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光浮瓦

CN:千秋
全职|欧美|历史|日漫|体育圈遍地开花
BL与BG通吃,同体系内不拆。
喻黄|双花|方王 叶橙|张楚|肖戴
双道长|曦瑶
SK|盾冬|EC|AL
策瑜|权逊
飞昴|宗凛|忍迹|leoji
奶牛|柚子|天天|梅娃|法拉利|柯洁|连笑
狗柯狗天雷!!!晓薛晓天雷!!!
半残文手兼词作,全残后期。唱见一体机修行中。

【星际迷航paro/喻黄】指间句读(二)

完整大修版,挪了一大段到第三章待删改,保留部分改得也挺多。之前是我不好,上半篇发得太急了,以至于没过半天就推翻重来。

老规矩【文前说明】有点长,新读者请务必戳进看完,尤其是知道星际迷航背景的亲们哦~

混血瓦肯喻×人类黄,喻文州遗传缺陷设定。

前文链接:




 

为期两天的航程里,喻文州的PADD始终保持安静。与父母相约的定期通讯时限未到,更不会有借助消息问候于他的朋友。他将冥想和睡眠以外大把大把的闲暇时间消磨在阅读和观摩蓝雨号的实验室上,除去开口求教以外,不曾有多余的话语。

喻文州已太过熟悉这样的寂寞了,以至于能在清寥乏味的日常里,咂摸出八九成的怡然自得。

次日上午他们抵达地球并安顿妥当,PADD收件箱也迎来了它姗姗来迟的第一位贵宾。是一条算准了时间发来的文字讯息,平淡公正的几句话。大意是很遗憾失去你这样的对手,你前往地球的决定是符合逻辑的,我有充足的把握相信你能够脱颖而出,如此之类的。末尾落下一句简短温情的祝安。

署名张新杰。

他是喻文州在瓦肯认识的同龄人中,唯一对他不带偏见的人。两名少年的交集仅限于学校中的科学探讨和成绩公示时的毫厘之差,对话永远是平和客观、相互补足的思维碰撞。交流虽少,多少浸染着惺惺相惜的味道。

说来张新杰平素也不怎么合群。但鉴于他是个优秀的、正常的混血,至少从没有人找过他的麻烦。

喻文州松开交叠成松塔状的双手,给张新杰回复消息感谢关心,用词客气但不疏离。他随手从架子上取下一本书翻动几页,后知后觉地注意到打进屋内的光线渐趋昏暗,染上了一抹夕阳的色彩。

他的房间在这间复式公寓的二楼,视野广阔,极目可以望见星际联盟总部的尖顶和星际学院广场的旗杆。地球上正是花草丰茂的时气,不久便会正式迈入烁玉流金、夏水汤汤的季节。

而他还要在这个星球上,度过很多个夏天。

隔壁的卧室是空的,遍布着草草几眼就能看出的、新近打理过的痕迹,明显不是备用的客房。

原来这栋房子,还将迎来其他的新住户吗?喻文州有点好奇。鉴于谜底毫无头绪且迟早要被揭晓,他果断放弃了无谓的思考。

这时方世镜礼貌地敲响了门,告诉他该下楼吃饭了。

 

“哎呦我说你俩可下来了啊,我估摸着桌上菜都快凉了。”

说话人倚着扶手在楼梯口等他们,下巴上的胡渣没剃干净,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

“27度的室温不足以令饭菜在4分12秒内彻底散热,不论是烹饪产物还是复制机出品。”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反驳道。对方脸色一僵,方世镜扶着墙壁笑出了声。

他监护人的上级兼同居人,蓝雨号舰长魏琛,为人不修边幅且下限堪忧,得知他的遗传缺陷后并未表现出太过明显的惋惜,反而在通往地球的旅途中特许他穿上了科学部临时制服,在星舰工作区内随意走动学习。

喻文州不大看得透魏琛对待自己的态度,不是单纯的好恶,也不是任何一种意义上的另眼相看。相比之下,方世镜就容易定义得多,长辈对小辈的关爱向来不需掩饰。

这叫他联想起父亲赠与他的临别之情。让他解析这些东西,目前说来还是太困难了。

“叫你贫?这下碰到克星了?”

