班人还是搭档的问题一样,不是他自己想想,就可以依照期望解决的。

这一次他连据理力争的机会都没有。俱乐部和林敬言之间的事情,谁知道他横插一脚会不会适得其反。

甚至于,会不会合林敬言的意。

方锐打了个寒颤,想要收手将外套的拉链拉上。末梢血液循环不畅使得他在宿舍房间里捂暖的指尖又凉了下来,僵硬而难以动弹。

他向后一退,撞到一个人的胸膛上。

林敬言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到他身后的。他的那只手被林敬言伸出右手覆盖住,静静重叠着暖了一会儿,五指钻进他的指缝里,引着他将手从门把上放下,搭回到腰侧。

林敬言的左手也环着他的腰,臂弯里挽着队服外套,手臂光裸着。隔着三四层衣服,林敬言抱不出方锐腰上的手感,方锐也感觉不到林敬言裸露在外的皮肤是温暖抑或冰凉。

“锐锐。”

方锐成年后不久窜了一波个头,林敬言已经不如他高了。他附在他耳边,温热鼻息喷在他颈侧。一息喟叹如同风中飘零无依的羽毛,悄然萎落在土灰烟尘里。

“我们回去吧。”林敬言拍了拍方锐的肩。而方锐挣开与林敬言交握的手,向上握住林敬言的小臂。

“老林,你冷吗?”

-TBC-

评论(2)
热度(11)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