方世镜拍着手走下台阶,抽走魏琛嘴里的烟,顺手一甩丢进垃圾桶,回头招呼喻文州:“文州来坐,尝尝这边的Plomeek汤合不合口味。”

自然是不可能合意的。地球人凭借其偏好丰富知觉的味蕾,对以寡淡无味著称的Plomeek汤菜谱进行了大量的修改,全不复应有的瓦肯风情——如果死气沉沉也能被称作风情的话。

蓝雨号上与地球船员共处的两天不长不短,足够喻文州窥得一二人类交往中必要的人情世故。他闭着嘴巴点点头,在魏琛“入乡随俗”的说教背景音中埋头喝汤。

“……明天你跟我们去星际学院报到。九月正式开学前,新入学的小崽子们有两个月的预备课程要上。”

喻文州咽下最后一口汤,抬起头来看魏琛:“不必麻烦,我可以……”

“你父母托我照顾你,这不是麻烦。”方世镜温声接话。“正好老魏名下监护的那孩子明天也来报到。我们一起接了他,今后他也住过来,和你做个伴儿。听说是个活泼的?是叫……黄少天对吧?”

“是。之前没空管他,老放在叶家。跟他家小子混得久了,简直活泼过了头。”魏琛叼不了烟改叼了筷子,撑着腮帮子白眼翻上天。“我倒是好奇,这俩孩子谁先降服谁。”

“总之,我和你魏叔不在地球的时候多,你和少天要相互照应,有难处就通讯联系我们,嗯?”

喻文州答允得乖巧,起身主动把碗筷收拾了,分门别类摆进洗碗机。

 

绝大多数星球的学院报到日,都躲不过叽叽喳喳熙熙攘攘的人群拥堵。地广人稀、逻辑有序的瓦肯星当然例外,喜爱热闹、衷于议论的地球人则是个中翘楚。

星际学院的院落里,空气潮湿而燥闷。花草树木隐约沾着水汽,像是要下雨,汗意腻在皮肤表层。人们摩肩擦踵,便是胳膊相碰,触觉也不干爽。

“瓦肯从不会有这种天气,你身体会不会不舒服?”

方世镜体贴的问。

喻文州摇摇头。瓦肯少雨,虽炎热更甚,但总是干燥的。然而他能以尚不及地球人的体质在那儿挨到长大成人,想来也鲜有超出他耐受范围的不良环境。相比之下,来往的人群才更令他困扰些。毕竟身体力行了十六年的瓦肯人际模式,自身极佳的精神感应素质也要求他极力避免与旁人的肢体接触,喻文州在攒动人潮中的尴尬可想而知。

看吧,即使到了地球,他也依旧格格不入。

不得不说这显得实在讽刺。自始至终都是他,一厢情愿地将自己套入瓦肯社会的模子,获得的从来都是拒之门外的冷冷的回绝。偏偏他执迷不悟,身处理论上的第二故乡,仍倔强不愿妥协。

“人太多了,我陪你去办手续。”

方世镜句式温和,语气却坚决。魏琛见机瞭望四周又看了看时刻,嘀咕着黄少天这小子肯定又四处乱跑忘记了约定地点,便把方世镜往喻文州身边一推,掐掉烟头说要去别处找找。

喻文州来不及拒绝。方世镜不露痕迹地护住他裸露在外的半截小臂,两个人往人流最密处去。

 

排进队伍后,空间上的窘迫感相对宽松了些。方世镜先开始挡在喻文州身后,替他分担来自后方人们的拥挤,后来在他的提议下颇不放心地离开,同他分头行动,以期尽早脱身。

恢复独处的喻文州在七弯八拐的长队里垂眉敛目。提高效率的做法只是个冠冕堂皇的幌子,内藏的真相是,独来独往积习太久的瓦肯少年尚不能习惯有人陪伴形影不离的生活,想为自己留一段缓冲的时间。

半空中泄下一口气,盘桓了半个上午的雨骤然倾洒,在宽阔绿叶间聚成水涡,在檐角柱前滴落成帘。水雾扑到喻文州身上,是他头一次亲近如此充沛的天然水汽,陌生却又渴求的触感。

先前在院子里扎堆的前来报到的学生们一窝蜂涌进大厅的空处,将喧天的欢笑声一并带了进来。

为某种神秘的心情所驱动,鬼使神差地,喻文州缓缓抬起了眉睫。

那为首的男生发色偏棕带黄,冲进来的样子如同一记闪电,劈亮了死气沉沉的厅堂。聚集一群人总需要一个理由,而他一出现,就好像朗声宣告着自己便是那个理由,叫人不由自主地跟随。

明亮眼眸中精亮光芒涌动,锋利得像一把剑。说起话来锐气逼人,也像是一把剑。

“斗神算什么?我还是未来的剑圣呢!我跟叶修那个不要脸的没少打过架,又不是没赢过他!总有一天……”

少年口中衔着有关学院里高年级传奇人物的肆意的谈笑,蒙了薄薄水色的发梢映入门外稀薄的天光。他站在同伴的中央,神采熠熠地说到兴起处,自信飞扬,鹤立鸡群宛若太阳系唯一的光源。

明亮嗓音不间断亦不停歇,攀绕上两人高的房梁,感染得厅内每一寸空气都由静谧的寒潭化为了跃动的烛火。安静挪动着的窗口长队也些微躁动起来,好像被石子搅动的湖面,圈圈泛起涟漪。

喻文州却不合时宜地把目力收回,捏紧了手中的入学登记表,乖乖做静默的拥趸。对人群的向往如同雨天的肥皂泡,缺少变幻莫测的色彩且不得持久,噗地破碎在心里,连七彩水渍都不曾留。

地球上处处充斥着丰沛的感情,扑面而来,难以抵挡。在喻文州接受的观念里,他接收到如此明显的感情体验,近乎等同于未经许可窥探陌生人的内心。

负疚感、不安全感,来势汹汹。精神世界里的他手足无措。

而此时此刻,不远处棕发少年的愉悦声线万箭齐发般,无意地攻击着他的精神屏障,令他理论上固若金汤的心灵堡垒摇摇欲坠。

喻文州紧紧地闭上眼睛,一分钟后猛然睁开,利用短暂的冥想加固了精神壁垒。这是他打小做惯了的事,用于在受到挑衅时,保证自己的不卑不亢、绵里藏针。

他收敛起异常,静悄悄地随着队伍的行进,经过热闹的发源,仿佛与整个世界擦身而过。

前面的队伍终于缩短到了尽头。喻文州走上前,将入学登记表交给工作人员,审阅无误后摆到台面上,与别的材料汇总成一摞。星际人种一栏里,“半瓦肯混血”的字样被红笔勾出,明晃晃地悬在表格第二行。

一览无余。

排在后面的大个子上前的步伐太急了,以至于把他一个趔趄撞到了一边。喻文州眉尖微挑,便听得略带戏谑的一句:

“你有一半瓦肯血统?”

果然是故意的。

“是。”

他仰起下巴,站直身子:“我以为在知情的前提下,同瓦肯人保持恰当的肢体距离,是星际交往的礼节常识。”

对方被噎得说不出话,顿时有嫌恶与排斥从眼睛里迸发:“自命清高!谁不知道瓦肯人都是在瓦肯科学院进修的?沦落到地球来,你也就是废物一个!”

这种水平的攻击在喻文州眼里,早已经不够看了。因恐惧引起的排外是类人种族与生俱来的本能,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自己在地球上的交游都能如方世镜和魏琛。理想化的众口一词的善意,是永远不可能存在的。

或许是他云淡风轻的模样激发了对方的怒气值,那人草草将表格交了,迈过一步,酝酿着再说些什么。

喻文州权作没看到,自顾自地转身欲走。事情闹大有害无益,息事宁人的最优方案是置之不理,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是一串话语将他拉了回来。

“唉唉唉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啊,地球瓦肯混血不算半个地球人吗?怎么就不能到地球上学习啊?地球可是星际联邦首府,沦落的意思是说地球地位比瓦肯低很多吗?联邦条文可不答应你哦。废物不废物的现在讲有什么意思,入学以后练练就清楚了嘛,这位同学你说是不是?”

之前在厅堂门边口若悬河的少年站在他刚才的位置上,力作天真无辜状望着高他半个头的挑衅者,玩味与得意一丝丝往外漏。高个子脸色涨得越发红了,渐渐捏紧了拳头。

“你主动跟他打招呼是不是找他有事?屋里还在报着到呢可不能碍着教授们办公啊。我看这里人挺多的,是非经过是个人都清楚吧?我说兄弟啊,瓦肯人的智商逆天可是常识,学院费了老大劲儿才拉来的生源,如果他是废物,那你是什么?”

这话中有话的一大段说将出来,直讲得对方更加理亏。那人梗着脖子站了没多久,便在周围人的哄笑声中灰溜溜地遁了。

“嘁,外强中干。”

棕发少年不屑地哼了一声,扬起双手背在脑后,一下蹦跶到喻文州身前:“你就是喻文州?”

“是。”

认识学院里声名远播的叶家长子,仅凭混血身份就猜出他的名字,还有……“活泼得过分”。

喻文州猜到面前这位到底是谁了。他等着他开口。

“我是黄少天,魏老大一定跟你提过我的对吧?方叔叫我来找你的我们快点出去吧,这里面又挤又热难受死了。人怎么总是这么多啊你跟紧我哈,走丢了恐怕一时半会儿都找不到……”

光一样的黄少天背对着屋外的光,看向他的笑里满是蓬勃朝气。

院中雨势愈大,乌云却散尽。晴日下的雨幕中,每一颗豆大的雨珠都藏着彩虹。

“好。”

喻文州嘴上应着好,脑海中刚刚加固的心灵壁垒,似乎又有些不大好。

-TBC-


*Surak:被认为是瓦肯星人精神的始祖。他提倡理性思维,结束了长年的战乱带来的无理性的狂热,开创了被称为“觉醒之刻”的和平时代。

*Plomeek汤:瓦肯地方特色蔬菜汤。据说味道十分奇异总而言之超出地球人的承受能力之外……

*精神壁垒:打个比方理解一下,如果瓦肯人对外界以及自身精神、情感的感应能力就像网络传输一样,那么精神壁垒就是自建的防火墙。


想说的话:

其实是这时的喻文州,心底是有“爱”的概念和隐约感觉的,只不过被从小接受的瓦肯教育和自我要求压抑了。歧视和嘲笑没有让他无坚不摧,也没有让他过于偏执,但让他把很多原本一到地球就可以被环境发掘出的东西埋在了心底。方世镜的关心是引子,而黄少天就像一道光,唰地照进来。乌云都是水蒸气做的,怎么可能抵挡得了这样耀眼的光明,总有一天会被蒸发干净的吧。

所以鱼这时候还是太年轻啊。精神力方面你可是瓦肯不世出的天才,为啥听听烦烦说话你固若金汤的精神壁垒就会晃?那都是爱啊~~~

文中设定喻文州和张新杰是心友,黄少天和叶修是损友。都是纯的!绝无cp向!我还等着开韩张和伞修篇呢!

疯狂赶稿之际被推文君点了小蓝手,顿时通知爆棚受宠若惊。谢谢大家支持我会努力保持更新水平哒~

为了不影响阅读我把二上的废稿删了,热度倒无所谓但是好心疼评论……所以大家点完红心蓝手一起来评论区就文章内容聊起来嘛~

鞠躬。以上。

评论(1)
热度(27)

© 霁光浮瓦 | Powered by LOFTER